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顏又怎樣?南韓女性「掙脫束衣」運動延燒

by:徽徽
27384

在南韓,女性美麗的標準很單一:V型小臉、苗條身材、雙眼皮和宛如白瓷般無瑕的肌膚就叫美麗。然而,一群「美麗反叛者」要顛覆這種單一標準,她們發起的「掙脫束衣」運動也獲得越來越多民眾的認同與響應。

post title

在首爾江南區,一名女子坐在咖啡廳前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

美聯社/達志影像

鵝蛋臉、長頭髮、白皮膚  美麗標準太單一

到有世界整型之都的南韓首爾走一遭,可以發現街上充滿醫美診所和化妝品廣告,催眠消費者只要跟著做就會變美。然而,對南韓的「美麗反叛者」來說,這種「完美」的標準太過單一,往往是要求纖細身材、小巧鵝蛋臉、長頭髮、白皮膚和精緻的妝容。於是,她們發起了「掙脫束衣」運動(Tal Corset),這裡的「束衣」代表所有奠基於性別刻板印象束縛女性的事物,或是要求女性服膺特定的標準。

是時候脫下「束衣」了

這些「美麗反叛者」認為,是時候掙脫南韓社會加諸在女性身上的束衣,所以她們鼓勵女性不用一定要長髮飄逸、不想化妝就素顏,還有脫下那些讓自己不舒服的服裝。

今年六月,南韓美妝YouTuber Bae Lina上傳了一支名為「我不漂亮」的影片,她在這支影片中傳達了在乎自己的重要。

美妝YouTuber上傳影片  「我不漂亮」

今年六月,南韓美妝YouTuber Bae Lina上傳了一支影片。在這支名為「我不漂亮」的影片中,Bae Lina一開始素顏登場,只見她面無表情地盯著鏡頭,一旁螢幕出現了許多侮辱她的字句,像是「妳的素顏汙染了我的眼睛」、「化妝是一種禮貌」、「以女性來說,妳的皮膚糟透了」。

「妳不一定要漂亮」

緊接著,Bae Lina摘掉了眼鏡、換上了隱形眼鏡並且開始化妝,然而當她化好全妝後,一旁的螢幕又跑出其他的批評,像是「男人不喜歡濃妝」、「要是我是妳我會去自殺」。最後,Bae Lina緩緩地卸妝露出原本的素顏,把眼鏡重新戴上並且對著鏡頭露出微笑,搭配上她想對觀眾說的話:「妳不一定要漂亮,不要因為他人的眼光過度強迫自己。妳是特別的,找到妳自己。」

即使不想也得化妝

這支影片的觀看次數至今已經超過 500萬次,獲得超過 34萬個喜歡,許多南韓女性都對這支影片深有共鳴。

Bae Lina說:「許多女生一早起來就開始化妝,有的出門前得花上 1-2個小時,即使她們自己並不想這麼做。在深思過後,我決定上傳這支影片,支持『掙脫束衣』運動。」

在被破壞的化妝品旁,一名網友用口紅寫下了支持「掙脫束衣」運動的文字。

以短髮造型現身  不再上傳美妝影片

另一名南韓美妝YouTuber──Daily Room-Right Brain也加入了「掙脫束衣」運動的行列,她以短髮造型現身嚇了她的粉絲一跳,同時她也宣布自己不會再上傳任何美妝教學影片。

在厭女的社會中生存

她說:「我在父權家庭長大,當我在高中時曾被性騷擾過,要在這種厭女的社會中生存真的很痛苦。」因此,她決定支持「掙脫束衣」運動,希望可以藉由自己的一小步改變社會。

圖為成堆被破壞的化妝品。南韓女性「掙脫束衣」運動希望讓女性做自己,找到自己最喜歡的樣子。

破壞化妝品  為自己而活

在美妝部落客和YouTuber們登高一呼後,有越來越多女性在社群媒體上貼出了她們剪短髮和破壞化妝品的照片,以示她們決定為自己而活抵抗社會壓力的決心。對她們來說,讓自己最自在的狀態莫過於摘下隱形眼鏡、素顏和穿著舒服的服裝。

