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希望,也是失望:聯合國人道救援專機終於從葉門起飛

by:山謬
11049

WHO花費長達 3年的時間,卻只帶來一架充滿希望和失望的醫療專機,目前仍有超過 3萬人在等待,二月預計只有 30人能離開。現在,當地人最想知道的是,下一班醫療專機還會來嗎?

post title

經過長達 3年與各方協商後,葉門的第一架醫療專機終於在周一(3)離境。

Newscom/達志影像

微弱的希望,終於抵達

周一(3) ,7位葉門急重症病患及家屬搭上世界衛生組織(WHO)準備的醫療專機,離開葉門前往約旦首都安曼。在長達數年的談判後,WHO視這架專機為交戰雙方建立初步信任的信號,有望為日後更多的醫療專機、人道救援甚至和談拉開序幕。

【DQ地球圖輯隊】曾經多次介紹葉門內戰飢荒,這場內戰始於 2014年末反政府胡西組織(Houthi,也稱胡賽組織)推翻葉門總統哈迪(Abd-Rabbu Mansour Hadi)。

隨後,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組成聯軍進攻葉門,試圖重新扶植哈迪總統。內戰至今已 6年,期間沙國更曾全面封鎖葉門,造成人道物資斷絕,引發嚴重飢荒。

WHO隨後在推文中表示,本次離境患者以「患有癌症、腦瘤或是急需器官捐贈的婦女及孩童」為主。

談判有多麼不容易

聯合國駐地人道救援協調員格蘭德(Lise Grande)說:「這是一次重大突破」、「這件事花了兩年的時間密集討論,要求各方就各種形式來協議。」

「這件事展現了人們真的在乎葉門人的遭遇,他們真的在乎。」

對於這次的醫療專機計畫,沙國軍方發言人馬耳基上校(Col Turki al-Malki)則形容這是一種人道救援的體現。此外,一名參與醫療專機談判的人員表示:「這也是沙國在政治上的一次妥協,一名資深沙國官員親自介入讓這件事成真。」

挪威難民協會(Norwegian Refugee Council)秘書長埃格蘭(Jan Egeland)呼籲葉門各方全面開放民間航班起降,幫助更多葉門病患。

病人在等待中離世

醫療專機花費大量時間談判,但病人卻沒有這麼長的時間等待。

受訪當天,17歲的阿瓦布(Awab)帶著鮮花和BBC的記者一起走進沙那的公共墓園。他簡單打掃父親的墳墓,將鮮花放在灰色的墓碑上。

他對BBC記者說:「我父親飽受肝硬化所苦長達 13年。他一直沒辦法獲得足夠的藥物,導致病況不斷惡化。」

過去兩年,他們(WHO人員)不斷承諾他會搭上醫療專機。17歲葉門少年 阿瓦布

對此議題奔走多年的慈善組織挪威難民協會葉門負責人阿卜迪(Mohamed Abdi)表示:「對幾千位在等待中死去的葉門人來說,這架專機來太遲了......還有很多人在苦苦等待他們亟需的醫療救治。」

不只病人,WHO工作人員也需要關心

除了病患在整個過程中飽受煎熬,WHO的工作人員也是。

「當我打電話給病人的家屬,告訴他們二月將陸續有醫療專機抵達葉門。有些人直接掛斷電話,有些人憤怒地告訴我『病人早就已經死了!』」,一名手拿著大疊資料的WHO工作人員在受訪中失落地表示。

post title

一名葉門的醫生走進沙那一家癌症醫院的病房中,為四位病患看診。

路透社/達志影像

當醫生也逐漸放棄希望......

遲遲不來的醫療專機,讓葉門唯一一家癌症醫院也放棄希望。

他們已經放棄編列需要救助的急重症名單,目前這張名單上已經有超過3萬人等待出國救治。

我自己的孩子也因無法到海外就醫而離世。葉門國家腫瘤中心主治醫生 塔瓦布

葉門國家腫瘤中心主治醫生塔瓦布(Abdullah Thawaba)在談到葉門醫護人員的困境時說道:「每年我們都會收到約 700位孩子,許多人因缺乏妥當的醫療而死。」

他坦承就連醫護人員不時也會感到失落,他感嘆:「在葉門當醫生非常、非常困難。我們也會因為沒辦法給眼前的病人適當的治療而感到絕望。」

post title

一名女孩和她的父親一同在沙那國際機場,等待登上由WHO準備的聯合國人道救援醫療專機。

路透社/達志影像

還會有下一班飛機嗎?

按照WHO的計畫,2月4日、5日和7日預計各有一架專機起飛,分別前往約旦安曼和埃及開羅。

雖然醫療專機為葉門帶來了微小的希望,但這點希望實在太微小,許多人害怕它再也沒有機會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