南非農地爭奪戰 白人農夫向前以色列特種部隊學防身

by:時時
9710

南非雖然已經取消了種族隔離政策,但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白人和黑人間的土地問題至今都還沒有完全解決。最近,南非政府提出新的土地改革政策,這讓更多的白人農夫擔心生命會受到威脅。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5月,在南非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南部的農場,有一名農場工人在菜園裡走著。

路透社

南非版的耕者有其田

今年 2月,南非通過一項「無償徵地」(land expropriation without compensation)議案,要徵收白人農民的地再分配給數百萬名黑人農夫,但南非政府還沒有明確公布「無償徵地」實際的運作方式。

南非總統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表示,這項政策可以改變以前黑人農夫和白人農夫從事一樣的工作,但黑人農夫不像白人農夫有土地所有權的情況。

白人農夫擔心生命安危

南非雖然早在 1994年就已經取消種族隔離政策,但南非白人和黑人之間的土地問題一直沒有好轉。

代表白人農夫的農民團體擔心,南非政府這次的「無償徵地」政策很有可能會加劇農村地區的暴力行為。有的白人農夫因此選擇離開南非,移居其他國家繼續耕種。另一群選擇留在南非的白人農夫,特別聘請前以色列特種部隊的成員阿博爾尼克(Idan Abolnik)來教他們防身術。

post title

圖為 2012年11月,南非約翰尼斯堡東部的一塊農地裡,農夫們在田裡走著。

路透社

小補充:南非的土地改革計畫

1913年的「原住民土地法」(Native Lands Act)中規定,黑人人口佔南非人 80%,但他們只能擁有境內約 13%劃分為「家園」(Homelands)的土地,這些「家園」往往是由當地部落進行管理,而非屬於當地的居民或農民。

在這次的「無償徵地」土地改革計畫之前,南非政府還曾推行過另一項「願買願賣」(willing-seller, willing-buyer)計畫:由政府收購白人農夫的農地,再重新分配給黑人農夫。

前一次的土地改革計畫未達標

南非政府表示,南非黑人擁有 4%的私人土地,「願買願賣」計畫讓 8%的農地轉交到黑人手中。但政府原訂要在 2014年讓南非黑人獲得 30%的農地。

南非西開普大學的農學教授考辛斯(Ben Cousins)則指出,南非政府的統計數據沒有估計到黑人農夫自己購買土地的私人交易,所以這項數據有待商榷。

影片為阿博爾尼克在Facebook粉絲專頁上公開的課程內容,學生們在課程中能夠實戰演練格鬥技巧。影片中有格鬥、使用武器等畫面,請斟酌觀看。

來學以色列格鬥術

阿博爾尼克表示,他提供為期 2周的課程,課程內容是利用以色列研發的「近身格鬥術」(Krav Maga)為基礎,讓學員得以徒手擊敗對手。

他說:「我們的訓練可以讓他們學會處理各種不同的攻擊,我們會教空拳格鬥術(hand-to-hand combat)、叢林戰(bush warfare)、城鎮戰(urban warfare),以及該如何蒐集情報。」

