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死者出櫃、要牧師閉嘴 「棺材告白者」替亡者說出心裡話

by:徽徽
18924

今年 52歲、家住澳洲的埃德加專門替死者工作,負責代替死者在喪禮上講出來不及說的話......

post title

什麼是「棺材告白者」?又要怎麼樣才算是一名稱職的「棺材告白者」呢?

Photo: Sharon McCutcheon

棺材告白者  把聲音借給死者

今年 52歲、家住澳洲的埃德加(Bill Edgar)是一名「棺材告白者」(Coffin Confessor),他的工作就是在死者往生後到他們的喪禮上說出死者的內心話,有的是對在場人士的指控,有的則是對現場親友的感謝。

他們想要發聲,我就把我的聲音借給他們。澳洲棺材告白者  埃德加

至於,為什麼埃德加會成為「棺材告白者」?他在工作期間又碰到了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呢?

圖為「棺材告白者」埃德加,他把自己的聲音借給了死者,代替死者在喪禮上說出心裡話。

致詞好友與妻子有染

埃德加回憶到,他在擔任企業私家偵探期間認識了一名大限將至的客戶,兩人的友誼讓埃德加決定代替他在喪禮現場發聲,幫他向參加喪禮的現場人士說出來不及說的話,這也是他「棺材告白者」事業誕生的原因。

當時,埃德加衣著整齊地坐在該名客戶的喪禮現場,當該名客戶最好的朋友在宣讀輓詞時,埃德加站了起來,大聲地要該名朋友閉上嘴巴坐下來。

埃德加說:「客戶心知這名宣稱是自己好友的男子企圖與自己的妻子有染。當時我在現場也應客戶要求,點名三名前來哀悼的人士要他們離開現場,否則我會親自送他們出去。」

「我的客戶不希望他們出現在他的喪禮上,就像他說的,這是他的喪禮,他想要用他喜歡的方式離開,而不是按照其他人的方式。」

post title

在充滿重機車友的喪禮現場,埃德加替他的客戶在死後出櫃。

Photo: Alex Iby

代替死者死後出櫃

在另一場喪禮上,埃德加的客戶是一名重機隊的成員,現場都是人高馬大、騎著重機前來的車友。

在這場喪禮上,埃德加按照客戶的遺願,站起身向現場前來哀悼的人士宣布,他的客戶是一名同志,而客戶的愛人就在現場。

「現場有的人不太開心,有的人早就知情。一開始,他們覺得我和客戶有仇,所以故意來破壞他的喪禮,但那些真正了解客戶的人早就知道他是一名同志。」

要牧師閉嘴坐下來

至於根本不想要宗教喪禮,往生後卻被「強迫」用宗教喪禮的方式離開人世的客戶,埃德加也會使命必達地在喪禮上傳達客戶的意思。

埃德加說:「有一次,我到一場教會喪禮上代替客戶要牧師坐下不要再說話,因為我的客戶根本不想要宗教喪禮。」

「雖然牧師感到冒犯,但同時他也了解這一切。」

post title

時至今日,埃德加已經「闖」入超過 22場喪禮,順利傳達死者希望在場人士知道的訊息。

Photo: Richard Burlton

闖入超過22場喪禮

從 2017年開始擔任「棺材告白者」以來,埃德加已經按照客戶的指示「闖」入了超過 22場喪禮,他會西裝筆挺地融入現場親友,他也非常重視自己的這份工作。

雖然有衝突,不過親友想知道死者遺言

埃德加表示,他每一次的服務費用是 1萬澳幣(折台幣約 21萬8,600元),雖然常常要處理衝突跟對峙,但大部分的親友往往會站在埃德加這一邊,因為他們亟欲知道摯愛的死者還想說些什麼。

post title

埃德加除了擔任「棺材告白者」,他也提供「家庭清掃」服務,可以幫客戶處理掉家中怕人看到的情趣用品。

Photo: MichaelGaida

提供家庭清掃服務  幫人處理情趣用品

除了「棺材告白者」服務,埃德加也提供所謂的「家庭清掃」(home sweep)服務,每次的服務費用是 3,000澳幣(折台幣約 4萬3,720元)。

埃德加表示,他的「家庭清掃」服務並不是幫客戶打掃家裡,而是幫已經無法自理、待在醫院大限將至的客戶回到家中,按照客戶的意思整理家中重要物品。

小心不要被兒子發現

埃德加回憶到,第一個使用他「家庭清掃」服務的客戶是一名 88歲的男子,當時他住在安寧病房內回不了家,因此特別請埃德加代替他回家收拾滿屋的情趣用品,不要讓他的兒子發現。

「我到他家時很震撼,他家就像個性愛地窖一樣。」埃德加提到,他最後想辦法把客戶的情趣用品全部處理掉了,還把處理的過程拍下來給客戶確認。

遇到女兒揚言抓人

然而,在埃德加代替客戶「潛」回家中收拾物品的過程中,有時也會受到親友的阻撓,像有名客戶的女兒在埃德加摧毀遺囑的時候,揚言要找警察把埃德加給抓起來。

錄影+簽約自保

當被問到怎麼證明自己真的是依照客戶遺願做事時,埃德加表示他會錄下客戶的告白,並且要客戶簽署契約,「尤其當客戶要我進去他家,把他不希望孩子發現的物品摧毀的時候」。

post title

 

澳洲心理學家英妮絲表示,花錢請「棺材告白者」在喪禮上投下震撼彈,對在世家人的心理狀態來說是很危險的。

Photo: Francesco Corbisiero

亡妻要丈夫好好活下去

無論如何,在埃德加的執業生涯中,他最不能忘記的就是一名住在安寧病房的女子。

這名女子要埃德加在她離世後到她家跟她的丈夫說,她有留下一段尋寶的訊息給他。在埃德加的幫忙下,這名丈夫最後找到了亡妻的遺言,遺言中希望丈夫能好好活下去,她會在天堂替彼此打造一棟房子等他來相聚。

在生前就把事情解決比較好

對於「棺材告白者」的出現,澳洲心理學家英妮絲(Shona Innes)表示,會使用這項服務的客戶到最後一刻仍在逃避。英妮絲說:「這並不健康,我認為在生前就把事情解決比較好。」

英妮絲也提到,花錢請「棺材告白者」在喪禮上投下震撼彈,對傷心的家人來說其實是非常危險的。

英妮絲說:「悲傷本身就已經夠複雜了,但像是這樣的震撼彈只會讓親友悲傷的過程變得更加複雜,『棺材告白者』又要怎麼照顧這些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