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餓遊戲」真人版能回國了 但衣索比亞的內部矛盾還沒有結束

by:泥仔
7388

還記得衣索比亞的奧運銀牌得主利勒沙嗎?他因為在 2016年的賽場上比出特定手勢而不敢返回衣索比亞,一切終於隨著時間經過出現轉機,但是對整個衣索比亞社會來說,這一切只是剛開始。

post title

2016年的里約奧運上,利勒沙在跑向比賽終點與開記者會時,都比出雙手交叉的姿勢。

路透社/達志影像

「現實版飢餓遊戲」

2016年在里約奧運上,來自衣索比亞的跑者利勒沙(Feyisa Lilesa)在抵達終點線比出雙手交叉的手勢,希望全世界能知道自己的族人奧羅莫族(Oromo)受到政府長期鎮壓的狀況,怕遭到政府報復的他後來就持特殊技能簽證待在美國,並在 2017年把家人接了過來。

post title

圖為衣索比亞各州分布,以及首都位置。衣索比亞是以國內的族群分布來劃分各州疆界。其中奧羅米亞州的奧羅莫族為衣索比亞人數最多的民族。阿姆哈拉州的阿姆哈拉族則為第二大民族。

地球圖輯隊

沒有反應在人口數上的權利  引爆示威

利勒沙的故事完全是衣索比亞奧羅米亞州(Oromiyaa)的冰山一角。在奧羅米亞州的奧羅莫族雖然是衣索比亞人數最多的民族,國家政權卻長期由只佔了 6%的提格雷族(Tigray)所有。

因此從 2015年11月開始,奧羅莫族就因為土地開發爭議走上街頭,這場示威隨後釀成不滿自己的民族在政治、經濟、文化被邊緣化的大規模示威,不滿的情緒也很快地延燒到隔壁的阿姆哈拉州(Amhara)、衣索比亞第二大民族阿姆哈拉族身上。

2018年6月23日,剛上任不久的總理阿邁德正在向支持者揮手打招呼,《美聯社》指出,當天的參加人數創下了這個東非國家的集會紀錄。

美聯社/達志影像

2018年7月在美國,數十名流離失所的衣索比亞人齊聚一堂,觀賞著總理阿邁德的演說「打破圍牆、建造橋樑」。當時總理阿邁德邀請海外的大家一起返回故鄉。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8年9月在衣索比亞首都街頭,一名男子駕馬進行著特技表演。這天,有數以萬計的人們一同走上街頭,慶祝奧羅莫解放陣線(Oromo Liberation Front, OLF)的領導人即將回歸。奧羅莫解放陣線一度被列在恐怖組織名單上,但情況隨著總理阿邁德上任改變。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將近3年後  改變的衣索比亞

隨著示威持續了將近 3年,2018年2月,衣索比亞總理德薩連(Hailemariam Desalegn)宣布請辭,長期掌握衣索比亞執政權的政治集團「衣索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EPRDF)則選了奧羅莫族的阿邁德(Abiy Ahmed)擔任總理。

內政外政  大刀闊斧

自從阿邁德在同年 4月宣誓就任後,就大刀闊斧地進行一系列改革,在內政上,他取消國家緊急狀態、釋放數千名政治犯、允許政治異議人士回家、解除數百個網站和電視頻道的禁令,也逮捕了數十名違反人道罪的軍官或情報官員。在外交上,阿邁德代表衣索比亞,和與其接壤的厄利垂亞握手言和,宣布結束長達 20年的邊界戰,希望能讓兩國長年的敵對關係正常化

一切也替 2016年的奧運銀牌得主、自主流亡美國的利勒沙帶來轉機。

今年 4月10日,衣索比亞政府正式將利勒沙遲來的獎項頒給了他。

打開枷鎖  要「英雄」放心

2018年8月,衣索比亞政府公開稱利勒沙是「衣索比亞的英雄」,也要他別對回國一事有所顧忌——因此在同年 10月,利勒沙終於再次踏上故鄉的領土,今年 4月,他更是收到自己遲來 3年的奧運獎金(1.7萬美元)。當時在總理府內,他和總理阿邁德一同比出「打開交叉雙手」的動作,象徵在他們手上的枷鎖已經被摘下。

