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毒梟「矮子」之妻落網 前選美皇后的不歸路

by:徽徽
11582

在墨西哥毒梟之王「矮子」古茲曼入獄服刑後,她的妻子柯蘿娜在本周被以涉嫌販毒、協助古茲曼逃獄給逮捕,讓向來高調出現在鎂光燈前的她再次受到全球關注。

post title

2019年2月,「矮子」古茲曼的妻子柯蘿娜(黃色西裝外套者)來到紐約聯邦法院旁聽古茲曼受審。

歐新社/達志影像

墨西哥毒梟之王妻子遭逮

周一(22),墨西哥毒梟之王、人稱「矮子」(El Chapo)古茲曼(Joaquin Guzman)的妻子柯蘿娜(Emma Coronel Aispuro)在美國維吉尼亞州的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被捕,罪名是幫助在獄中的丈夫經營跨國販毒集團,以及協助古茲曼在 2015年逃獄。

周二(23),負責審理柯蘿娜一案的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地區法院舉辦了聽證會,柯蘿娜用視訊的方式出庭。最後,法官梅里偉瑟(Robin M. Meriweather)裁定繼續拘留柯蘿娜,不給她保釋的機會,下次開庭的日期則尚未確定。

小補充:誰是古茲曼?

今年 63歲的古茲曼人稱「矮子」,他是墨西哥近代最惡名昭彰的毒梟,負責帶領「錫那羅亞販毒集團」(Cártel de Sinaloa)。除了販毒以外,該集團犯行多如牛毛,賄賂、殺人、洗錢、綁架、施虐等無惡不作。過去 25年來,古茲曼帶領該集團賺進超過 140億美元(折台幣約 3,937億元),他也曾名列《富比世》全球富人榜。

post title

2014年2月,墨西哥毒梟之王「矮子」古茲曼在錫那羅亞州的馬薩特蘭(Mazatlan)沿海渡假村遭逮,圖為墨西哥警方押著他搭乘直升機的樣子。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透過法庭畫家的素描,可以看到周二參與視訊聽證會的柯蘿娜、法官梅里偉瑟(右上角)和柯蘿娜的辯護律師李奇曼(Jeffrey Lichtman,左上角)。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進口冰毒、海洛因到美國

根據美國司法部公布的資料,今年 31歲、擁有美墨雙重國籍的柯蘿娜一直以來都在協助古茲曼帶領的「錫那羅亞販毒集團」運毒進美國,就算古茲曼目前人在牢內,該集團照樣能將古柯鹼、冰毒、海洛因跟大麻進口至美國。

協助丈夫鑽地道逃獄

再來,美國司法部表示,它們手上掌握了柯蘿娜協助古茲曼在 2015年7月逃獄的證據。當時,古茲曼被關在墨西哥戒備最森嚴的阿爾蒂普拉諾高原監獄(Altiplano prison),但他在某天晚上進入淋浴區洗澡後就再也不見人影,最後被發現他透過淋浴區地板下總長超過 1.5公里的地道逃獄。

雖然古茲曼在 2016年再次被捕,並且在 2017年1月被司法引渡至美國受審,他的這起地道脫逃術至今仍令人印象深刻,而這背後多虧了柯蘿娜的協助。

判處無期徒刑 關入重刑監獄

2019年7月,古茲曼被紐約聯邦法院以販毒、洗錢、非法持有槍械等 10項罪名判處無期徒刑,並且被送往科羅拉多州佛羅倫斯市專門關押重刑犯的聯邦監獄中服刑。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7月關押「矮子」古茲曼的牢房,可以看到淋浴區(左方)出現了一條地道。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2017年1月,「矮子」古茲曼被從墨西哥引渡到美國受審,圖為他抵達紐約長島麥克阿瑟機場的模樣。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參與販毒事業深

為了這次的柯蘿娜逮捕行動,美國聯邦調查局官員已經準備了至少兩年。通常,毒梟的枕邊人很少成為執法人員的目標,他們大部分都會以不清楚另一半在做什麼為由躲避調查,但柯蘿娜從小就耳濡目染,參與古茲曼的販毒事業非常深。

