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會殺了我」 受困機場的沙烏地阿拉伯逃家女取得難民資格(1/9更新)

by:時時
12786

1/9更新根據最新消息,受困泰國機場 3天的沙烏地阿拉伯女大學生,在聯合國幫忙下已經成功取得難民申請。

◆ 原文上線時間:1/8,原標:「家人會殺了我」 受困機場的沙烏地阿拉伯逃家女終於入境泰國
◆ 增修時間:1/9 更新事件進度

post title

圖為 7號,待在泰國曼谷機場飯店的昆努恩。昆努恩受困泰國機場期間,不停地透過Twitter更新她的近況,這個畫面就是當時她在飯店房間內錄下的影片截圖。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一被遣返就會被殺死

最近,一名 18歲沙烏地阿拉伯女子昆努恩(Rahaf Mohammed al-Qunun)在泰國機場被攔下。她在受困機場期間,不斷地在Twitter上更新近況,提到自己為什麼要逃家、為什麼會來到泰國,以及她擔心只要一被遣返回去,就會被家人殺死等內容。

目前昆努恩在聯合國國際難民署(UNHCR)的幫忙下,已經順利入境泰國,並取得難民申請。

成為家裡的囚犯

昆努恩的故事也讓世界各地再次注意到沙烏地阿拉伯對於女性的社會規範,特別是女性外出需要獲得男性監護人許可。

人權團體便批評,沙國的監護人制度很有可能因此讓婦女成為施虐家庭的囚犯。

小補充:沙國的監護人制度

在沙烏地阿拉伯的監護人制度下,女性無論是出國、結婚或是出現在公共場合都需要有男性監護人在場,這名監護人通常是女性的父親、丈夫或兄弟。

如果女性想要申請護照、出國旅遊、申請學校去念書、結婚、在銀行開戶、經營自己的事業、手術或離開監獄,都需要經過監護人同意。

post title

圖為 7號,在泰國移民局長哈克帕恩的辦公桌上,放著昆努恩的護照影本。昆努恩一抵達泰國之後,她的護照就被當局扣押,而引來不少人權團體的注意。

美聯社/達志影像

從科威特到泰國

上周六(5),昆努恩趁著一家人到科威特時,在家人不注意的情況下偷偷搭上一班從科威特飛往泰國曼谷的班機。但泰國不是昆努恩的目的地,她希望能在泰國轉機飛往澳洲,在澳洲尋求庇護。

昆努恩說,她的計畫是在泰國待個幾天,因為泰國是很受歡迎的醫療旅遊目的地,所以她從科威特起飛時比較不容易起疑。

昆努恩的Twitter帳戶是她受困在泰國機場後才開設的,為了要讓網友相信「昆努恩」真有其人,她在Twitter上公開自己的照片和護照影本。

一到泰國就被扣押護照

然而,昆努恩一抵達泰國就被當局拘留,並扣押她的護照。

「當我抵達機場時,有人和我說他會處理我的泰國簽證,但他拿走了我的護照,」昆努恩說:「當他回來時還帶著一名像是機場警衛的人,和我說我的父母反對(讓我出國),並要求我必須要搭乘科威特航空回到沙烏地阿拉伯。」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和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便批評,當局任意沒收他人護照已經違反了行動自由。

post title

圖為 7號,在泰國蘇凡納布國際機場(Suvarnabhumi Airport),泰國移民局警察在昆努恩所處的機場飯店外加強警備。

路透社/達志影像

「父母很擔心」提早通報

泰國移民局長哈克帕恩(Surachate Hakparn)表示,當時沙烏地阿拉伯大使館事先聯絡了泰國移民局,告訴他們「這名女子從父母手中逃跑,她的父母很擔心她的安危」。

有護照但沒有計畫

所以當昆努恩抵達泰國之後,泰國移民局發現她雖然有帶護照,但她沒有訂回程機票、沒有安排旅遊計畫、在泰國沒有訂飯店或要去哪些地方,所以泰國移民局拒絕讓昆努恩入境泰國。

