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暴力、性侵 前新疆再教育營教師:發誓向全世界揭穿真相

by:波波
40558

一名由中國新疆潛逃到哈薩克尋求庇護的前新疆再教育營教師告訴CNN,她無法認同中國政府在再教育營對維吾爾族和穆斯林族群的所作所為,因此她發誓要離開機構、向全世界揭穿再教育營的真相。

post title

中國新疆的漢化政策和再教育營近年在國際社會中引起譴責聲浪和反人權指控,維吾爾族人和穆斯林在中國境內受到的待遇令外界十分憂心。

路透社/達志影像

揭發新疆再教育營真相

擁擠的牢房中積臭已久的便桶、禁食和睡眠剝奪等行為懲罰、強迫注射不明藥物……曾任中國新疆再教育營教師的哈薩克女子薩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說:「我知道這些人是完全無辜的,他們什麼都沒做。我沒有辦法幫助他們逃離折磨,我只能在心裡發誓,總有一天我會公開揭發再教育營中的實際情況。」

從新疆潛逃到哈薩克尋求庇護

去年,薩吾提拜從中國新疆潛逃到哈薩克,被捕後一度面臨遣返中國的危機,幸好她向法庭尋求政治庇護而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已確定短時間內不會被遣返的她,上周接受CNN的專訪,揭穿她在再教育營目睹的不人道折磨和洗腦行為。

2018年11月,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族人組織遊行,抗議中國政府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居民的壓迫和再教育營的不人道政策。

美聯社/達志影像

抗議布條和看板上印著他們被中國政府囚禁的維吾爾族親友照片,群眾則揮舞著新疆前身「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的國旗。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一名參與抗議的兒童帶著印有東突厥斯坦共和國國旗圖案的面具,面具口部被印著中國五星旗的手貼住。

美聯社/達志影像

維吾爾族長期受中國壓迫

長久以來,中國政府和新疆一直處在衝突、緊張的政治拉扯中。在中國 14億人口中,約有 2,500萬人居住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其中有 1,000多萬名維吾爾族人(Uyghur)以及哈薩克族、回族等少數民族居民,文化以伊斯蘭教和維吾爾語為主,但他們的文化自由長期受到打壓

已有百萬名族人被囚禁

根據美國國務院的紀錄,從 2017年4月起,中國政府已經無限期將超過 80萬名維吾爾族人、哈薩克人與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族人囚禁在新疆「再教育營」中。部分維吾爾族人聲稱他們在再教育營中受到共產黨政治洗腦、政府全面壓迫維吾爾族傳統文化的傳承和活動,並指控政府透過再教育營虐待無辜的維吾爾族人。

中國堅稱為職業訓練所

當國際社會指控這項舉動與種族滅絕無異,中國政府堅持聲稱這些機構是以去除極端主義為目的的自願性職業訓練所。今年 1月,中國政府為國外官員和外媒舉辦再教育營參訪行程,強調再教育營的課程是為了幫助維吾爾族人和穆斯林族群更簡單地融入中國社會。

國際社會譴責強制漢化措施

不過,層出不窮的前拘留者指控和親友被政府失蹤的案例,仍讓包含美國在內的國家大力譴責如「集中營」般強制漢化(Sinicization)的政策。許多前拘留者也向《路透社》表示,他們在集中營內的許多牢友都受不了每天高度洗腦和壓迫的生活,而走向自殺一途。

一名現居土耳其的維吾爾族母親拿著她四位小孩的合照。2017年2月,她獨自前往土耳其探視生病的親人,當時聽聞中國開始收回維吾爾族護照、囚禁從海外回國的維吾爾族人,她便決定為了安全留在土耳其。在那之後,她再也沒見過她的小孩。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一名現居土耳其的維吾爾族母親拿著她四位小孩的合照。2017年2月,她獨自前往土耳其探視生病的親人,當時聽聞中國開始收回維吾爾族護照、囚禁從海外回國的維吾爾族人,她便決定為了安全留在土耳其。在那之後,她再也沒見過她的小孩。

美聯社/達志影像

前集中營教師親眼目睹的真相

在眾多揭穿新疆集中營內部情況的指控中,只有非常少數是來自集中營工作人員的敘述,前集中營教師薩吾提拜是其中一個。「中國用謊言騙了整個國際社會。他們說這些不是集中營、不是監獄,他們只是在教導穆斯林必要的職業技能。」她告訴CNN:「這跟我親眼目睹的狀況完全不一樣。」

被政府調職去集中營教中文

身為哈薩克族人的薩吾提拜在新疆出生長大。2016年,她的丈夫和兩名孩子從新疆搬去哈薩克生活,但薩吾提拜因為民族和共產黨員的身分,受到政府的旅行限制。原本在幼稚園教書的她,某天被政府官員命令調職到其中一個集中營教中文,對擁有哈薩克語和中文雙語能力的薩吾提拜而言,教中文是個非常理想的工作。

