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寫不完論文了」瑞典教授僱傭兵 殺進伊斯蘭國戰區救學生

by:徽徽
23813

當受困於伊拉克的博士生祖瑪看到越野車朝他開來,他沒想到人在瑞典的指導教授真的僱傭兵來救他了......

post title

2014年,恐怖組織伊斯蘭國攻佔了亞茲迪人群聚的辛賈爾地區,聯軍也派出軍機空襲伊斯蘭國基地。這場戰亂也讓一名從瑞典前往當地的博士生差點無法返回瑞典完成論文。

美聯社/達志影像

從IS手上救回學生

近日,瑞典隆德大學校園雜誌LUM上的一篇報導,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這篇報導還原了 2014年8月,分析化學系教授特納(Charlotta Turner)怎麼從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手上救回博士生祖瑪(Firas Jumaah)的故事。

收到太太的簡訊  得知IS入侵老家

當時,在隆德大學專攻分析化學的博士生祖瑪收到了來自太太的簡訊,他的太太在簡訊裡寫到,伊斯蘭國已經入侵了他們位於伊拉克的老家辛賈爾(Sinjar)地區,這裡位於伊拉克北部,是許多亞茲迪人的家園。當時,伊斯蘭國血腥屠殺了當地的亞茲迪人,並且把成千上萬名亞茲迪人當作奴隸。特納教授說:「他(祖瑪)知道有一天當地情勢會變得很糟糕,他非常擔心最後決定離開(瑞典)。」

搭第一班飛機前往戰區

身為被伊斯蘭國大屠殺的少數民族亞茲迪人(Yazidi),祖瑪決定回到伊拉克和家人團聚。祖瑪回憶道:「我太太當時整個陷入恐慌,大家都被伊斯蘭國的行為給嚇到了。於是,我搭了第一班飛機回去跟他們在一起。要是他們在伊拉克發生了什麼事,我要怎麼活下去?」

動彈不得  邊界遭關閉  

根據祖瑪原先的計畫,他打算飛回伊拉克把家人帶回瑞典,然而他到當地才發現,鄰國因為擔心大量湧入的難民,所以把大部分的邊界都關閉了。不只如此,想回機場的祖瑪也被卡住動彈不得,他能做的只有留在當地等待。

post title

2014年8月,一名逃離伊斯蘭國攻擊的亞茲迪女孩來到了伊拉克和敘利亞邊界。亞茲迪人崇拜以孔雀形象出現的大天使,被伊斯蘭教激進分子視為膜拜魔鬼而多加迫害。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小補充:崇拜孔雀的亞茲迪人

亞茲迪人所屬的亞茲迪教派是一種混合了多神信仰、瑣羅亞斯德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等教義的一種古老而獨特的宗教。他們崇拜以孔雀形象出現的大天使,並且相信有至高無上的神,以及否定地獄及魔鬼的存在。

他們認為魔鬼已在耶穌基督下降至陰間的三天,受到上帝的感召而向耶穌基督讖悔了,所以耶穌基督赦免了魔鬼的罪,並恢復了他的大天使地位,故亞茲迪人被基督教和伊斯蘭教視為膜拜魔鬼者。

從數百年前開始,亞茲迪人就遭到伊斯蘭激進分子的迫害,恐怖組織伊斯蘭國更認為他們身兼讓亞茲迪人「不改信就得死」的責任,亞茲迪人也因此受到性虐、被販賣為奴、殺害的狀況。目前已經有數千名亞茲迪人因此失蹤,聯合國則將這樣的情況形容成「種族屠殺」。

圖為瑞典隆德大學分析化學系教授特納(右)和學生祖瑪(左)的合影。

不可能把論文寫完

飛回伊拉克的祖瑪很快就發現,伊斯蘭國的攻擊和威脅比想像中嚴重,他很有可能再也回不了瑞典。於是,他寫了一封簡訊給自己的指導教授特納,表示自己如果一個禮拜內回不了瑞典,那麼教授可以把他的名字從博士班上劃掉,他不可能完成得了論文。