沙烏地阿拉伯駐泰國曼谷大使館在Twitter上寫到,沙國駐泰國大使館沒有權力扣押昆努恩的護照,及昆努恩即將被遣返回她的家人所住的科威特。

沙國:昆努恩違法在先

沙烏地阿拉伯駐泰國曼谷大使館的官方Twitter則強調,昆努恩是因為「違法」才會被泰國移民局攔了下來,而且她的護照並不是被沙烏地阿拉伯大使館扣押下來的。

準備遣返回科威特

由於昆努恩沒有辦法入境泰國、她的父母希望她回到科威特和家人團聚的情況下,泰國移民局計畫要在周一(7)將昆努恩送回科威特。

沙國駐泰國大使館發完Twitter後,昆努恩則在自己的Twitter上PO出自己的學生證,強調她們家是住在沙國,而不是外界謠傳的科威特。

post title

7號,在機場飯店的昆努恩利用房間內的桌椅、床墊擋住房間大門將自己鎖在房間裡,不讓當局有機會遣返她。

美聯社/達志影像

把自己鎖在房間裡

在昆努恩預定要被泰國遷返的周一(7),她將自己鎖在機場飯店裡面,並用桌子和床墊擋住房間大門,不讓任何人能夠進到她的房間,把她送上飛機。

「我的家人在阻擋我」

昆努恩說,她們家在沙烏地阿拉伯勢力很強大,而且她們家管得很嚴,「我的家人為了剪頭髮這件事,曾經把我鎖在房間裡 6個月」。

「他們不讓我開車或旅行,我覺得備受壓迫,我熱愛生活和工作,對於生活我有自己的抱負,但我的家人卻在阻擋我。」

在這支影片中,昆努恩寫到她還在飯店房間裡,等待聯合國前來幫忙。

家人威脅要殺她

說起自己為什麼想要去澳洲尋求庇護,昆努恩說:「我的生命處在危險之中,我的家人會為了最微不足道的小事而殺我。」

昆努恩告訴《路透社》,家人曾經對她施以「身體上、情感上和言語上的暴力、曾經把她關在家裡數個月,他們還威脅說要殺她,不讓她繼續完成學業,這些都是昆努恩下定決心要逃家的理由。

回到沙國只有死路一條

昆努恩表示,她相信只要她一被遣返回到沙烏地阿拉伯,她一定會被判刑入獄,「我百分之百相信,一旦我從沙國監獄出獄後,他們馬上就會殺了我」。

因此,昆努恩選擇擋住房間大門,不讓任何人有機會遣返她。在這段期間她也不斷提到自己感到害怕、失去希望,除了聯合國國際難民署(UNHCR)外,她不想見任何人。

post title

7號,UNHCR代表文森提斯抵達昆努恩所在的泰國蘇凡納布國際機場飯店。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入境泰國  暫時不會被遣返

7號晚上,UNHCR代表在機場見到了昆努恩。在UNHCR的協調下,泰國移民局表示,他們暫時不會遣返昆努恩,並讓昆努恩在UNHCR的保護下入境泰國。

UNHCR泰國地區代表文森提斯(Giuseppe de Vincentis)則說,泰國政府已經保證在昆努恩案件處理期間,不會將她遣返到會威脅她生命的其他國家。

拿到難民申請

9號,澳洲政府表示,在UNHCR的協調下,他們已經許可昆努恩的難民申請。

post title

7號,這張由泰國移民局釋出的照片當中,可以看到昆努恩和泰國移民局長哈克帕恩(右)準備離開機場飯店。昆努恩也在這之後,由泰國移民局和UNHCR安排住處。

美聯社/達志影像

沙國還有多少名「昆努恩」?

根據沙烏地阿拉伯勞動與社會發展部(Ministry of Labor and Social Development)的統計,2015年共有 577名沙國婦女企圖逃離沙國,但外界質疑實際上的數字可能比官方統計的還要多,因為有不少家庭會認為家醜不宜外揚而沒有向當局通報。

《美聯社》指出,這些企圖逃家的沙國女子通常是希望逃離施虐的男性親屬,有少數例子則是當事者放棄伊斯蘭教信仰而無法回家。這些受害者很擔心如果在網路上公開自己的身分,或譴責伊斯蘭教信仰會面臨死劫。

昆努恩有可能被判死刑

人權觀察團體指出,昆努恩的例子很有可能因為「不配合父母」(parental disobedience)而遭到監禁,「不配合父母」在沙國屬於刑事案件。再加上昆努恩向一些媒體透露自己放棄伊斯蘭教信仰,這就能讓昆努恩被判死刑。

在這則貼文中,昆努恩寫到她聽說她的爸爸已經飛來泰國找她,這讓她感到很害怕。同時她也提到,現在她在UNHCR的保護下感到很安心,而且她也拿回自己的護照了。

出獄需要監護人同意

通常,沙國婦女如果逃家被抓到,結局很有可能是被迫回家或安置在收容所。但像是昆努恩的情況,如果她真的被遣返回沙國的話,會因為違法而被判刑入獄。

在沙國的監護人制度下,如果女性想要出獄還需要男性監護人的同意,換言之,如果昆努恩真的遣返回沙國,也無法逃離家人的管控。

2017年也有一起

除了這次的昆努恩外,在 2017年有另一名沙國女子拉斯萊姆(Dina Ali Lasloom)逃家之後在菲律賓轉機被捕,最後拉斯萊姆被遣返回沙國,監禁在女子拘留所。

這兩起事件當事人都是利用Twitter,希望透過社群媒體的力量讓外人注意到她們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