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民窟為都市化讓路 數千名肯亞居民無家可歸

by:泥仔
9096

本周一一大早,數千名住在奈洛比貧民窟的居民,在無預警的情況下被起重機和推土機吵醒,因為他們的家園必須為一條快速道路讓路。

post title

在住處被毀後,人們忙著在斷垣殘壁間尋找自己的物品。

路透社

數十萬人的住處

位於肯亞首都奈洛比(Nairobi)的基貝拉(Kibera)貧民窟是肯亞最大的貧民窟之一,大約有 40萬以上的人居住於此。

要從這裡穿一條路

2016年,肯亞城市道路局(The Kenya Urban Roads Authority, KURA)為了緩解奈洛比交通日益壅塞的情況,決定建設一條穿過基貝拉貧民窟的快速道路,但這也意味著有部分貧民窟的住家會遭到拆除。

為了公共利益不行

對此,居民曾在同年 3月提出兩起訴訟——但在 2017年遭到法庭駁回,當時判決認為這條道路符合公共利益,而且能夠緩解奈洛比西部的交通狀況。

post title

在基貝拉貧民窟旁,人們正在觀望被推土機拆除的住處。

路透社

雖然在兩周前談好了協議.....

本月 10號,非政府組織肯亞人權全國委員會(The Kenya National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KNCHR)、國家土地委員會(National Land Commission, NLC)、自治團體與肯亞城市道路局達成協議「安置行動計畫」(Resettlement Action Plan),要求肯亞城市道路局必須在有關單位監督下,衡量並發放補償金給受影響的居民,同時也要重新安置那些因為道路建設而無家可歸的人們。而且直到所有流程都完成後,肯亞城市道路局才能開始進行拆遷。

然而在兩周後所發生的事情,卻跟一開始的協議內容完全不同調。

post title

在拆遷過程中,肯亞警察也試著護送居民離開現場。

路透社

跟說好的不一樣

本周一(23),基貝拉貧民窟的居民在無預警的情況下被要求離開,在許多張照片中,可以看到人們站在住處旁看著家園遭到碾平。許多居民在受訪時表示,他們既沒有收到驅離通知,也沒有收到先前說好的補償金。

接下來怎麼辦?要去哪裡?

今年 30歲的安澤莫(Jacqueline Anzemo)住在基貝拉已經有 16年了,已經有 3個孩子的她說:「我們在這裡長大,我們就讀這裡的學校,我們在這裡結婚。現在我們不知道該去哪裡。」

「他們之前有來登記大家的名字和身份證號碼,說他們會提供一個租期三個月的住處給我們,好讓我們有時間找到下一個住所,」安澤莫說:「但是在沒有給我們任何東西的情況下,他們就把我們趕出來了。我們接下來該去哪?」

他們有花錢買地

今年 25歲的奧蒙迪(Vincent Omondi)則指出,除了住家,貧民窟裡在快速道路路線上的學校、教堂、醫院也通通被碾平,談起教堂,奧蒙迪進一步說:「說來令人難過,當時那些教友雖然沒什麼錢,還是設法籌錢買下那塊土地,當局甚至還批准了這項買賣。」

post title

圖為 2018年4月,人們在基貝拉貧民窟的教堂裡祈禱著。整個基貝拉貧民窟已經發展出各式各樣的機構。

路透社

來自政府的「背叛」

對於政府突如其來的拆遷,肯亞人權全國委員會與國際特赦組織均對肯亞城市道路局言而無信的舉動表達不滿,認為有上千到近萬名居民因此受到影響。國際特赦組織的肯亞執行長依朗谷(Houghton Irungu)更批評當局「破壞大眾信任、有違法律規範」。

強調事前工作有做好

對此,政府拒絕向個別媒體發表評論,並重申他們在拆遷前已經重新安置好受到影響的 2,000戶居民。

城市快速擴張  背後的窘境

發生在基貝拉的事件也反應面對非洲地區的城市快速擴張,居住在貧民窟人們所面臨的窘境。

post title

在被拆掉的基貝拉貧民窟,與背後的高爾夫球場形成鮮明對比,這也反應了奈洛比缺乏全盤的都市規劃。

路透社

都市化後  沒有跟上腳步的大眾運輸

Quartz指出,過去十年來,肯亞的中產階級人口正在快速成長,也連帶帶動都市化,以首都奈洛比為例,到處都可以看到新興的摩天大樓等建築。

然而,奈洛比的大眾交通運輸系統並沒有跟上都市化的速度,使得人們會選擇私家車作為代步工具,但長期下來,這種情況就會導致交通壅塞——只是比起規劃大眾運輸,由於興建馬路可以得到立即性的政治效果,所以政府多半傾向選擇建設後者。

奈洛比最大宗人口成犧牲者

Quartz便總結到,面對城市日益都市化,當局卻缺乏全盤的都市規劃思量、不平等的土地使用權,就讓奈洛比最大宗的人口——貧民窟居民成為其中的犧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