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出縫線和毛邊 沙國女性「反穿阿巴雅」抗議

by:徽徽
7689

受夠了被國家規定穿著打扮,一群沙烏地阿拉伯女性開始在服裝上展現她們的反抗,第一步就是反穿「阿巴雅長袍」......

post title

在沙國首都利雅德,一名穿著阿巴雅長袍的女性正在公共場所工作。根據沙國法律,女性在公共場所都必須穿著阿巴雅長袍。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公共場合必穿

根據沙烏地阿拉伯的法律規定,女性必須在公開場合穿「阿巴雅長袍」(abaya),這是一種遮住全身、黑色的寬鬆長袍,可以避免與自己沒有親屬關係的男士看到長袍下的打扮。

一但被宗教警察發現......

如果被宗教警察發現沒有在公共場合穿阿巴雅長袍,該名違規女性就有可能遭到拘禁和懲罰。不過,這也要看沙國不同地方的規定,舉例來說,在緊鄰紅海的吉達市(Jeddah),當局在抓女性服儀不整上不像極端保守的首都利雅德(Riyadh)這樣嚴格。

過去被抓的女性們

2016年,《路透社》就曾報導到有一名女性在利雅德脫下阿巴雅長袍去吃早餐,結果被宗教警察拘禁。

2017年,一位穿著迷你裙和露肚裝的模特兒出現在利雅德北方的烏謝吉爾(Ushayqir)歷史堡壘,她的打扮立刻引來當局注意,要求她到警局進一步說明。

post title

在黎巴嫩,一名穿著阿巴雅長袍的女性緩緩走過繪有不同女性服裝的壁畫。除了沙國,黎巴嫩也可以看到女性在公共場所穿阿巴雅長袍。

路透社/達志影像

換穿不同顏色長袍

然而,隨著越來越多女性受不了極端保守的阿巴雅長袍規定,她們也開始悄悄換穿帶有顏色的阿巴雅長袍,而不是傳統的黑色阿巴雅長袍。沙國社會也慢慢出現女性是否該在公共場合穿阿巴雅長袍的討論。

高層神職人員:不該強迫

今年二月,沙國最高宗教機構「高級學者理事會」(Council of Senior Scholars)的神職人員阿都拉(Sheikh Abdullah al-Mutlaq)在電視上表示:「在伊斯蘭世界裡,有超過 90%以上的地方女性不需要穿阿巴雅長袍,所以我們不應該強迫人們必須這麼穿。」這是沙國史上第一次有高層的神職人員發表這樣的看法。

沙國王儲:穿著得體即可

今年三月,沙國王儲沙爾曼王子(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在接受CBS電視台的訪問時提到,法律不應該規定女性一定要穿阿巴雅長袍,女性只要穿著得體就可以了。

「伊斯蘭教法中說得非常清楚:女性像男性一樣穿著得體、受人尊重的服裝即可,不一定要穿黑色的阿巴雅長袍或是黑色頭巾,女性可以決定穿哪一種得體且受人尊重的服裝。」

post title

在利雅德一間購物商場中的人造滑雪場,一名身穿阿巴雅長袍的女子正在體驗滑雪的樂趣。

路透社/達志影像

用反穿長袍來抗議

然而,目前在沙國社會中,阿巴雅長袍仍是女性在公共場合的標準服裝,這也讓一群沙國女性在近日決定用「反穿」阿巴雅長袍的方式,抗議社會限制了女性的穿著自由,她們拍下自己露出縫線的阿巴雅長袍,搭配標籤「#Abaya_Insideout」在社群媒體上發酵。目前,已經有 5,000則Twitter貼文出現了這個標籤,大部分都來自沙國。

如果不穿就會受威脅

Twiiter網友豪拉Howra表示,她用反穿阿巴雅長袍來抗議傳統和國家規定,這種規定讓人覺得「如果我們秀出自己的身分,我們就會受威脅」。

「我們得一整天穿著尼卡布(niqab,編註)和阿巴雅長袍就因為這裡是公共場所,這對女性來說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編註:尼卡布和一般標準的穆斯林頭巾不同,尼卡布遮住了穿戴者的頭髮和臉只露出雙眼。BBC製作的插畫能讓人更快了解尼卡布和其他穆斯林婦女常穿戴的頭巾有什麼不同。

Twitter網友نِكّـال表示:「身為一名沙國女性,我沒有穿著的自由。我被法律逼著要在除了我家以外的地方穿阿巴雅長袍,這點讓我再‧也‧受‧不‧了。」

Twitter網友Shafa表示:「我很享受大家驚訝的視線。」

Twitter網友Njoud寫到:「表達拒絕最簡單的方式。」

還有什麼女性禁令?

除了阿巴雅長袍,沙國女性還有各式各樣的專屬禁令。沙國皇室奉行極端保守的伊斯蘭瓦哈比派(Wahhabism)教義,他們為女性設置了監護人制度:女性想要從事下列幾項活動,都需要有監護人(通常是自己的父親、丈夫或兄弟)的允許。例如:

1. 申請護照
2. 出國旅遊
3. 結婚
4. 在銀行開戶
5. 開始經營自己的事業
6. 手術
7. 離開監獄

另外,雖然沙國女性在去年獲得開車權,但那些積極爭取這項權利的女性都和其他女權人士一起被逮捕入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