剪掉及腰長髮後

一名女性在Twitter上寫到:「自從我剪掉及腰的長髮後,我的人生從此改變,我每個月可以少花 30-40萬韓圜(折台幣約 9,000-1萬2,000元)在頭髮上。不過,剪髮後我收到許多人的來訊,問我男友有沒有和我分手,或是他喜不喜歡我的新髮型。難道女生的長髮是屬於男生的嗎?」

浪費太多時間在化妝

另外一名上傳破壞化妝品照片的女性寫到:「我很疑惑為什麼我浪費了這麼多時間在化妝品上,而我居然自願把這些對身體不好的東西抹在臉上,這件事真的很惱人。」

為什麼要把化學物質塗臉上?

其他女性網友則在社群媒體上解釋自己為什麼決定素顏,一名網友就寫到:「為什麼我要把這些化學物質塗在臉上?」一旁還搭配著她對著被破壞的口紅與眼線比中指的照片。

一名網友在剪掉長髮後,將長髮的照片上傳到Twitter上支持「掙脫束衣」運動。

掙脫束衣後  生活更美好

在加入「掙脫束衣」運動的行列後,不少南韓女性提到她們的生活過得更好了。今年 18歲的Sion Ji就說:「我減肥減到差點在過馬路的時候暈倒...因為我當時正在採用極端的飲食方式減肥。我把我自己裝進一件緊到不行的束衣為了符合社會的標準,我再也不這麼做了。」

多了更多自己的時間

隨著南韓女性選擇用更健康和更正面的態度接納自己的身體,她們發現自己不僅過得更開心,還多了更多時間。Myungji Kim表示,過去每天她都要花一個小時化妝才能出門,現在只要給她 15分鐘就夠了。Sion Ji則說:「自從我不需要一大早起來準備,我現在可以睡飽並且用剩下來的時間多讀點書。」

為什麼只有女性需要美?

首爾建國大學教授Yoon Kim Ji-young說:「對女性來說,打扮相當於一種侵蝕自己的勞動,這也是為什麼有越來越多女性選擇穿褲子並且剪男生頭,這麼做證明了這個社會最有效的身體是男性。」

「參加『掙脫束衣』運動的女性現在要問的是:為什麼只有女性需要美麗?」

post title

在首爾江南區的街頭,不時可以看到整型診所的廣告,告訴南韓女性怎麼樣才叫美。

美聯社/達志影像

每三人有一人整型

多年來,南韓女性在社會對追求完美的要求下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幾乎每三名女性中就有一名會進行整型手術,許多人則是到醫美診所接受其他療程。

南韓女性發展研究所的工作人員Lee Mi-jeong說:「年輕和中年女性承受了很大的壓力,讓她們求助皮膚科診所換一張沒有皺紋的臉。」

「但現在有越來越多年輕人開始質疑,為什麼她們要在乎別人怎麼想,她們開始拒絕這種有關外表的壓力。」

整型手術  對女性的文化暴力

今年四月,學者、藝術家和人權團體也齊聚一堂,共同對抗南韓社會對美的病態標準,並且稱整型手術是一種對女性的文化暴力。這些團體在最多整型診所林立的首爾江南區遊行,並且發表演說。

必須在手術刀下變完美

參與遊行的亞洲研究所負責人帕斯塔區(Emanuel Pastreich)說:「南韓社會被這股整型熱潮給完全扭曲,我個人認為當女性只被視為性對象,並且必須在手術刀下變得完美時,這是非常令人難過的。」

「女性的長相被商業化和物化,這和傳統南韓文化背道而馳。」

「過去傳統南韓文化強調社會『看不到』的價值,像是富正義感的行為、孝順、關心家庭和社群,但現在全被對外表的痴迷給取代了。」

利用民眾的不安全感

現在,亞洲研究所負責人帕斯塔區和合作團體希望可以改變南韓大眾對整形的態度,他認為這個行業在利用民眾對外表的不安全感,這也是南韓女性需要掙脫的一件束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