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人都愛喝酒?WHO調查:現在沒有了

by:泥仔
5290

不少人多半會有「俄國人都超會喝酒」的印象,但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其實不全然是這麼回事。

post title

圖為 1997年4月,一對醉倒的夫婦就這樣把自己塞進後車廂休息。這種畫面在現在的俄國已經看不到了。

歐新社/達志影像

13年  下降顯著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公佈的報告,俄國的飲酒量在 2003年到 2016年之間下降了 43%,一轉俄國總是在全世界飲酒量排名的名列前茅的現象。

從57歲到68歲

報告相信,這一切跟俄國政府在這些年來積極進行酒精管制、推行健康生活的政策息息相關。

WHO也相信,改善飲酒量的政策替俄國人帶來更長的壽命。像俄國人的年均壽命在 2018年創下歷史新高,男性平均可以活到 68歲、女性平均可以活到 78歲,與 1990年代早期、男性的平均壽命為 57歲有明顯差異。

post title

圖為 2007年8月,在從事戶外活動的俄國總統普亭。他在走馬上任後,就打造出自己熱愛運動的正面形象。

路透社/達志影像

蘇聯垮台前  有推行過

其實在 1980年代中期到 1990年,當時的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曾推行過酒精管制,但在蘇聯垮台後,俄國人的飲酒量就一路暴漲到 2000年代初期。

跟普亭一起健康生活

一直到普亭(Vladimir Putin)當上總統後,政府才開始推行酒精控管,當時普亭也打造出自己熱愛運動的正面形象,鼓勵大家一起追求健康生活——這一方面也是普亭在掌權後,刻意凸顯自己跟到處喝醉又常在國際舞台出糗的前任總統葉爾欽(Boris Yeltsin)的差距,並藉此打造出他的「強人」形象。

post title

2006年7月,海關正在檢查每一瓶進口酒,確定它們都有貼上政府核可的標章。

路透社/達志影像

控制供給  拉高售價

具體來說,俄國政府這幾年的政策包括提高酒稅、提高酒精飲料最小單位的單價、禁止小販在晚上 11點以後賣酒、限制酒類廣告等等。

WHO的研究人員菲里拉—伯格斯(Carina Ferreira-Borges)指出,在政府嚴加控管酒精飲料後,私釀酒、走私酒的狀況也有明顯下滑,因此伯格斯相信「為了保護人民的健康,歐洲其他國家也可以考慮類似政策」。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8月在「解酒站」(Vytrezvitel),一名男子在藥癮精神科、警察的監控下進行酒測。「解酒站」來自蘇聯時期,當時警察能任意搜查喝醉的人、並將他們脫衣檢查後拘留在「解酒站」。這類帶有爭議的機構在 2011年已經全數關閉。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全球飲酒量調查  俄國不是前十名

其實根據WHO引用自 2016年的資料、在 2018年發布的調查報告,俄國在全球年飲酒量的排名僅居第 16名,平均每人每年會消耗相當於 11.7公升的純酒精;相較來說,德國則以 13.4公升排名第 4名,第 1名為摩爾多瓦(15.7公升)。而且有將近一半的俄國人滴酒不沾。

政治面、社會面  都有改變

談起俄國這幾年的轉變,BBC駐莫斯科記者蘭斯弗德(Sarah Rainford)指出,俄國這幾年來確實不像以前一樣,可以深夜隨便在路邊攤商找到琳瑯滿目的酒精飲料,就連在路邊喝酒也會被罰錢。

撇開政府政策不談,蘭斯弗德相信,這樣的轉變和中產階級在俄國的擴張有關,畢竟當人們生活無虞後,就會比較注重自己的健康狀況。

post title

2006年11月,警察部門的成員向媒體展示了一瓶抗凍劑,據稱,當時有不肖業者用抗凍劑製造假的伏特加,造成十幾名俄國人中毒死亡。

路透社/達志影像

嚴加控管  有隱憂

不過在政府嚴加控管背後並不是沒有隱憂。這幾年來,時常可以聽到想喝酒卻買不起的人轉而尋求便宜的酒類替代品,甚至會自己偷釀酒,但這可能會喝到有問題的飲料,導致中毒、全盲,甚至死亡。

「今天沒事,下次難說」

儘管如此,這些風險顯然沒有阻止不想跟商店買酒的人。會自己釀酒的阿忒爾(Aleksandr Artejev)在 2016年受訪時就說:「(我自己釀酒的話,)價格比商店裡最便宜的伏特加還要便宜 3-4倍,品質也比較好。」

不過阿忒爾承認市面上確實有些品質糟糕的私釀酒,他說:「你可以用很低廉的價格買到它們,也許你夠幸運的話,你這次喝下去不會有事,但下次就難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