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一杯紅茶陷入昏迷 俄國反對派人士「疑似遭下毒」(08/25更新)

by:山謬
4487

周四上午,俄國知名反政府人士納瓦爾尼疑似因一杯熱紅茶而中毒,在送醫急救後陷入昏迷。治療過程中,醫院一度表示「沒有在納瓦爾尼體內發現毒素」。可是,德國在接手納瓦爾尼的治療工作後,卻指出他「疑似遭人下毒」,兩國明顯相牴觸的說法,更是讓外界大起疑心。


◆ 原文上線時間:2020/08/24,原標:喝了一杯紅茶陷入昏迷 俄國反對派人士疑中毒
◆ 增修時間:2020/08/25 更新治療進度、新增圖片

post title

螢幕前,一名莫斯科的民眾正在觀看納瓦爾尼被推進救護車,準備送往醫院搶救的畫面。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一杯紅茶

周四(20)上午,俄國知名反政府人士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在俄國中南部城市托木斯克(Tomsk)機場匆匆喝完一杯紅茶,隨即登機準備返回首都莫斯科。起飛一個多小時後,納瓦爾尼感到嚴重不適,班機緊急迫降鄂木斯克(Omsk)並將他送往醫院急救,納瓦爾尼也陷入昏迷。

發言人:納瓦爾尼可能被下毒

正當外界還在猜測究竟怎麼一回事的時候,納瓦爾尼的發言人亞爾米許(Kira Yarmysh)發布Twitter:「納瓦爾尼疑似因早上喝下一杯紅茶後中毒,那是他當天早上唯一喝的飲料。目前,納瓦爾尼已經陷入昏迷。」

post title

納瓦爾尼是俄國知名反政府人士,鮮明的反政府立場為他帶來不少牢獄之災以及攻擊事件。

歐新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納瓦爾尼(紅衣)曾數度遭逮捕,但每次刑期都不長,可能是當局不敢對他下狠手,擔心反而會提升他的國內形象所致。

歐新社/達志影像

俄國最知名的反政府人士

現年 44歲的納瓦爾尼是俄國知名反政府人士,長年揭發俄國官僚,特別是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黨羽洗錢、貪汙弊案,多次公開譴責普亭是「一眾騙子及小偷」的領導人。在今年 7月俄國的修憲公投中,納瓦爾尼也發動街頭抗爭,並呼籲支持者抵制公投不要出門投票。

歷年來多次遇險

鮮明的立場讓納瓦爾尼曾多次遇險,2017年他被人當街以不明液體潑臉,導致視力受損;2019年入獄時,納瓦爾尼曾出現嚴重過敏反應,他本人及私人醫生都懷疑應該是被下毒,因為納瓦爾尼過往從未有過敏病史。

post title

對於納瓦爾尼的近況,醫療團隊始終交代不清,就連毒物檢測報告也一路拖延,遲遲不肯公布。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一場揭露弊案、相挺獨立參選人的旅行

根據支持者的說法,納瓦爾尼在事發前幾天抵達托木斯克,調查政府官員的貪污案,並支持一名將參加下個月地方選舉的獨立參選人。

上機後不久感到嚴重不適

周四早上,他在機場咖啡廳裡喝一杯紅茶,便匆匆上機。起飛後不久,納瓦爾尼感到嚴重不適,飛機只好迫降鄂木斯克,納瓦爾尼也被送往鄂木斯克第一急診醫院(Omsk emergency hospital No.1),並就此陷入昏迷。

到底是不是中毒?

根據醫院的說法,納瓦爾尼的病況「穩定但仍面臨生命威脅」,醫療團隊仍在全力搶救中。但是,納瓦爾尼究竟是不是被下毒、是的話又是哪種毒藥,醫院卻始終交代不清,鄂木斯克第一急診醫院的副主治醫師卡里尼琴科(Anatoly Kalinichenko)表示,中毒只是導致納瓦爾尼病情惡化的原因之一,也有可能是其他疾病導致納瓦爾尼病況惡化,醫療團隊仍在確認當中。

俄媒:烈酒飲用過量

在中毒之外,俄國國營電視台《RT電視台》等媒體也報導了其他猜想,像是納瓦爾尼是因喝太多烈酒同時還搭配服用一些非法物質等,但同樣都沒有證據可以支持這些說法。

post title

納瓦爾尼中毒送醫的消息傳出後,他的妻子尤莉亞(圖中金髮女性)也迅速從莫斯科搭機抵達鄂木斯克第一急診醫院,卻一度不得其門而入。

歐新社/達志影像

當地警察也現身

納瓦爾尼被送入醫院後不久,大批警察隨之抵達急診室,正當醫生準備透露納瓦爾尼進一步消息時,瞥見納瓦爾尼發言人亞爾米許站在同條走廊不遠處,便表示「有些事情涉及機密」,將警察帶至另一個房間中。此外,原本打算告知家屬納瓦爾尼病況的醫生們,不久後卻改口稱毒物檢測報告要延至晚上才會出爐。

亞爾米許忍不住批評:「醫院方面明顯是在拖時間,不願意告訴我們已經得知的資訊。」

妻子、私人醫生要求探訪也被拒

稍晚,納瓦爾尼的妻子尤莉亞(Yulia Navalnaya)和私人醫生瓦希里耶娃(Anastasia Vasilyeva)雙雙從莫斯科趕到醫院來探望納瓦爾尼,兩人卻一度被拒於門外,無法進入病房中探望,就連瓦希里耶娃醫生向醫院要求檢視納瓦爾尼的病歷也被拒絕。一直到當天晚上,尤莉亞才被准許進入病房探望納瓦爾尼。

