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是否自動完成了我們的人生

by:徽徽
9114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科技新報文/ Hsu CF 

你是一個喜歡用「嗨」還是「嘿」打招呼的人嗎?如果你經常使用 Gmail,可能會發現越來越傾向用「嗨」,為什麼?因為今年 5 月 Google 推出一項叫「Smart Compose」(智慧寫作)的新功能,使用 Google 自動完成(auto-complete)科技,預測你接下來要寫的內容(有點類似 iPhone 自動校正和自動輸入),只要簡單按下 tab 鍵,就可以接受 Google 建議的內容,就這樣,Google 完成了我一部分的人生電子郵件。

post title

所謂的「預測科技」,在我們生活周遭非常普遍。

Photo: keso s

「您可能會喜歡此類商品」

事實上,像這樣的「預測科技」處處皆是:Amazon 利用你的逛街購物史來建議產品、蘋果提供你下一個最有可能打開的 iOS 應用程式清單、Spotify 根據你的音樂喜好量身訂做你的音樂清單、Facebook 會為你選擇想最先看到、最後看到或永遠不想看到的朋友故事──然後一年 365 天提醒你向 Facebook 好友說生日快樂。

如果說是要了解我們想要什麼,Google 大概是其中最具領導力和影響力的了。當 Facebook 創辦人馬克祖克柏還在念中學,Google 就有個人化廣告,而自動完成搜尋也早在有 GDPR(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歐盟一般資料保護規範)這個縮寫前就出現了。今年 5 月在加州舉辦的 Google I/O 開發研討會,搜尋巨人引介一項能讓自動駕駛(autopilot)更容易的功能;於 8 月漸漸展開的 Android Pie 作業系統,不僅建議您可能有興趣的應用程式,更能在電話或跑步運動軟體,根據你上次使用的資訊,提供可能想做的事,如打電話給媽媽或去跑步。自從 I/O 共享更新後,Google 地圖現在提供個人化為餐廳和地點評分,以預估你會喜歡哪些地方。

post title

有學者擔心,隨著科技發展,人與機器人的界線會受到模糊。

Photo: pixnio

這不是機器人?

Duplex,Google 即將推出的語音助理,Google 展示功能時,利用 Duplex 打電話到餐廳訂位,聽起來彷彿真人且和代理的使用者有一樣個性,當然也有人評價 Duplex 的「嗯」聽起來很假、不自然,而 Fast Company 公司則認為 Duplex 測試實際運作與 Google 廣告的沒什麼出入。

試想有一天你的 Duplex 跟某位朋友通完話後,朋友完全沒發現對話者不是真正的你,這有沒有可能發生呢?像這樣的科技進展,對我們的生活帶來一定的幫助和便利,但,會不會有一天,Google「建議」的力量強大到這些服務已不是預期我們想要什麼,而是我們將這些建議逐漸「內化」──直到將這些建議認定為自我意識。今日的人工智慧議題總圍繞在如何讓這些機器/機器人的思維和人類一樣,或許我們也應該想想,人類是否也會開始如同機器/機器人般思考。

post title

文中作者相信,當我們不再思考、交出自主能力,勢必對「我存在」這件事帶來質疑。

Photo: Peyri Herrera

我思故我在

「很諷刺的是數位時代讓我們反思什麼才是人性」,「所有科技皆為人性」(All Tech Is Human)創辦人 David Polgar 說,這個機構著重讓科技與人類自身利益有更好的協調,「許多這種預測分析的科技都觸及一個核心問題,我們是否還有自主能力:是我選擇了下一步?還是 Google?若它能預測我的下一步,這樣又如何說明了我?」

Polgar 目前正與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合作研究,欲了解網路溝通是否正在機械化人類的行為,在這個生活充斥 LINE、線上對話/客服機器人和自動完成的年代,他的擔心在於我們的線上對話會變得越來越稀釋,直到難以分辨訊息究竟是人寫的還是機器人寫的,更甚者,我們可能不再在乎其中的區別,我們的文字和對話品質也可能逐漸流失。若科技可將「想法」和「動作」分開,並將「意識」轉化為「反射」,那我們還算真正活著嗎?17 世紀的哲學家笛卡爾說過:「我思故我在」,若有科技讓我們不再思考,那我們的存在是否也隨之消失?


延伸閱讀:《臉書「發展出自己語言的人工智慧」恐怖故事 真的是這麼回事嗎?
在網路上進行一個搜尋的動作 Google:不要說這是估狗
有沒有上大學不重要 蘋果、Google照樣要

參考資料:Google, you auto-complete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