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容忍成一場空 天主教「防兒童性侵高峰會」遭批無用

by:徽徽
6328

在梵諦岡召開為期四天的「防兒童性侵高峰會」中,受害者們站在上百名主教前闡述過去遭到神父性虐待的過往,希望教宗能頒布教令推動「零容忍」政策。然而,這些對教廷抱有希望的信徒可能要失望了。

post title

在梵諦岡街頭,一名男子打扮成樞機主教的模樣,抱著嬰兒玩偶上街呼籲教廷應該對性虐兒童「零容忍」。

路透社/達志影像

為期四天、130國主教參加  

周日(24),為期四天在梵諦岡召開的「防兒童性侵高峰會」正式落幕,來自全球超過 130個國家的主教前來參加,為的是進一步防止在教會中出現的性虐待事件,避免再有受害者出現。這場會議對教廷來說是個里程碑,信徒們都很期待在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的帶領下,能徹底掃蕩天主教會中性侵未成年人的無良神職人員。

全面抗戰!保護孩童不被傷害

在高峰會閉幕演說上,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呼籲大家「對虐待成年人這件事發起全面抗戰」,並且堅持天主教會必須保護孩童不被「貪狼」給傷害。此外,教宗引用了相關數據,表示大多數性虐待未成年人的加害者來自家長、親人、教師和兒童新娘的丈夫,而線上色情產業和性觀光業更加重了悲劇。

拿活人獻祭來對比

「我們的工作讓我們再次了解到,性虐待未成年人從古至今在所有文化和社會中都是普遍存在的現象,像是某些曾經存在於特定文化中殘忍的宗教儀式一樣,會將活人獻祭,通常是小孩。」

「原本那些被神選中,理當引導靈魂走向救贖之路的聖人,卻讓自己被他們人性中的弱點或弊病給掌控,變成了撒旦的工具。」

「在這些虐待案件中,我們可以看到邪惡之手連無辜的孩童都不放過,對孩童施虐找不到站得住腳的解釋。」

post title

24號落幕的「防兒童性侵高峰會」是教廷的里程碑之一,過去教廷從來沒有舉辦過這樣的會議。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提出具體方案

然而,教宗的這番演說並沒有聚焦在大眾最關切的神父性侵孩童事件,他也沒有承諾對性侵孩童和協助吃案的神父實施「零容忍」政策,更沒有點出教廷具體該怎麼防止性虐待事件再次發生,上述都讓受害者和信徒感到憤怒和失望。

只提供了不痛不癢的承諾

關注神父性虐待信徒的組織BishopAccountability.org領導人多伊爾(Anne Barrett Doyle)說:「教宗今天的演說讓人超級失望,他災難性地誤讀了信徒的悲傷和憤怒。」

「在全球天主教徒疾呼要教廷拿出實際改變的現在,教宗只提供了不痛不癢的承諾,這些我們早就聽過了。」

post title

今年 22歲的受害者巴塔利亞(左)和「終結神職人員虐待」組織共同創辦人巴赫南(Denise Buchanan,右)一起上街抗議,要求教廷「零容忍」無良神父。

美聯社/達志影像

「零容忍」是普世法則

專門處理教會性侵案件的美國律師卡費迪(Nicholas P. Cafardi)說:「教宗是唯一的立法者,他隨時都可以做出改變。『零容忍』應該是普世法則,教宗自己就可以推動。」

受害者感到失望

今年 22歲,特地前來關注這場會議的受害者巴塔利亞(Alessandro Battaglia)說:「我已經等了七年了...其他受害者等得更久。然而在四天的會議後,我們只得到一紙不痛不癢的承諾,而這居然是我們應該相信的教會。我們感到非常失望。」

「繼續掩蓋醜聞吧!」

「終結神職人員虐待」(Ending Clergy Abuse)組織發言人伊斯利(Peter Isley)批評教宗的演說沒有點出犯案神父和吃案神父應該受到更嚴重的懲罰。

「今天教宗沒有提到的這些事情,有一天一定會傷害到某個孩子。他實際上對所有主教說的是:『繼續掩蓋它(醜聞)吧!』他提到了家庭...他是在保護他的家庭沒錯,為什麼他不能把『零容忍』政策加進教令中?他有這個權力這麼做,問題出在他的內在衝突──他到底想要保護神父還是遭到性虐的受害者?」

post title

來自世界各地的主教紛紛前來梵諦岡,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參加「防兒童性侵高峰會」。

美聯社/達志影像

燃起一絲希望,但是......

去年九月,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召喚世界各地主教會議的主席一起開會,當時性侵受害者對天主教會的改革燃起了一絲希望,期待教宗會利用他的權力頒布教令,開除犯案和吃案的神父。

與其寄望由上到下,不如聚焦地方主教

然而,根據《紐約時報》的觀察,有鑑於這些醜聞威脅到人們對教宗的信任,教宗反而認為處理醜聞最好的辦法不在教廷動用由上到下的權力,而在改變地方神職人員的心態。於是,教宗利用這場高峰會呼籲地方主教對犯案神父採取嚴厲行動,並且把保護教區信徒的大任交給地方主教,而不是由自己來改革教令。

post title

在「防兒童性侵高峰會」上,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撫額思考。信徒對教宗的承諾感到非常失望,然而負責舉辦高峰會的高階神職人員有話要說。

美聯社/達志影像

替教宗平反  頒布教令不一定有用

面對信徒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負責組織這場高峰會的高階神職人員替教宗平反,他們說教宗頒布的教令極有可能隨著教宗的任期結束而消失或無效。因此,更需要改變的是整體文化和坦承面對,尤其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這些掌握著天主教會未來的地方。

負責調查神職人員性侵案的梵諦岡大主教史古納(Charles Scicluna)說:「考慮到所有的情況,最重要的還是改變心態。」

大船想掉頭  需要更多時間和心力

負責保護教會孩童安全的碩爾納(Hans Zollner)神父表示,教會已經掌握到性虐醜聞中「系統性的根源」,這已經算是一大進步。不過,他坦言想要「讓一艘大船掉頭」需要投入更多心力和時間。

post title

在「防兒童性侵高峰會」上,一名受害者站在各國主教前述說自己的遭遇,希望可以讓教廷採取更強硬的手段,避免再有下一個受害者。

美聯社/達志影像

重要的轉捩點

無論如何,「防兒童性侵高峰會」對教廷來說仍然是個重要的轉捩點。

上百人聽到受害者證詞

在高峰會上,齊聚一堂的各國主教聽到了受害者傷痕累累的證詞,包含神父是如何性侵他們,以及教廷是如何對他們的遭遇漠不關心。

遭神父性侵  被迫墮胎三次

其中,一名來自非洲的受害者表示,她在 15歲時遭到了一名神父性侵,並且被迫墮胎三次,每次只要她不願和神父發生性行為,她就會被暴打一頓。另一名來自亞洲的受害者表示,他被神父性虐待超過了 100次。席間,一名來自奈及利亞的修女批評教會虛偽的沉默和不透明。

教廷最可怕的敵人

受教廷邀請前來報導高峰會的墨西哥記者阿拉扎奇(Valentina Alazraki)對教廷喊話道:「如果你不打算採取更強硬的方式和小孩、母親、家庭、公民社會站在一起,你害怕我們(記者)是對的。」阿拉扎奇繼續說,如果教廷持續否認自己的所作所為,記者們「會成為你們最可怕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