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羅馬人會捕鯨嗎?考古團隊發現新證據

by:時時
6467

最近,有研究團隊在古羅馬人的遺址找到鯨魚骨頭,這也讓一直以來「古羅馬人會不會捕鯨魚」的謎團,又掀起一波討論。

post title

在阿根廷海域,一隻南露脊鯨(Southern Right whale)露出了水面。圖片拍攝於 2007年6月。

路透社

在羅馬人的鹽漬加工區找到鯨魚骨頭

最近,有研究團隊在直布羅陀海峽附近的 5處遺址挖掘出來的 10塊骨頭當中,發現了鯨魚骨頭。在這 5處遺址當中,有 3處和古羅馬人的鹽漬加工區有關。而發現鯨魚骨頭一事,再次掀起眾人對古羅馬人會不會捕鯨的討論。

直布羅陀是羅馬人的漁業加工出口區

當時,羅馬人會將捕到的漁獲,例如鮪魚,先在直布羅陀地區的加工區進行鹽漬或製成魚醬之後,再出口到羅馬帝國其他地區,要說直布羅陀是羅馬人重要的漁業加工出口區也不為過。

即使是現在,遊客去到地中海和大西洋交界的直布羅陀地區,都還能找到當年羅馬人的漁業加工區遺址。

post title

座落在直布羅陀海峽北岸、屬西班牙境內的古羅馬小鎮巴埃洛克勞狄亞(Baelo Claudia),存在著古羅馬人的漁業加工區遺址。

Photo: Anual

史料記載古人會用三叉戟和斧頭捕鯨

另一方面,和古羅馬同一時期的希臘詩人匹安(Oppian)就曾寫過,生活在西地中海地區的人們,也就是古羅馬人,會利用三叉戟和斧頭捕鯨魚,他們會將從海上捕到的鯨魚先栓在船上,再一路拖著鯨魚回到岸邊。

用三叉戟的羅馬人在現代捕不到鯨魚

按照希臘詩人匹安的說法,如果羅馬人是利用三叉戟和斧頭捕鯨魚,理論上這個方法在現今行不通。

原因在於,目前生活在地中海海域的是抹香鯨(sperm whale)和長鬚鯨(fin whale),這兩種鯨魚體型大到羅馬人沒有辦法單靠三叉戟和斧頭捕到鯨魚。再者,這兩種鯨魚一直到近代才有被捕的紀錄。

post title

在這個漁業加工區,古羅馬人會把捕到的漁獲送來進行鹽漬保存。

Photo: Anual

人類有能力捕到大鯨魚是近代的事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French National Centre for Scientific Research)的生態學家羅德里格斯(Ana Rodrigues)指出,要捕大型鯨魚必須要具備在公海獵殺、處理的技術,所以人類一直要到 18世紀才能捕到抹香鯨,而長鬚鯨還要等到 19世紀才行。

當時的鯨魚體型比較小,羅馬人或許可以

然而,這次的研究發現,當時生活在地中海海域的鯨魚和現今不一樣。

研究人員比對樣本之後發現,當年生活在地中海海域的鯨魚是北大西洋露脊鯨(right whale,學名:Eubalaena glacialis)和灰鯨(gray whale,學名:Eschrichtius robustus)。

這兩種鯨魚在體型上比較小,如果羅馬人能捕到鮪魚並做成鹽漬鮪魚出口,理論上羅馬人也能划著船用魚叉抓鯨魚吃。

post title

畫面中直徑約 3公尺的凹槽即為古人醃魚用的桶子,容積為 18立方公尺。

Photo: Carole Raddato
post title

這是一艘 400年前巴斯克人的捕鯨漁船,牆上則掛著巴斯克人捕鯨想像圖。

Photo: Susan van Gelder

羅馬人還是巴斯克人先?

如果羅馬人真的會捕鯨魚來吃的話,就能推翻過去認為生活在 11世紀的巴斯克人(Basques)最早發展出商業捕鯨技術的說法。

紐約大學考古學教授斯佩勒(Camilla Speller)說:「我想這是一個關鍵的問題──到底羅馬人是不是真的能這麼做(指捕鯨),以及巴斯克人是不是第一批工業化的捕鯨人。」

鯨魚消失和巴斯克人有關

其實,巴斯克人與現今的鯨魚分布很有關係。

中世紀時期,由於巴斯克人在歐洲海域濫捕鯨魚,以至於北大西洋露脊鯨的生活範圍,從靠近歐洲的大西洋東岸,縮減到只有在北美洲東岸附近的大西洋海域而已。

post title

圖為 2014年10月,藝術家格雷芬(Michael Greve)在澳洲雪梨的沙灘上展出自己的大型鯨魚雕像作品:破水而出(Breaching)。

路透社

就像忘掉這些大型鯨魚一樣

因此,這次的研究人員在事前並沒有預料到,他們能在地中海海域找到北大西洋露脊鯨和灰鯨的骨頭。比起北大西洋露脊鯨,灰鯨在現代生活的海域更是遠在北太平洋上。

生態學家羅德里格斯便說,這就很像人們失去又遺忘掉這些曾經存在於地中海海域上的大型鯨魚,「這讓人懷疑我們是不是還遺忘了什麼東西」。

鯨魚骨頭不好認

事實上,在考古學上要認出鯨魚骨頭的品種並不容易。

一來,通常能找到的鯨魚骨頭都是小碎片。再者,因為鯨魚體型太大,很少有博物館能夠完整保存下一整隻鯨魚的骨骼,這些因素都讓整個鑑定過程增添了難度。

post title

2016年2月,在德國柏林的宣傳會上,人們打扮成古羅馬士兵的模樣準備拍照。

路透社

有骨頭,也不能確定羅馬人會捕鯨

然而,這次的研究雖然從羅馬人的鹽漬加工區遺址裡,找到了鯨魚骨頭。但究竟羅馬人有沒有辦法自己捕鯨魚來吃,或者只是剛好遇到擱淺的鯨魚順便醃來吃,在學術圈上還沒有定論。

「羅馬人吃很多種魚類和海鮮」

倫敦大學皇家霍洛威學院的考古學家羅萬(Erica Rowan)便認為,這次的研究只有找到一些骨頭,但仍不足以證明當時鯨魚在地中海有多常見,以及羅馬人是否會像捕鮪魚那樣將鯨魚鹽漬來吃,「羅馬人吃很多種魚類和海鮮」。

但羅萬也說:「我認為這項研究可以改變我們對於羅馬經濟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