德國:願意提供醫療服務

周四深夜,德國和平電影基金會立刻準備專門移送昏迷病患的醫療專機飛往俄國,「若是納瓦爾尼的病況許可,周五(21)早上立刻就能讓納瓦爾尼在妻子尤莉亞的陪同下,轉往柏林的醫院接受治療。」基金會表示。

post title

為了讓納爾瓦尼能順利搭機轉診,尤莉亞去信普亭要求他准許轉診。

路透社/達志影像

醫院:體內沒有發現毒藥痕跡

周五,副主治醫師卡里尼琴科再度出面,表示院方「沒有在納瓦爾尼體內發現中毒跡象」,認為「患者並未中毒」,並已提供診斷結果給納瓦爾尼的家屬,但未向媒體公布。

俄塔社:俄、德醫生同意不需立即轉診

同一時間,來自德國的醫療專機經過徹夜飛行後也抵達俄國,俄國媒體《俄塔社》引述醫院方面的說法,俄國、德國雙方醫師在共同討論納瓦爾尼的病況後,皆同意納瓦爾尼還不需緊急轉診。

讓我們離開俄國!

但醫院方面的說法,在納瓦爾尼妻子尤莉亞眼中毫無可信度,因此她始終堅持讓納瓦爾尼轉診,甚至去信普亭要求他允許轉診。

在多方奔波後,納瓦爾尼成功於台灣時間周六(22)上午 10點搭機,前往德國夏里特醫院(Charité hospital)接受治療。

納瓦爾尼疑似中毒的消息傳出後,他的支持者紛紛走上街頭表達支持。在鄂木斯克醫院外,一名支持者手持一塊寫著被謀殺的反政府人士標語,支持納瓦爾尼。標語上寫著:「斯塔諾維托娃(Galina Starovoytova)、波利特科夫斯卡雅(Anna Politkovskaya)、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納瓦爾尼,我們知道誰是兇手。」的標語。(右滑看更多)

路透社/達志影像

納瓦爾尼疑似中毒的消息傳出後,他的支持者紛紛走上街頭表達支持。在聖彼得堡,一名女性在手上寫著:「克里姆林宮有毒」的標語,走上街頭。(右滑看更多)

路透社/達志影像

納瓦爾尼疑似中毒的消息傳出後,他的支持者紛紛走上街頭表達支持。在聖彼得堡,一名支持者帶上一張寫著:「納瓦爾尼,加油!」(Lyosha,live!)的標語走上街頭。(Lyosha是納瓦爾尼的姓名簡稱)

路透社/達志影像

各國元首高度關注

事發後,以英美為首的各國高層紛紛表示關切,其中又以德法兩國動作最為積極。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表示:「如果納瓦爾尼方面向德國求援,德國願意提供他所需的醫療協助,前提是必須由納瓦爾尼方面提出請求。」法國也表示已經準備好提供納瓦爾尼所需的醫療協助,乃至政治庇護。

俄國:祝你早日康復

至於俄國官方則沒有多做評論。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 (Dmitry Peskov)表示,俄國方面在必要時願意協助納瓦爾尼至海外就醫,並祝福他「早日康復」。

post title

周六,納瓦爾尼抵達德國後,醫護人員趕忙將他推入夏里特醫院中,接受更進一步的治療。

歐新社/達志影像

德國:納瓦爾尼疑似有中毒跡象

到了周一(24),納瓦爾尼是否中毒一案又再度出現翻轉。收治納瓦爾尼的夏里特醫院表示:「臨床證據顯示,納瓦爾尼被投以某種膽鹼脂酶抑制劑(cholinesterase inhibitors)」,目前「病況嚴重,但沒有生命威脅」,院方暫時讓納瓦爾尼服用治療神經毒劑的藥物阿托品(Atropine)作為解毒劑。

「膽鹼脂酶抑制劑」是什麼?

膽鹼脂酶抑制劑是一大類藥物的統稱,通常被用於治療阿茲海默症等疾病,但也可以用做神經毒或是殺蟲劑使用。

根據英國里茲大學環境毒理學教授海伊(Alastair Hay)的說法,這類藥物會影響腦部乙醯膽鹼酯酶(acetylcholinesterase)運作,這種酶最主要的功能是控管神經傳往肌肉的訊息。因此,一旦乙醯膽鹼酯酶被藥物抑制,全身上下的肌肉將喪失收縮或是伸展的能力,導致痙攣。當負責呼吸的肌肉也受波及,病患有時會因此陷入昏迷。

與俄國醫生說法牴觸

這項消息一出,立刻讓外界一片譁然,因為在納瓦爾尼離開俄國前夕,俄國醫生曾表示並未在納瓦爾尼體內驗出有膽鹼脂酶抑制劑的跡象。

下毒證據、藥物種類,全數待調查

然而,夏里特醫院並沒有明確指出納瓦爾尼「確實遭人下毒」,具體的毒藥種類目前也還在調查當中。而在警方抽絲剝繭之際,各界對俄國在納瓦爾尼疑似中毒案中扮演的角色,又多了幾分猜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