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園倒閉危機 疫情下反思存廢契機

by:阿雀
3091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戴雅真 (中央社駐倫敦記者) 

疫情席捲全球,許多動物園面臨倒閉危機,英國「善待動物組織」認為,這正是審慎思考動物園存廢的契機。

post title

英國Living Coasts這座沿海動物園生活著企鵝、海狗等鳥類與哺乳類,去年不敵疫情宣告永久關園。

Photo: Gina Franchi

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隨著人口流動向全球蔓延,如今依舊看不到疫情的盡頭。由於全球民眾幾乎都被關在家中防疫,仰賴門票收入的各種設施營運逐漸出現問題,其中問題最嚴重的就是動物園。

動物園有許多大筆的固定開支。動物不能放無薪假,因此即使不能生財,卻依舊需要餵食、照料。部分動物園不得不裁減管理人力,伴隨而來的是動物生活品質下降、疾病不斷。對某些原本就管理不良的動物園而言,疫情帶來的財務危機更是雪上加霜。

post title

2020年9月,博斯野生動物園宣布它們因財務問題必須暫時關閉園區。

Photo: Chris Denny

疫情衝擊快斷糧 動物瀕臨安樂死

英國威爾斯的博斯野生動物園(Borth Wild Animal Kingdom)就是其中之一。這家動物園由特威迪夫婦(Dean and Tracy Tweedy)在2017年5月買下,試圖轉型成庇護所,但狀況不斷,曾上過英國廣播公司(BBC)節目《拯救英國最糟動物園》(Saving Britain’s Worst Zoo)。

博斯野生動物園的問題要追溯到疫情發生之前。2017年10月,動物園的一隻成年山貓逃脫,數週後被「人道毀滅」。在這隻山貓逃脫的數個月前,園方曾兩度被警告,山貓園區的樹木太高,可能會發生逃脫事件,園方卻沒有妥善處置。

在山貓被射殺的三天前,另一隻山貓因為園方「處置不當」被活活勒死,園方隱瞞六天才公布。

post title

博斯野生動物園的設施缺失導致動物脫逃案件層出不窮,例如 2020年3月就曾有三隻非洲羚羊逃出園區。照片僅為示意圖。

Photo: Tobias Adam

2020年3月,三隻非洲羚羊逃出園區,再度凸顯園內設施缺失。政府對於園方管理失去信心,發表措辭強烈聲明表示,「我方已經多次發出閉園通知,現在又發生這種事件,令當局極度失望,不信任園方能負責、安全的營運」。

山貓遭到射殺後,當局開始關注園區內動物不自然死亡的情況,並在2020年3月發布報告表示,根據園區提供清單,光是在2018年,園內305隻動物就有57隻死亡。部分物種幾乎死光,像是六隻長尾小鸚鵡就死去五隻,七隻緣翹陸龜死去五隻。

一名志工指控特威迪夫婦不當照顧、漠視,甚至盜賣動物。但特威迪夫婦把動物的死亡歸因為動物年老與疾病等自然原因,並反咬志工應該為一隻鴯鶓和三隻朱鷺的死亡負責。

根據獸醫紀錄,一隻朱鷺吞下七公分長的木頭而「暴斃」,還有一隻朱鷺吞下一大塊玻璃。

post title

根據獸醫紀錄,博斯野生動物園有兩隻朱鷺都因吞食異物而死亡。照片僅為示意圖。

Photo: Danielinblue

2020年5月,特威迪夫婦聲稱由於財務問題,他們的錢只夠養活300多隻動物一個星期,之後會考慮把動物「安樂死」當作最後手段。特威迪夫婦表示,他們大多數員工都在放無薪假,而政府發放的2萬5,000英鎊(約新台幣95萬元)業務救濟金也快耗盡,而動物園每週需要花3,000英鎊營運。

他們表示,錢用完後,將考慮替動物找新家,如果沒有人願意接手,就得考慮最後的手段,也就是安樂死。2020年9月,特威迪夫婦宣布暫時關閉園區,並替園區內的獅子找新家。