「感謝共產黨恩情」

然而,在她抵達集中營後,她很快地發現她的任務不只是教中文。「他們告訴我,政府正在實施一項漢化政策,還說要『把最好的變成漢人,把最壞的摧毀到底』。」薩吾提拜說:「不僅如此,他們還命令我告訴拘留者們:『你們之所以活著,都必須感謝共產黨的恩情。』教導他們以『中國人』的身份對共產黨忠誠。」

與過去的指控說詞相符

這些指控與過去眾多前拘留者的說詞相符。CNN曾經訪問的前拘留者薩瑪爾坎(Kairat Samarhan)表示,他被迫罰站數個小時,也被要求向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照片高聲複誦「習近平萬歲」等口號。

為了控制當地情勢,中國政府在新疆佈署大批軍隊、警力和維安人員,新疆的各個城鎮街道上也插滿中國國旗、貼滿各式中文標語。

美聯社/達志影像

為了控制當地情勢,中國政府在新疆佈署大批軍隊、警力和維安人員,新疆的各個城鎮街道上也插滿中國國旗、貼滿各式中文標語。

美聯社/達志影像

為了控制當地情勢,中國政府在新疆佈署大批軍隊、警力和維安人員,新疆的各個城鎮街道上也插滿中國國旗、貼滿各式中文標語。

美聯社/達志影像

學習落後就禁食

薩吾提拜進一步指稱,如果拘留者無法達成每天的「學習進度」,例如在中文課程落後,或是無法記住中國傳統節慶的中文名詞,就會被懲罰。「無法跟上學習進度的人會被強制禁食和剝奪睡眠。」薩吾提拜說:「但他們的食物條件糟透了。三餐都是一勺稀飯跟一塊麵包。」

反抗者被注射不明藥物

至於那些「無法被教化」或反抗中國思想的人,則會面臨極為苛刻的對待。薩吾提拜在集中營中擔任醫護室職員的朋友告訴她,他們會向拘留者注射和投餵藥物。薩吾提拜也說,有時拘留者會被帶離他們的牢房,然後雙眼迷茫、安靜順服地被帶回來。

2018年8月,兩名《路透社》記者在拍攝新疆最大再教育營的外觀照片後,被新疆達坂城區警方無理由拘留了四個小時才獲釋。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8年8月,兩名《路透社》記者在拍攝新疆最大再教育營的外觀照片後,被新疆達坂城區警方無理由拘留了四個小時才獲釋。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8年8月,兩名《路透社》記者在拍攝新疆最大再教育營的外觀照片後,被新疆達坂城區警方無理由拘留了四個小時才獲釋。

路透社/達志影像

用水桶當馬桶的惡劣環境

除此之外,集中營的生活環境惡劣到令人難以想像。根據薩吾提拜的描述,拘留者睡在過於擁擠又毫無衛生清潔的牢房中,床和便桶就放置在同一個空間裡,拘留者無權向警衛要求在更有隱私的空間上廁所。「一個有蓋子的水桶就是他們的馬桶。水桶滿了就滿了。」

針對年輕女性的性暴力跡象明顯

同時,薩吾提拜也懷疑集中營中有性暴力和性侵案件的存在。「警衛會把某些女性拘留者帶離牢房,一陣子後再把她們帶回來,有時候在半夜發生。她們被帶回來後感覺都變了一個人,只要是正常人都看得出來她們慘遭虐待。」她指出,大部分被帶走的女性都是大約 20幾歲的未婚女性。

2019年1月,《路透社》記者在中國政府的邀請下前往新疆喀什市的「再教育中心」參訪,記錄了與前拘留者和維吾爾族人的敘述非常不同的情景。薩吾提拜指稱,中國向國際社會撒謊,而且會極力去除像她這樣目睹真相的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9年1月,《路透社》記者在中國政府的邀請下前往新疆喀什市的「再教育中心」參訪,記錄了與前拘留者和維吾爾族人的敘述非常不同的情景。薩吾提拜指稱,中國向國際社會撒謊,而且會極力去除像她這樣目睹真相的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去年面臨遣返中國危機

去年薩吾提拜逃離新疆、用偽造文件入境哈薩克後,於 5月被哈薩克政府以非法入境罪刑逮捕。即便非法入境在哈薩克並不是非常嚴重的罪刑,但因為她擁有中國國籍,薩吾提拜一度面臨了被遣返回中國的危機。

深怕一被遣返就被中國處死

薩吾提拜和她的律師極力向哈薩克政府爭取庇護,表示若薩吾提拜被遣返回中國,一定會面臨死刑威脅。「我是親眼目睹集中營真相的的人,中國會無所不用其極地把我抓回去處死。」中國政府則堅決否認薩吾提拜對集中營的說詞,並指稱她仍積欠中國政府龐大的債務。

極力向哈薩克申請庇護

目前,哈薩克的法官阻止了薩吾提拜的引渡程序,判她六個月暫緩監禁,讓她短時間內不會被遣返回中國。即便薩吾提拜的庇護申請已被哈薩克法庭駁回數次,她與她的律師正在極力上訴到最高法院。為自己爭取法律權益的同時,她也十分擔心她與家人的生命安全。

「中國只會放過已經死去的人。」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