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槍殺了一位老人 俄烏戰爭第一個被判刑的戰爭罪犯

希希馬林今年21歲,2月28日那一天他隨俄羅斯部隊的第一波入侵進入烏克蘭,但途中他乘坐的坦克車故障,慌亂的他與其他士兵偷走附近的私家車,卻在路上被1名烏克蘭民眾目擊。當下,他被命令開槍射殺那位民眾。

文章插圖

21歲的俄羅斯軍人

本周一(23),位於烏克蘭基輔(Kyiv)的一家地方法院宣判21歲的俄羅斯士兵有罪,判處最高刑期終生監禁。

這名俄羅斯士兵因槍殺手無寸鐵的62歲烏克蘭平民什里波夫(Oleksandr Shelipov),成為第一位在烏克蘭因戰爭罪接受公開審判並被判刑的人。

安靜聆聽審判過程

21歲的俄羅斯陸軍坦克部隊中士希希馬林(Vadim Shishimarin)身穿藍灰色相間的連帽運動衫。他在聆聽法院判決期間,多數時候面無表情,也沒有太多情緒,只是靜靜地低頭聽著翻譯,坐在強化玻璃後的被告席內,看著整場法院審理的過程。

我只是聽命上級行動

希希馬林在上周出庭作證時,表示自己是在2月28日烏克蘭北邊蘇梅省(Sumy)的楚圭夫卡(Chupakhivka)村莊碰到什里波夫,因他們乘坐的坦克車發生了故障,他們當下偷了一台私家車,驅車經過村莊。那個時候什里波夫正在他們面前用手機通話,希希馬林接受到上級軍官的命令,要求他射殺這名男子,因男子可能會使用電話暴露他們的位置。

希希馬林原先拒絕,但經過爭吵後他聽從了命令,對什里波夫開槍,子彈擊中什里波夫的後腦,造成他當場死亡。當時,什里波夫牽著腳踏車講電話,只距離自家幾公尺遠。

文章插圖

殺了我丈夫時 你的感覺是什麼?

上周四(19),什里波夫的遺孀也出庭,並與希希馬林面對面談話。

什里波夫的遺孀凱特琳娜(Kateryna Shelipova)質問希希馬林殺害丈夫的動機:「你殺了我丈夫時,你感覺到什麼?」

「害怕。」希希馬林回覆,並表示,「我明白妳大概沒辦法原諒我,但我希望能得到妳的原諒」。

法院:期望的判決?

該案檢察官隨後詢問凱特琳娜,認為法院對俄羅斯士兵處以什麼樣的判決較為適當?凱特琳娜回答:終生監禁。但她也補充表示,她願意支持以希希馬林等俄羅斯人換取上周在烏克蘭馬立波(Mariupol)的亞速鋼鐵廠(Azovstal steel plant)被俘的烏克蘭戰士。

烏克蘭不會讓平民坐以待斃

該案是烏克蘭司法系統的第一宗戰爭罪審理案,法院說明,希希馬林是根據戰時的國際人道法(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受審。目前,希希馬林也已經對此認罪。

檢察官桑耶克(Andriy Sunyuk)提出,應該要繼續對其他的俄羅斯士兵犯下的戰爭罪進行審判,並藉由希希馬林一案傳達出重要的訊息。他說:「我認為,烏克蘭其他的執法機構會依循我們此次的判決。這對準備計畫要佔領我們,但尚未侵犯我們領土的侵略者來說是很好的警惕。」

「而對於那些已經在我們領土上,準備留下來並戰鬥的人來說,他們或許會三思,並認為該是時候離開這裡,回去他們的地方。」

絕不放過

烏克蘭檢察總長維涅迪克托瓦(Iryna Venediktova)也相信這能帶給俄羅斯士兵強烈的訊息,讓他們不敢動到烏克蘭的平民,「如果他們做出這些暴行:殺戮、強暴、掠奪、虐待,我們會找到每一個人,並起訴每一個人,要他們為他們的暴行負責」。

文章插圖

罕見的戰爭罪審理

傳統上,戰爭罪的審判是在戰爭衝突結束後進行,通常由位於荷蘭海牙(The Hague)的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ICC)負責,或是設立混合法庭(hybrid courts)的模式,在一國設立特別法庭追究個人犯罪行為。而在戰爭期間進行戰爭罪的判決極為少見,烏克蘭此次選擇了截然不同的作法。

烏克蘭表示,他們已經整理出1萬1,000件俄羅斯士兵違反國際人道法的戰爭罪行,包含在戰爭期間造成烏克蘭平民死亡、摧毀學校與醫院的無差別攻擊行徑。烏克蘭認為,他們需要盡快行動,因為如果真的等到俄烏戰爭結束,證據和證人都會煙消雲散,任何的正義都會難以伸張。

烏克蘭的法律攻勢

目前,違反國際人道法的個人戰爭罪可在一國法庭或在國際刑事法院接受審判,而烏克蘭的檢察官與民事法庭已率先採取行動。

另外,烏克蘭也願意將其他案件交於國際刑事法院審理,並積極提出針對國家對國家之間的仲裁,向國際法庭(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ICJ)起訴俄羅斯。

但有些法律專家提出警告,烏克蘭起訴階級較低的俄羅斯士兵的作法帶有風險,並且烏克蘭在戰爭衝突還未結束下就以自己的民事法庭做出審理,可能會違反《日內瓦公約》(Geneva Conventions),出現不公平的審判,打開國際間令人不安的先例。

小心一報還一報

美國美利堅大學華盛頓法學院(American University's Washington College of Law)的戰爭罪與人權專家高德曼(Robert Goldman)表示,他質疑該案的判決過於嚴厲,因為這名士兵的階級低而且只是聽命行事。他說:「這種審判的形式反映出一種集體共犯的罪咎(collective guilt)。這名俄羅斯士兵並不是真正計畫侵略烏克蘭的人,但他被視為是普丁和俄羅斯官員的代罪羔羊。」

高德曼也認為,烏克蘭審判了俄羅斯的士兵,勢必會讓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俘也採取類似的行動,並將引發一個在俄羅斯完全沒有正當程序的審判,讓俄烏交換戰俘的情勢更加複雜化。

俄羅斯:不可理喻

對於希希馬林的審判,俄羅斯總統普丁的首席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克里姆林宮非常關心希希馬林,會想辦法給予他協助。

先前,俄羅斯否認傷害過烏克蘭的平民。佩斯科夫也聲稱,烏克蘭對希希馬林的審判只是一場表演,完全是假的、不可理喻。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