阿博爾尼克的課程內容並不輕鬆,在訓練過程會模擬有人入侵家裡、遇到暴力襲擊或面臨死亡威脅時該如何應戰。

post title

雖然南非現在已經不再有種族隔離政策,但黑白種族間的隔閡仍然難以打破。

Photo: United Nations Photo

白人遭到攻擊案例頻傳

在阿博爾尼克門下學習防身術的賀伯斯特(Chris Herbst)說:「我曾經遭到攻擊,那些攻擊者受過良好的訓練。」

像賀伯斯特這樣,有越來越多白人站出來說出自己遭到攻擊,就會有越來越多人擔心自己的安危。

「擔心自己可能就是下一個」

另一名學員史汪尼普(Marli Swanepoel) 是一名白人地主,因為擔心自己遭受攻擊而到阿博爾尼克門下學習防身術。

她說:「我們國家現在發生的事情非常激烈,我也變得很情緒化」、「我們的人民被謀殺、受到折磨,我們的老人家沒有辦法保衛自己,就會被淋上食用油燒毀。」

「(白人遭到攻擊的)數字一天天上升,我的意思是,你總會擔心自己可能就是下一個(受害者)。」

上表為南非聯邦政府組織南非農業產業協會整理出來的農場攻擊事件統計數據。深紫色的線段為發生在農場的強姦、搶劫等暴力犯罪案件數,藍色則為農場謀殺案。

農場攻擊事件已漸少

根據統計,南非的農場攻擊事件在 2001-2002年來到最高峰之後,近年來農場的強姦、搶劫等暴力犯罪數量已經降為一半。

而發生在農場的謀殺事件則在 1997-1998年的 153件為最高峰,近年來每年的謀殺案已經低於 50件。

總統資政:犯罪不分膚色

製作這份統計圖表的南非聯邦政府組織南非農業產業協會(South African agricultural industry association, AgriSA)農村安全主任維瑟(Kobus Visser)表示,農場攻擊事件在南非已經是敏感話題,會激起民眾的情緒,所以這項統計數據必須要謹慎運用。

南非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ANC)的總統資政拉莫拉(Ronald Lamola)強調,在南非犯罪行為是不分膚色的,「犯罪發生在每個人身上」。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12月,在南非西北省有一名女性駕駛著卡丁車。

Photo: Jason Jones

農場犯罪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2016年,南非普馬蘭加省(Mpumalanga)就曾經發生過兩名白人農夫試圖將一名 20歲的黑人男子裝進棺材,並威脅要將他置入火中。

拉莫拉提到這起事件說道,非洲民族議會一直譴責這種發生在農場的犯罪行為,「但這種犯罪不僅會發生在白人農民身上,也會發生在黑人農民身上,這種情況也會發生在國內的任何地方」。

「在第三世界國家過著第一世界的生活方式」

拉莫拉也說:「在這個國家,白人的生活水平是最高的,他們在第三世界國家過著第一世界的生活方式」

「我們國家的多數人,都是在第三世界國家過著第三世界生活的人,而且這些多數人大多數是黑人。」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12月,在南非西北省有一名穿著牛仔短褲的女性握著木棒。

Photo: Jason Jones

「我還能去哪?」

一名在南非林波波省(Limpopo)經營夏威夷果和酪梨農場的白人農夫波特傑特(Philip Potgieter)說,他們家的農場是曾曾祖父輩流傳下來的,「這是我們的血統、我們的祖先……我的意思是,我還能去哪?」

這是一定要解決的事

負責林波波省土地重新分配的地方官員表示,他們知道一定會出現像波特傑特這樣世代相傳的白人農夫,但南非的黑、白人農夫之間的土地分配問題是一定要解決的事情。

他說:「我們無能為力,我們只能讓整個社區的成員一起協力完成這個過程(土地重新分配),直到我們找到出路。」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12月,在南非西北省有一群人站在鐵網外望向遠方。

Photo: Jason Jones

「大家都裝作沒看到」

12年前離開南非來到美國南達科他州(South Dakota)的農夫克魯格(Bennie Kruger)說:「事情變得很糟,在過去 10-15年(農場攻擊事件)已經完全失控,他們殺死了很多農民」、「這些襲擊是很野蠻的,但你不會在新聞中聽到,最可悲的是大家都轉過頭去(裝作沒看到)。」

想要在安全的環境下務農

「我小時候長大的農場,到了現在已經架了 6英呎(約 183公分)高的電網,窗戶上加裝防盜柵欄,還要養兇惡的狗。大家很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危,和我最親近的親戚也已經搬到澳洲。」

「這就是我離開的原因,我想要農地養活我的家人,但我不想要在那樣的環境裡務農。」

「南非曾經是最好的國家」

另一名搬到美國北達科他州(North Dakota)的農夫克奈里姆(Carl Kneirim)說:「南非曾經是一個如此美麗的國家,它曾是世界是最好的國家」、「但它現在不再是了。」


延伸閱讀:《「白人」這個詞怎麼被發明出來的?
力求擊垮對手的大富翁 本來是要強調資本主義的「邪惡」
一句話惹惱南非黑人

參考資料:
01 Explainer: South Africa aims to expropriate land without compensation
02 International outrage about a “genocide” against white farmers in South Africa ignores the data
03 WHITE SOUTH AFRICAN FARMERS RECEIVE TRAINING FROM FORMER ISRAELI SPECIAL FORCES AGENT IN SELF-DEFENSE
04 Special forces teach South African farmers how to fight off violent attacks
05 Leaving home: Some South African farmers exiting the country to avoid bruta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