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之肺快不能呼吸 亞馬遜森林草原化危機

by:泥仔
6787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唐雅陵 (中央社駐聖保羅記者) 

自1980年代以來,乾旱加劇、氣溫升高和大氣中二氧化碳含量高等環境變化的衝擊,慢慢影響一些樹種的生長和死亡,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亞馬遜地區最終將成為一片嚴重退化的大草原。

post title

2017年6月在阿瑪娜持續發展保留區(Amanã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Reserve),一隻母美洲豹被攝影師捕捉了下來。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8年11月,一個由100多名科學家組成的小組在《全球變化生物學》(Global Change Biology)期刊發表評估全球暖化對亞馬遜雨林樹種影響的研究報告顯示,過去30年裡,這些樹種雖在努力適應新的溫度,但仍趕不上全球暖化速度。

這項研究由英國里茲大學科學家帶頭評估「亞馬遜森林清單網」(RAINFOR)的記錄,單獨追蹤每棵樹的發展情況。分析報告顯示,自1980年代以來,乾旱加劇、氣溫升高和大氣中二氧化碳含量高等環境變化的衝擊,慢慢影響一些樹種的生長和死亡。

根據研究人員的報告,較適應潮濕氣候的樹木正在更頻繁地死亡,而那些較習慣乾燥氣候的樹木卻無法迅速地取代它們。

里茲大學地理學院研究員莫爾伯特(Adriane Esquivel Muelbert)指出,與氣候變化的速度相比,生態系統反應更加遲緩,「資料顯示,過去幾十年襲擊亞馬遜河流域的乾旱對森林組成造成嚴重後果,而最脆弱的樹棲物種死亡率較高」。

post title

透過研究基地的窗戶,我們得以一窺亞馬遜森林一角。

路透社/達志影像

愛丁堡大學研究員戴克斯特(Kyle Dexter)也表示,氣候變化對森林社區的衝擊,為熱帶森林的生物多樣性產生重要影響,「最容易遭受乾旱威脅生存的物種面臨雙重危險,因為它們多生長在亞馬遜的心臟地區,如果亞馬遜河流域乾旱的過程繼續,將使得它們更容易滅絕」。

戴克斯特強調,為發展農牧業而砍伐森林會加劇亞馬遜地區的乾旱及全球氣候變化造成的影響,已是不爭的事實,這項研究顯示有必要採取嚴格的措施來保護仍然完好的森林部分。

雖然如此,巴西新任右翼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政府計畫在亞馬遜建造一系列新的大型水力發電廠和水路、鐵路、港口及公路網,以克服阻礙大宗期貨和其他商品出口的後勤障礙。

但科學家擔心,一旦擴大開發計畫,可能會引發新一輪的森林砍伐,造成災難性的影響。

巴西國家太空研究所氣候學家諾布雷(Carlos Nobre)指出,亞馬遜樹種的死亡和巴西南部、東南部旱季延長,導致龐大的亞馬遜雨林面臨「草原化」危機。過去30年裡,旱季平均每10年延長六天,而最持久的超過了半個月;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亞馬遜地區最終將成為一片嚴重退化的大草原。

post title

學者擔心,亞馬遜地區森林砍伐速度的增加,可能導致南美和北美的氣候變化。

路透社/達志影像

諾布雷在1990年代最先提出「草原化」的假設時,已預見到這些影響,而那時亞馬遜的毀林率為8%、9%,如今已達20%。

巴西北部亞馬遜的聖塔倫地區(Santarém)和東北部塞拉多(Cerrado)某些地區的降雨量一樣,每年平均都是1,800毫米,但為什麼一個地方有森林,而另一個地方卻是草原?

諾布雷說明,聖塔倫地區全年降雨分布良好,旱季非常短,且旱季的降雨量也達80、100毫米;而東北部塞拉多的降雨則非常集中在雨季,之後三、四個月滴雨不下,這就是最大的區別。

根據諾布雷和其他科學家的計算,如果亞馬遜溫度上升超過攝氏4度(目前已達攝氏1.5度),而毀林率超過20%,「草原化」將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類似里茲大學的生態研究指出一些樹種的死亡率有所上升,顯示亞馬遜真的已經非常接近森林覆蓋面積縮小、草原退化的生態危機臨界點。

此外,亞馬遜地區森林砍伐速度的大幅加快可能導致南美和北美的氣候變化。科學家預測,美洲許多地區的降水量將減少,包括南美洲東南部和密西西比河流域。這兩個地區是玉米和大豆等農產品的全球重要供應商,一旦農業生產減少,全世界都將受到影響。

諾布雷指出,「草原化」主要是由森林砍伐、火災和全球暖化引起的,「就算巴西政府放棄擴大開發亞馬遜計畫,通過實現森林零砍伐的政策、徹底終結森林火災,全球暖化仍超出巴西的控制範圍;即使巴西將碳排放量減少到零,仍然得靠世界其他國家也這樣做,才可能減緩地球溫度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