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剛果伊波拉疫情擴散 烏干達發現首例

by:泥仔
5488

在全球化的現在,要如何杜絕傳染病擴散到其他國家,是各國政府密切關注的事情,今天,鏡頭的焦點就來到伊波拉疫情遲遲無法控制住的民主剛果一帶......

post title

今年 5月,在民主剛果的伊波拉治療中心裡,醫護人員正在裡頭忙碌著。

路透社/達志影像

疫情爆發後  烏干達首案

2018年8月,伊波拉病毒在民主剛果(編註)東部捲土重來,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有超過 2,000起案例、至少 1,400人死亡,難以控制的疫情讓它迅速成為歷史上第二致命的伊波拉疫情,也讓鄰國時時保持最高警戒——但在昨日(11),烏干達確認有一名 5歲男童感染伊波拉病毒,是自從民主剛果爆發伊波拉疫情後,烏干達的首起案例。

編註:位於非洲中部的民主剛果(RD Congo),其全名為剛果民主共和國(République démocratique du Congo)。與位於西非的剛果共和國(République du Congo)為不同國家。

post title

今年 5月在民主剛果,一名心理治療師隔著一段距離,和伊波拉病毒的潛在感染者溝通。

路透社/達志影像

拜訪完親戚後  就病了

這名男童是在和家人去拜訪住在民主剛國的親戚後,因為出現吐血等症狀並被送往當地醫院,由於醫護人員研判這名男童可能感染了伊波拉病毒,因此將他緊急送往布韋拉伊波拉治療小組(Bwera Ebola Treatment Unit)、再由烏干達病毒機構(Uganda Virus Institute, UVRI)確診。

有接觸過的  通通要管控

在烏干達衛生局和世界衛生組織發表的聯合聲明中表示,他們現在已經設立緊急應變小組採取一系列行動,包括觀察那些和男童一起去民主剛果拜訪親戚的潛在感染者、追蹤並幫那些曾經和患者接觸過的人施打疫苗。

聲明中也提到,該名男童已經受到妥善照護,但想跟他接觸的人都會在受到監管的情況下進行。

post title

爆發疫情的民主剛果幾乎位於非洲正中間,因此與其交界的鄰國無不嚴整以待。

地球圖輯隊

從準備到應變  烏干達不生疏

回顧烏干達的過去,他們曾在 2012年爆發伊波拉疫情,造成 2,000多人染病、超過 200人死亡。現在,有鑑於民主剛果的疫情,烏干達已經有 165所醫療機構共 4,700名醫護人員施打了伊波拉的試驗性疫苗。烏干達衛生局局長阿先格(Jane Ruth Aceng)則在twitter上寫到:「自從伊波拉疫情在民主剛果爆發後,烏干達就一直處在準備模式。」

「現在,我們將切換到應變模式。為了有效防堵伊波拉疫情,請和我們的健康、移民、國防單位一同合作。」

不意外,但也不樂見

對於現在的疫情發展,約翰·霍普金斯中心健康安全部的資深學者諾茲(Jennifer Nuzzo)認為這其實不令人意外,卻也不是人們樂見的結果——畢竟這意味著伊波拉病毒已經跨過民主剛果的邊境,開始威脅到其他國家了。諾茲說:「雖然烏干達已經熟稔於控制伊波拉疫情,但對許多國家來說,一旦他們的國民因為地理因素被感染,那(控制疫情)將會是個更加困難的工作。」

post title

在民主剛果的治療中心裡,一名醫療人員忙著更新病患資訊。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小補充:伊波拉是什麼?

根據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的資料,感染伊波拉病毒的致死率平均為 50%,其症狀包含發燒、嘔吐、腹瀉、肌肉痛及出血現象等,潛伏期則為 2-21天。一般人可能透過體液、接觸帶源者物品、直接接觸患者而感染。因此隔離治療是阻止傳染的一大關鍵。

在伊波拉防治上,現在還沒有特定核准的有效疫苗或藥物,因此醫療單位多半是以電解質平衡、補充失血等支持性療法為主。不過在民主剛果,已經有 11萬人施打了伊波拉試驗性疫苗且狀況良好,因此世界衛生組織正在規劃擴大疫苗施打的範圍。

而關於 2018年8月爆發伊波拉疫情的民主剛果,為什麼會遲遲難以把疫情控制下來,可以參考《醫護人員成被攻擊標的 為什麼民主剛果的伊波拉疫情是一大挑戰?》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