生於販毒集團之家

出生於美國南加州的柯蘿娜,小時候就跟著家人回到墨西哥錫那羅亞州的第一大城古拉坎市(Culiacán City)生活,這裡正是古茲曼販毒集團的大本營。柯蘿娜的父親──伊內斯(Inés Coronel Barreras)是古茲曼的左右手,他在 2013年因販毒和持有槍枝被關入大牢;柯蘿娜的叔叔──伊格納西奧(Ignacio Coronel Villarreal)則是古茲曼販毒集團的合夥人之一。

從選美皇后到毒梟之妻

在柯蘿娜 17歲參加選美比賽的時候,她被介紹給了古茲曼,兩人在 2007年共結連理,並且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女兒。

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柯蘿娜總是不斷替古茲曼澄清,形容他是一個謙虛且不暴力的人,罔顧古茲曼帶領的錫那羅亞販毒集團在過去 15年中,造成超過 30萬名墨西哥人死亡。

post title

2019年古茲曼出庭受審時,媒體都可以在法院外捕捉到柯蘿娜的身影。

路透社/達志影像

高調旁聽力挺丈夫

而在 2019年古茲曼出庭受審時,柯蘿娜更是戴著大墨鏡、踩著高跟鞋現身支持自己的丈夫,她還會在旁聽席上對著古茲曼大送飛吻。

美國緝毒局國際行動前負責人維吉爾(Mike Vigil)說:「柯蘿娜對美國司法系統非常不了解,她一定覺得自己很安全,不會有任何事發生在她身上。」

覺得沒人敢動她

《衛報》就報導到,柯蘿娜覺得沒有人敢動她,她甚至在 2019年11月跑到邁阿密參加實境秀《販毒集團成員》(Cartel Crew)的錄製,一邊在遊艇上啜飲氣泡酒,一邊抱怨自己遭人批判。

「有時候,你只是想做跟別人一樣的事,我們想要變正常。」柯蘿娜邊說邊揭露了她有意以「古茲曼」為名,打造服裝品牌。

上電視、當網紅 為了要賺錢

密切觀察錫那羅亞販毒集團動向的一名觀察家表示,柯蘿娜之所以上電視、當網紅,並且想靠古茲曼的名字撈一筆,並不只是因為她生性虛榮,而是因為她真的要工作,真的需要錢,「古茲曼是有錢沒錯,但不像大家想的那樣」。

post title

對古茲曼的家人來說,「古茲曼」是個可以營利的品牌,古茲曼的女兒亞麗杭德絲(Alejandrina Gisselle Guzman)就推出了名為「矮子 701」(El Chapo 701)的服裝品牌。其中,701代表古茲曼在 2009年名列《富比世》富人排行榜第 701位。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她不是一條大魚」

無論如何,對於柯蘿娜遭到逮捕一事,外界議論紛紛,不懂當局為什麼在這個時候行動。國際危機組織資深墨西哥分析師恩斯特(Falko Ernst)表示,這場行動的背後可能和美墨的地緣政治有關。

「柯蘿娜不是一條大魚,雖然她算是販毒界的名人,但是考慮到她在販毒集團中發揮的作用,她不是大咖。」

「所以,這場將她拘留在美國的行動,比較像是象徵性的一場行動,這麼做向外界傳達了一個訊息:美國在墨西哥毒品戰爭中仍扮演要角。」

錫那羅亞自治大學安全問題調查員格瓦拉(Tomas Guevara)則說,美國政府大動作逮捕柯蘿娜,可能是為了要對古茲曼施壓,尋求古茲曼在緝毒行動中的合作。

美墨行動不同步

另一方面,當柯蘿娜被捕的消息傳回墨西哥後,一名匿名墨西哥官員表示,這完全是美國單方面的行動,柯蘿娜在墨西哥並沒有被通緝。前墨西哥駐美大使薩魯汗(Arturo Sarukhan)則說,柯蘿娜遭美國逮捕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凸顯美墨間缺乏合作和不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