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孩子當搖錢樹 澳洲立法反對「孤兒觀光業」

by:徽徽
7272

面對開發中國家盛行的「孤兒觀光業」,澳洲在近日通過了反奴隸法,正式將「孤兒觀光業」列為現代蓄奴方式的一種,呼籲大家不要讓一片好心助長了不肖孤兒院的猖獗。

post title

圖為一名來自海地的孤兒。近日,澳洲通過了反奴隸法,正式將「孤兒觀光業」列為現代蓄奴方式的一種。

Newscom/達志影像

把孤兒當作奴隸

周四(29),澳洲通過了反奴隸法,正式將所謂的「孤兒觀光業」列為現代蓄奴方式的一種,當局也呼籲國人不要將時間和金錢花在靠兒童獲利的不肖孤兒院。此外,到海外做志工時,也要注意別讓一片好心助長不肖孤兒院的猖獗。

什麼是「孤兒觀光業」?

所謂的「孤兒觀光業」,指的是在開發中國家的孤兒院利用弱勢孩童吸引海外善款,並且滿足外國志工想做善事的欲望。實際上,這些不肖孤兒院裡的孩童有的父母都還健在,這些父母把孩子送進孤兒院,以為孩子能受到更好的照顧,沒想到卻讓孩子成了孤兒院剝削、虐待和用來吸金的工具。

post title

2003年,愛爾蘭搖滾歌手格爾多夫(Bob Geldof)來到衣索比亞,和當地需要幫助的孤兒見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80%不是孤兒

根據英國慈善組織「路摸思」(Lumos)的統計,全球大約有 800萬名兒童住在孤兒院或類似機構裡,其中有 80%的兒童不是孤兒。「路摸思」組織的創辦人是寫下《哈利波特》暢銷系列小說的J.K.羅琳(J.K. Rowling),他們希望在 2050年以前,達到沒有孩童住在孤兒院或類似機構的目標。

57%大學幫忙打廣告

在另一個公益組織──「重新思考孤兒院」(ReThink Orphanages)組織的報告中,有超過 57%的澳洲大學曾經幫孤兒院打過廣告,有 14%的澳洲學校曾經前往海外孤兒院參訪、做志工或是幫忙募款。

post title

圖為一張 20世紀的插畫,畫中的孤兒正在請求一名搬運工捐錢給他們。

Newscom/達志影像

21世紀的完美騙局

大力支持反奴隸法的澳州參議員雷諾茲(Linda Reynolds)表示,「孤兒觀光業」已經在東南亞造成問題,她也稱「孤兒觀光業」是「21世紀的完美騙局」──讓海外志工享受做好事的快感,然後把自己做的好事分享在社群媒體上。

以為在做好事  反而助長剝削

然而,許多海外志工卻沒想到他們做的好事反而助長了一個剝削孩童的產業。今年三月,時任澳洲外交部長的畢紹普(Julie Bishop)說,這些孩子「成了吸引觀光客的景點」。

post title

2016年1月,上海一間孤兒院裡的院童化身成齊天大聖孫悟空,準備上場表演歡慶新年。

路透社/達志影像

出身貧寒  被送到孤兒院

親自到尼泊爾和柬埔寨等開發中國家的孤兒院走一遭,裡頭許多孩子都出身貧困,被原生家庭送到孤兒院中生活,而這些孤兒院也答應給孩子更好的教育和照顧。

強迫表演、行乞和勞動

許多孤兒院都設在觀光景點,有的孤兒院會讓孩子表演、行乞或是強迫他們勞動。在缺乏監管下,有的孩童還會遭到性虐待。海外志工來來去去也讓孩子產生嚴重的依戀問題,造成他們成人後難以發展正常的人際關係。

「紙上孤兒」 假裝父母雙亡

澳洲兒童人權律師范杜爾(Kate van Doore)分享了她前往尼泊爾和烏干達孤兒院調查的狀況,她發現有不少「紙上孤兒」,孤兒院假造這些孩童的身分,藉此吸引海外善款和志工的幫忙。

「那些孩子開始對我們說:『我現在可以回家找媽媽了嗎?』」范杜爾補充到,有的孤兒院甚至假造孩童父母的死亡證明,欺騙孩童他們的爸媽已經死了,並且訓練他們說謊。

post title

2002年,駐紮於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的義大利軍隊基地正在替當地孤兒院募款,孤兒院的孩子們也來到基地表演唱歌跳舞,並品嚐來自義大利廚師的好手藝。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工作就沒有飯吃