除了暫時閉園之外,也有小型動物園不堪虧損直接倒閉。英格蘭德文郡托奇(Torquay)的Living Coasts野生動物園,由野生星球信託(Wild Planet Trust)於2003年開始營運,在2020年6月宣布永久關閉,44名員工遭到裁員,園內動物也需找到新家。

部分馬卡羅尼企鵝之後被安排到了威爾斯的一所動物園,其他動物也陸續洽談。

動物如果都能找到新家,固然是個不壞的結局。不過,英國「善待動物組織」(PETA)表示,疫情造成動物被殘酷對待,動物園儼然成為動物的「監獄」。

PETA表示,許多動物園的主要目的本來就不是保育、不是教育,而是盈利,而這次疫情成為審慎思考動物園存廢的契機。

post title

馬卡羅尼企鵝又稱長冠企鵝、通心麵企鵝,頭上的金色羽毛是牠們的特徵。

Photo: Liam Quinn

動物圈養壓力大 也難貢獻棲地保育

PETA指出,動物園飼養的動物大多並非瀕臨絕種的動物,即使飼養的是瀕危動物,也不可能被放回棲息地增加物種數目。更糟糕的是,動物園的盈利僅有不到5%回饋於保護自然生態。

相反的,動物園花費大筆金錢在繁殖動物計畫,部分原因是他們知道可愛的小老虎等動物寶寶有多麼「吸金」,能夠替動物園吸引大批人潮。然而,遊客卻不知道,一旦動物寶寶長大,不再「可愛」,就可能被迫和家人分開,被賣去其他動物園,或是為了騰出空間給更多動物寶寶而被殺害。

post title

圈養容易導致動物產生壓力和恐懼感,並出現「刻板行為」。照片僅為示意圖。

Photo: Kent Weitkamp

除此之外,部分私人動物園不僅展示動物,也把動物當作娛樂手段,讓動物備受騷擾或成為表演工具。研究顯示,野生動物本能上避免和人類接觸,若被迫和人類互動,會讓動物產生壓力、恐懼,導致出現不正常行為,像是踱步,或是尿糞中出現高皮質醇(一種壓力荷爾蒙)。

動物的需求十分複雜,圈養無法完全滿足,導致動物園的動物常常出現重複不斷繞圈等「刻板行為」,來克服心理上的焦躁憤怒。如果動物有遷徙、冬眠或夜行的習性,更可能對人工環境有不良反應。而有些所謂「放養」的牧場開放遊客餵食小動物,場地開闊,缺乏動物本性上需要躲避的屏障,會對小動物帶來嚴重壓力。

此外,被圈養的動物壽命通常遠短於平均壽命。例如虎鯨在大海可以活100歲,但海洋公園的虎鯨甚至很難活到50歲。

post title

圈養的虎鯨壽命比起自由自在的野生虎鯨還要短上許多。照片攝於日本北海道外海。

路透社

好動物園供教育研究 還是一帖綠色處方

然而,部分優良動物園確實肩負研究與教育責任。英國及愛爾蘭動物園及水族館協會(BIAZA)指出,BIAZA在英國與愛爾蘭共有122個成員,在2019年共有3,570萬人次造訪,也斥資3,150萬英鎊投入保育工作,並舉辦120萬場戶外教學。動物園對於學術研究也有貢獻,根據統計,歐洲動物園寫出的研究報告在過去10年成長三倍,約有250家學術機構與英國動物園合作,培育出不少下一代科學家。

對於動物園的觀感有好有壞,有些人提倡廢除,也有人看到動物園好的一面。不過,無可否認的是動物園在疫情當中受到撼動,而疫情結束之日遙遙無期,動物園若想挺過這一波財務缺口,就得重新思考。

方向之一是多方面經營。除了展示動物之外,在缺少綠地的地區,有大面積綠地的動物園能身兼公園,提供遊客運動、散心,是少數在封城時期能夠繼續開放的設施。部分動物園為了增加收入,推出年費制度,或是與其他機構聯名售票,各出奇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