很高興一切有了結果

獲獎的利勒沙在受訪時坦言,自己還在調適回到家鄉後的生活,所以暫時沒辦法回到賽場上,不過曾說出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可以活著回到祖國的他,在當下坦承自己真的很開心,他說:「我開心不是因為獎金,而是因為我見證了自己的奮鬥在國家有了成果。」利勒沙在過去的訪談中,也說自己很欣慰看到人們所蒙受的壓迫並不是徒勞無功。

然而,利勒沙的故事雖然有了圓滿的收尾,但是對衣索比亞政府來說,因為大舉改革所要處理的事情遠遠還沒結束。

post title

上周六,在政變發生當下,身穿軍服的總理阿邁德神情嚴肅的發表演說。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政變,州長和參謀總長被殺害

就在上周六(22),衣索比亞阿姆哈拉州發生傳出政變。當時阿姆哈拉州州長安巴丘(Ambachew Mekonnen)、州長幕僚埃賽茲(Ezez Wassie)在辦公室裡遭到擊斃,同一時間,人在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的衣索比亞參謀總長塞阿爾(Se'are Mekonnen)與一名退休官員則遭到身邊的護衛殺害。

失敗的政變  主事者已找到

事發當時,不論是阿姆哈拉州或城市阿迪斯阿貝巴都有交火事件,當天晚上,身穿軍服的總理阿邁德透過電視演說表示政府遭遇政變,但也強調反政府勢力已經受到控制。

在上周日(23)的聲明中,阿邁德稱阿薩敏紐將軍(Asaminew Tsige)需要為這起失敗的政變負責——其實阿薩敏紐在 9年前也因為試圖發起政變被關押,但因為總理阿邁德特赦政治犯的政策獲釋。

時間來到本周一(24),衣索比亞當局表示他們已經擊斃阿薩敏紐。

post title

本月 23號,雖然政府表示政變已經被控制住,但在街道上還是能看到士兵。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是第一次

類似的狀況已經不是第一次,阿邁德先前就在一場活動中遭到手榴彈攻擊,那起事件造成 2人死亡;過去還有數百名軍人遊行到總理府外抗議,但是阿邁德最後用一起做伏地挺身化解了這個危機。

改朝換代後出現的成堆問題

一次又一次的事件反應的是隨著衣索比亞政府正逢轉型期間,不同民族團體無不希望能在政治分配、土地資源等議題上取得更大的影響力。此外,當總理阿邁德大刀闊斧的改革時,也讓一些既得利益的舊勢力感到不滿。

談起總理阿邁德現在面臨的狀況,美國國務院非洲事務助理國務卿納吉(Tibor Nagy)評論道:「現在還有成堆的問題等著他處理。」

post title

這場政變背後,隱含的是衣索比亞許多懸而未決的問題。圖拍攝於 24號衣索比亞首都。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雪上加霜的政變

BBC非洲線記者伊格納(Emmanuel Igunza)則指出,在民族關係已經很緊繃的衣索比亞,參謀總長塞阿爾在政變中被暗殺無疑是雪上加霜,畢竟這名參謀總長一直是總理阿邁德有力的政治盟友,他也一直致力於協調阿姆哈拉州內,一些團體要求更高自治權的聲音。

明年會如期大選嗎?

按照原訂計畫,衣索比亞準備在明年舉辦議會改選,讓 28年來受到政治集團「衣索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把持的衣索比亞,可以迎來一場「公平且公正」的選舉。

不過選委會警告,衣索比亞社會目前並不穩定,因此可能沒辦法讓大選如期舉行,但也有一些反對派勢力堅持選舉一定要如期舉辦。


上線時間:2019/06/25
增修時間:2019/06/25  修正錯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