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童在茅坑溺斃 南非公衛系統不能等

by:泥仔
11571

在南非,有部分學校的廁所是採用有好幾公尺深、通常沒有沖水設備的旱廁,而在疏於維護廁所品質的情況下,這也替許多孩童的安危帶來隱憂。

post title

2005年在南非,一名攝影師拍下了一座已經廢棄的旱廁。

Photo: SuSanA Secretariat

去上廁所後就沒有回來了

2014年1月在南非東北部的林波波省(Limpopo),5歲的麥可(Michael Komape)在學校設置的旱廁(pit latrine)上廁所時,充當座位的鐵皮塌陷,讓麥可連同馬桶蓋一同掉入了幾公尺深的坑洞裡。

在麥可的父親詹姆斯(James Komape)接獲通知趕到學校時,一切已經太晚了。

沒有人應該有這樣的經歷

「當我查看旱廁的坑洞時,我可以看到一隻小小的手,」詹姆斯回憶道:「所有人就這樣站在坑洞旁觀看著,沒有人想到要把他抬出來。這是我此生看過最悲傷的事情。」

詹姆斯頓了一下,又說:「 他(麥可)在生前一定有試著求救、設法爬出來。想到我的兒子可能抱著害怕的情緒就這樣獨自死去,真的令人很難接受。」

「沒有人應該這樣死掉。」

post title

圖為旱廁的示意圖。這類廁所的坑洞通常都有好幾公尺深。

Photo: WEDC

雖然沒有勝訴  但教育部要動作

在人權法律機構Section27的幫助下,詹姆斯一家也向林波波省教育部提起 300萬南非蘭特(折台幣約 685萬元)的訴訟,認為教育部疏於提供孩童安全的教育環境——不過在今年 4月底,這樣的金額遭到波羅克瓦尼(Polokwane)高等法庭駁回,只是法官穆勒(Judge Gerrit Muller)還是判政府應該賠償 1萬2,000南非蘭特(折台幣約 2萬7,380元),供詹姆斯的兩名子女奧尼瓦(Oniva)和瑪麗亞(Maria)在未來的醫療所用。

此外,法官穆勒也認為在今年 7月30日之前,林波波省教育部應該要擬出一個在全省學校設置「安全且沒有危險的」廁所計畫。

找了一天才發現她

事實上,麥可並不是唯一一個因為廁所問題而死的孩子。今年 3月在東開普省某座小學,一名 5歲女孩去上廁所後就失去蹤影,當時全村還為此發動徹夜搜索;直到隔天,警察帶著搜索犬回到這名女孩最後出現的地方(學校),並在堆滿排泄物的旱廁裡找到了她。

post title

2006年在海地,人們正忙著挖製旱廁。

Photo: Rémi Kaupp

可能連公衛設施都沒有

不論是哪一名孩童的故事,均反應出南非部分地區的學校公衛設施發展不足,在 2014年發生麥可的事件後,基礎教育部長莫彩卡(Angie Motshekga)就指出,南非有四分之一的學校都還在使用旱廁,而且很多都還粗製濫造。此外,在全國 2萬4,793所公立學校中,有 196所學校甚至連恰當的公衛設施都沒有。

當時莫彩卡也點名發生事故的東開普省、林波波省,還有夸祖魯-納塔爾省公衛系統貧乏的情況最為嚴重。

南非種族隔離政策遺留的影響

會有這樣的情況,許多分析家均認為,這有一部分源自南非種族隔離(apartheid)制度所留下的痕跡,在當時由少數白人統治的南非社會,佔大多數但處境貧困的黑人學校幾乎無法分配到資源,直到現在,政府單位在預算規劃上仍飽受批評。

另一方面,現行政府也長期疏於維護國內各種基礎建設。

post title

對於國內的旱廁問題,南非政府也希望可以在今年底以前完全解決。

Photo: SuSanA Secretariat

希望今年結束後  再也看不到旱廁

對於這些「兒童溺斃旱廁事件」,基礎教育部長莫彩卡除了提到這「完全不可接受」,也強調基礎建設議題真的刻不容緩。南非新任總統瑪佛沙(Cyril Ramaphosa)也誓言要在 2018年結束前完全消除旱廁。

沒有錢萬萬不能

然而,如此充滿野心的計畫也需要足夠的預算才能如實推動。基礎教育部發言人穆蘭加(Elijah Mhlanga)便指出,他們預估整個計畫會花上他們超過 110億南非蘭特(折台幣約 248億元),而政府正在設法向私部門募得資金。

「我們必須解決多年來被漠視的問題,而就算非常緩慢,一切正在改變。」穆蘭加說道。

「這兩起事件是個悲劇,我們也希望這能讓所有人意識到這個危機的嚴重性......我們現在也已經收到一些人的援助。」

學校現在自力救濟

而直到政府「消除旱廁」的政策如實推動前,許多人在現階段也採取了自力救濟的方式。

在同樣位於林波波省的另一所小學,其校長馬西席(Joseph Mashishi)便指出,他們現在每天早上 6點會派老師到旱廁一帶巡邏,紀錄下學生的進出紀錄。

馬西席也說道:「我們不希望發生在麥可的事情在我們學校再次發生。沒有任何孩子應該死在排泄物裡,這太殘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