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

接到簡訊的特納教授嚇了一跳,她馬上打電話給祖瑪,發現祖瑪和他的家人正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

特納教授表示:「他(祖瑪)當時非常傷心並且在哭,我聽說情況毫無希望,他們必須逃離家園。」在電話中,祖瑪跟特納教授說,他準備帶著家人逃到伊拉克北部的山區躲起來,特納教授則勉勵祖瑪不要放棄,她會想辦法救人。

無法接受研究遭打斷

特納教授回憶道:「這是非常自發性的,對我來說,我應該要伸出援手把他們帶回來。」

「當時發生的一切令人完全無法接受,我非常生氣伊斯蘭國居然入侵了我們的世界,讓我的博士生和他的家人受到這樣的苦,並且干擾了(我們的)研究。」

post title

2014年8月,成千上萬名住在辛賈爾地區的亞茲迪人逃離當地,徒步前往敘利亞邊界求援。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2014年5月,伊拉克維安部隊在中部城市拉馬迪(Ramadi)搜索伊斯蘭國恐怖分子的據點。

路透社/達志影像

僱好傭兵準備營救

於是,特納教授採取行動,她先連絡了時任隆德大學保全公司負責人的古斯塔松(Per Gustafson)。特納教授形容道,古斯塔松宛如一直在等待這樣的營救任務一樣,「他說他們公司的運輸和安全協議遍布全世界」,古斯塔松很快就幫特納與傭兵牽線,並且安排好營救行動。

成功救出博士生一家

幾天後,兩輛載著六名重裝傭兵的越野車開到了祖瑪藏身的廢棄漂白水工廠,成功將祖瑪和家人救了出來,並且通過路上一道道檢查哨,把他們安全送抵艾比爾國際機場(Erbil Airport),祖瑪和他的妻兒也順利搭上飛機回到了瑞典。

2016年,特納教授在Twitter上貼出了祖瑪為博士論文答辯的照片,祖瑪隨後也成功拿到學位,進入馬爾默一間製藥公司工作。

沒想到教授這麼神

祖瑪說:「我有朋友以為我是什麼秘密特務,他們不敢相信一名在隆德的教授居然有能力把一名普通的博士生救出來。」

「我從來沒有感到如此有特權,如此像VIP,」祖瑪在接受LUM採訪時說:「但同時我也覺得自己是個膽小鬼,因為我把我的母親和姊妹留在了當地。」當時,祖瑪只帶著妻兒飛回瑞典。

完成博士論文  找到製藥工作

幸運的是,祖瑪的家人全部都成功逃出伊斯蘭國的攻擊活了下來。祖瑪也完成了博士論文順利畢業,現在在瑞典馬爾默(Malmö)一間製藥公司工作,他也快還完學校先幫他代墊的傭兵營救費。

只要能逃離IS  一切都值得

祖瑪表示,他要付大約 6萬瑞典克朗(折台幣約 20萬元)給學校,但對他而言,只要能逃離伊斯蘭國的魔掌就值得了,就算要他出雙倍或是三倍的價錢都沒問題,他說:「就算他們跟我要 20萬克朗(折台幣約 68萬元),我也會照付。」

post title

隨著伊拉克當局在去年將伊斯蘭國趕出伊拉克,現在亞茲迪人也重返家園,開始重建亞茲迪神廟。

美聯社/達志影像

安全問題  現在才見報

至於為什麼祖瑪和特納教授的故事現在才見報,主要是因為安全問題,還有祖瑪一家得先從創傷中恢復。

今年,特納教授的朋友──瑞典記者尼爾森(Hedvig Nilsson)也拍了一部紀錄片,讓師生的這一段救援情出現在大眾眼前。

沒有任何大學像這所

祖瑪總結道,他現在會把 2014年當作自己的人生分水嶺,他也會永遠感激特納教授為他和家人所做的一切。當時居中牽線的保全公司負責人古斯塔松則說:「這真的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據我所知,還沒有其他任何一所大學參與過這樣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