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和一座島 瑞典大疫年限定企劃:孤獨電影院

by:山謬
5972

倘若雀屏中選,這位幸運影迷將度過人生中最快樂,或許也是最光怪陸離的一周。

post title

確定入選後,這位影迷就有機會在孤島上花費整整一周的時間,沉浸在主辦單位精心挑選的電影中。

Photo: The Isolated Cinema

既然「隔離」已經成為新日常......

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下,「隔離」成為許多人在 2020年、2021年的新日常,於是,首度改成線上舉辦的瑞典哥特堡電影節(Göteborg Film Festival)索性以「隔離」為主題,應景了推出這樣的企劃:孤獨電影院(The Isolated Cinema)。

一位影迷、一片天空、一片大海和一大堆電影

在這個企劃裡,哥特堡電影節打算挑出一位影迷,免費將他送到一座孤島上 7天,期間不准使用手機、電腦,甚至連閱讀都不可以。意味著除了日常起居和看風景,這位影迷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看電影。

大疫情如何影響小人物與電影的關係?

自從各國陸續實施封鎖後,哥特堡電影節的策展團隊觀察到很多人轉向「電影」來尋求慰藉,看電影的主要方式也從進電影院,轉變成了獨自觀賞電影。

「我們很好奇在『孤獨電影院』裡,人與電影間的關係會如何改變?為此,我們決定把人與電影的關係推到極限:將一位影迷隔絕在海上孤島中整整一周,只讓電影與他為伴。」哥特堡電影節的藝術總監霍爾姆伯格(Jonas Holmberg)說道。

post title

圖中紅標處即為小島Pater Noster的所在位置,也是這次被主辦單位選為「孤獨電影院」的設置地點之一。

地球圖輯隊

這就是哥特堡電影藝術節為「孤獨電影院」拍攝的宣傳片之一。

小島名為「我們的父」

獲選影迷要去的這座孤島名叫「Pater Noster」,即拉丁文「我們的父」之意。多年來,屹立在這座島上的燈塔肩負著指引船隻進入瑞典哥特堡港(Göteborg Harbour)的重責大任;不過這座島周遭因為海象凶險,很多信奉基督教的水手在行經此處時都會朗誦聖經中的著名禱詞《主禱文》(The Lord's prayer),而它的首句即為「我們的父」。

當時島上還住著一位燈塔守護人,直到 1960年代燈塔翻修後才搬離此處——而當年燈塔守護人所住的小屋就是這位幸運影迷這 7天在島上的住所。

入住燈塔人小屋

不過別擔心,這座燈塔人小屋裡頭絕非充滿 1960年代的設備,它早已經過幾次大翻修,原本的客廳也已改裝成電影放映室,哥特堡電影節也會負責提供影迷上島所需的交通、日常起居物品,霍爾姆伯格甚至透露,屆時還會替這位影迷準備一些爆米花。

其實不是一個人

嚴格說起來,這位影迷並非獨自在島上,同行的還會有一名工作人員,確保發生任何意外的時候可以在第一時間提供援助。但霍爾姆伯格保證,如果一切依計畫進行,兩人根本不會碰到面。

霍爾姆伯格說道:「這位影迷在島上的生活百分之百安全,他會有一張舒服的床和美味的食物,這並不是場生存大挑戰。」

post title

如果對孤島實在興趣缺缺,影迷也可以考慮到斯堪地那維亞體育館去看電影。

Photo: The Isolated Cinema
post title

或者選一個聽起來最正常的看電影場所:電影院。

Photo: The Isolated Cinema

開放全球影迷報名

好消息是,哥特堡電影節並沒有限制影迷的國籍,全球影迷都可以前來毛遂自薦。當然,各國政府的防疫政策是主辦單位在決定人選時的一大考量,畢竟他們得先確定這位影迷有辦法抵達瑞典。

誰最有可能入選?

除此之外,霍爾姆伯格表示,這位影迷還必須是個性格穩重、或至少能自在獨處 7天的人。最後,他還得是個樂於溝通,且善於表達自己感受的人。因為在島上期間,主辦單位對這位影迷的唯一要求就是每天得錄製一部短片,與全世界分享這個獨特的環境如何影響他與電影之間的關係。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倘若對你而言,「孤島」這個地點實在太可怕,其實「孤獨電影院」還有其他幾個地點,像是同樣位於哥特堡的斯堪地那維亞體育館(Scandinavium arena)、德拉肯電影院(Draken cinema)可供選擇。

最後一個好消息,報名時間一直持續到 1月17日為止,如果最終獲選,就能在 1月30日至 2月6日期間,享受人生最奇特的一段觀影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