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重返文明世界 日本「裸體隱士」結束孤島生活29年

by:徽徽
11961

近日,今年 82歲、住在日本孤島的「裸體隱士」長崎真砂弓被政府強制帶回文明世界,結束了將近 30年的荒島生活。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82歲的「裸體隱士」長崎真砂弓在 2012年接受《路透社》採訪時的照片。近日,他被政府強制帶回本島治療。

路透社

孤島生涯畫下句點

近日,日本一名在孤島生活將近 30年的「裸體隱士」因為健康狀況不佳,被政府強制送回本島接受治療,也替他的孤島生涯畫下了句點。

29年前落腳荒島

這名孤島隱士名叫長崎真砂弓(音譯,Nagasaki Masafumi),今年 82歲的他在 1989年來到位於沖繩縣西南方的外離島,從此在這裡過著獨自一人的荒島生活。直到 2012年,《路透社》來採訪長崎真砂弓,他「裸體隱士」的名聲才不脛而走。根據當地人的說法,長崎真砂弓居住的外離島,就連鄰近海域的漁夫都很少來這裡。

每周穿一次衣服

在外離島上,沒有手機、沒有燈光、沒有乾淨的水源,也沒有什麼衣服,所以長崎真砂弓乾脆裸體。他在保麗龍桌上吃飯,用水桶接雨水來洗澡。此外,他大約每周會穿一次衣服,然後拿著一萬日圓(折台幣約 2,780元)到鄰近島嶼買一些食物和乾淨的飲用水,而這錢據說是他的家人寄給他的。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地標處就是長崎真砂弓居住近 30年的外離島,仔細一看就位於台灣的東北方,這裡連漁夫都很少來。

地球圖輯隊

在這部由荒島探險家瑟瑞佐拍攝的影片中,紀錄下了「裸體隱士」長崎真砂弓的日常生活。

唯一願望:死在荒島

過去 29年來,長崎真砂弓的唯一願望就是死在他視為家的外離島。

在 2012年《路透社》的報導中,長崎真砂弓說:「找個地方死是一件重要的事,我決定這裡就是我想長眠的地方。」

「先前我並沒有想過選擇長眠的地方有多重要,像是選擇死在醫院,或是死在家人環繞在側的家中。不過,死在被大自然圍繞的外離島勝過其他選擇,不是嗎?」

捨命保護心中天堂

而在長崎真砂弓被政府強制帶回本島接受治療前,他在荒島探險家瑟瑞佐(Alvaro Cerezo)的紀錄片中提到:「我不想要搬離外離島,我會捨命保護這座島,我永遠找不到像這裡一樣的天堂。」

在外離島,長崎真砂弓得一個人對抗颱風和各式各樣來自大自然的挑戰。他說:「我在這裡從不覺得傷心,如果我有這類(負面)情緒我就活不下去,這裡的一切更現實。」

post title

簡單料理一下自己的午餐,長崎真砂弓用保麗龍當桌子,坐在小凳上吃得津津有味。

路透社

據說從前是攝影師

沒有人清楚長崎真砂弓一開始是怎麼來到外離島,不過有傳聞指出他結過婚有兩個小孩。曾經和他一起生活過五天的荒島探險家瑟瑞佐說:「他不喜歡說自己的過去。」不過,他在脫離文明社會前似乎是一名攝影師,還在新潟開了一間俱樂部。

從同事口中得知

無論如何,根據長崎真砂弓自己的說法,當他在大阪的一間工廠工作時,有一天他的同事跟他說了外離島有多神秘,從那時起他就夢想著要過與世隔絕的生活。

被汙染嚇到決定離開

有一天,當他搭機往下看時,他被海上的大量汙染給「嚇到」,然後他就「爆炸」了。於是,當時沒有任何野外求生經驗的他回家打包好行李就往外離島出發。他原本認為自己最多過兩年的荒島生活,沒想到一待就待了快 30年。

post title

圖為長崎真砂弓和他的家當。在外離島遇到颱風後,他發現穿衣服一點都不適合在大自然裡生活。

路透社

在島上不適合穿衣服

至於,長崎真砂弓是怎麼從「孤島隱士」變成「裸體隱士」的呢?這得從他剛到島上時說起。當時,長崎真砂弓還會穿衣服,但當颱風摧毀了他的家當後,他發現在外離島穿衣服一點都不恰當,索性乾脆把衣服脫了比較自在。

長崎真砂弓說:「在正常社會裡,裸體走來走去不適合,但在這座島上這麼做感覺很對,(裸體)就像是制服一樣,(在這裡)穿衣服一點都不恰當。」

遵循大自然規則

長崎真砂弓補充道:「在文明世界,人們把我當笨蛋,人們也讓我覺得自己是個笨蛋,但在這座島上我不會有這樣的感覺。」

在這裡,我不做人們要我做的事,我只會遵循大自然的規則。你不能支配自然,所以你只好完全服從。裸體隱士  長崎真砂弓

post title

荒島探險家瑟瑞佐表示,長崎真砂弓每天會花好幾個小時淨灘,讓外離島的沙灘乾淨得不得了。

路透社

早上先健身再淨灘

雖然在島上的生活看起來自由自在,不過長崎真砂弓每天的時間表很精實:早上先健身,之後開始好幾個小時的淨灘時間。

荒島探險家瑟瑞佐說:「我從來沒看過像他的海灘那樣乾淨的海灘,即使在最奢華的海島渡假村都沒看過」、「和他在一起的五天很難忘,我非常感謝有這個機會能透過他的眼睛去看,並且享受他的珍貴島嶼。」

被強制帶回文明世界

然而,隨著長崎真砂弓的健康每況愈下,日本政府決定強制帶他回本島就醫。

荒島探險家瑟瑞佐說:「有人看到他在島上狀態不好,於是打電話報警把他帶回文明世界。他無法抵抗,因為他的身體很虛弱,他們不准他回島上。」

現在被安置在石垣島

現在,長崎真砂弓被安置在距外離島 60公里的石垣島上。瑟瑞佐說:「他的健康狀況現在OK,他可能是在生病或感冒的時候被人看到並帶回。但是,現在當局不准他再回到外離島,這一切都結束了。」


延伸閱讀:《想當垃圾國國民嗎?這座島嶼在等你
日本自殺守門員「幫他們把人生救回來,就是我在做的事」

參考資料:
01 Japanese hermit forced to give up his remote island paradise after nearly 30 years living naked and foraging for food
02 ‘Naked hermit’ who lived on deserted island for thirty years ‘captured’, brought back to civilisation
03 Naked Japanese hermit, 82, removed from his remote island home for alleged health concer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