今年 20歲、來自肯亞的木武拉(Joseph Mwuara)就是孤兒觀光業的倖存者之一。木武拉提到,有一天他家附近的孤兒院院長突然來訪,並且把他從奶奶的手中接了過去,承諾會讓他接受教育。

然而,木武拉說:「整個情況很糟,我們得做很多工作才能吃飯。如果我們沒有做到,就會被懲罰不能吃飯。」此外,當有訪客來參訪孤兒院時,孩子們都必須要娛樂這些訪客,訪客帶來的禮物也不會到孩子們的手上,而是被轉賣換錢。

不從就動用暴力

木武拉提到,住在孤兒院裡的孩子被強迫勞動,他們得負責幫孤兒院院長養的牛擠奶、打掃牛舍和整理附近的農田。此外,孩子們只要不從就會被打:「他們會動用暴力,有一次他們打斷了一名男孩的腿。」

長大後陰影仍在

今年 24歲,在塞爾維亞孤兒院長大的吳克薇克(Snezana Vuckovic)表示,她被一名老師給性侵害,還被霸凌跟痛毆。她說:「我們會被打,我們真的受到虐待。我現在晚上還會驚醒痛哭和發抖,我會把人們推開。」

post title

2012年,在尼泊爾東南部的吉爾蒂布爾(Kirtipur),孤兒們待在孤兒院裡生活。

美聯社/達志影像

把孩子當搖錢樹  吸引西方觀光客

今年二月,在印尼峇里島的孤兒院「茱迪歐謝伊之家」(Jodie O'Shea House)被志工踢爆,從住在偏僻島嶼上的家長手中接過小孩,把這些小孩當成孤兒院的搖錢樹,吸引西方觀光客的善款。

每天可以接五團

成立於 2005年的「茱迪歐謝伊之家」是以 2002年,峇里島爆炸案澳洲籍罹難者茱迪歐謝伊(Jodie O'Shea)的名字來命名,它的創辦人切斯特(Alison Chester)來自英國,院內總共收容了 94名孩童,其中只有少數是真的孤兒。這裡也是許多善心澳洲人會來參訪的地點,每天可以接待高達 5團的孤兒院觀光團,這些觀光團都帶著滿滿的錢、食物和禮物而來。

訪客進進出出  影響孩子作息

前志工提到,近年來有越來越多觀光客前來「茱迪歐謝伊之家」,嚴重影響到孩子們的作息。

「過去對於探視時間有比較嚴格的規定,像是周末不能來、深夜不能來,你還必須提早預約,不可以就直接上門,」化名莎拉(Sarah)的前志工說:「當時孩子們至少有幾天不會看到訪客進進出出他們的家。」

孤兒院成了動物園

然而,現在「茱迪歐謝伊之家」成了一座動物園。

莎拉說:「我看過訪客在孩子們讀書、睡覺、穿衣時進到他們的房間,孩子們根本沒有隱私。」

「訪客在這裡想做什麼、可以去哪裡都沒有設限。他們可以經過浴室,然後看孩子洗澡,或是當孩子在接受私人輔導課程時走進房間裡。」

post title

2017年,印度寶萊塢影星達瓦(Varun Dhawan)前往孟買一間孤兒院,和裡頭的孤兒們一起歡慶聖誕。

Newscom/達志影像

即使運作良好  仍不是長久之計

英國慈善組織「路摸思」表示,即使是在運作良好的孤兒院裡,孩子們的身心和認知發展還是會受到傷害。

澳洲兒童人權律師范杜爾分析道:「孩子本來就不該長期待在孤兒院裡,孤兒院應該只能當作過渡性的收容措施,讓孩子們暫時待在那等待親友接回照顧,或是在極端環境下才採用孤兒院。」

「一旦某處設置了孤兒院,就會不斷需要有孩子住進去好維持孤兒院的運作,但從長遠來看,這不是照顧孩子的好方法。」

呼籲其他國家向澳洲看齊

現在,英國慈善組織「路摸思」的資深顧問賽特(Chloe Setter)只能希望其他國家跟澳洲看齊,一起反對所謂的「孤兒觀光業」。

賽特說:「澳洲的法律將孤兒販運攤在陽光下,我們現在需要其他國家採取類似行動,並且保證他們的反奴隸法可以防止這種令人髮指的販運孩童惡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