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世200年後再成輿論焦點:拿破崙一生功過,法國該不該紀念?

by:山謬
4001

在法國政壇,拿破崙是政治家們時常避而不談的人物之一,因為他的一生功業充滿爭議,任何對他的讚揚、批評都會被輿論放大檢視。儘管談論他的風險重重,上周三,法國總統馬克宏依舊來到拿破崙的陵寢前,主持拿破崙逝世 200周年紀念典禮。

post title

在拿破崙死後 200年,他並沒有因此退出輿論的中心,反而因為一生功過,而在今年法國政府為他舉辦的逝世 200周年紀念典禮上,再次成為法國輿論的焦點。圖為在今年 4月的一場展覽中,一名訪客正在觀賞法國畫家莫澤斯(Jean-Baptiste Mauzaisse)的作品《拿破崙的臨終》(Napoleon on his deathbed,暫譯)。

歐新社/達志影像

拿破崙逝世200周年

上周三(5),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在法國社會的質疑、稱讚聲中,走入巴黎的榮軍院(L'hôtel des Invalides),來到法國充滿爭議的政治人物拿破崙(Napoléon Bonaparte)的陵寢前,主持他逝世 200周年的紀念典禮。

褒貶兼有 鼓勵民眾正視法國歷史

在致詞中,馬克宏一方面指責拿破崙的不是,抨擊當年他恢復奴隸制的舉動「背叛了啟蒙時代的精神」;另一方面卻也稱「拿破崙是法國的一部分」,同時鼓勵法國人應該勇於「直視法國的歷史」。

post title

上周三,儘管他的決定引發眾多爭議,法國總統馬克宏依舊在拿破崙逝世滿 200周年的這天,來到拿破崙的陵寢前致意。

歐新社/達志影像

法國政治雙面刃 政治人物多避談

在法國,政治人物其實鮮少會像馬克宏這樣公開、直接地表達自己在拿破崙歷史定位上的立場,因為對法國社會來說,拿破崙是一位充滿爭議的歷史人物,他既創造了法國的盛世,但在長年的戰爭、奴隸、性別等議題上,他也沒讓法國少受批評。

因此在馬克宏之前,絕大多數的法國總統,舉凡前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沙柯吉(Nicolas Sarkozy)等人,幾乎都會迴避出席拿破崙相關的紀念活動。

來自科西嘉島的法國帝王

1769年,拿破崙出生於法國東南角的小島科西嘉島(Corse)。儘管家鄉地處邊陲,拿破崙在 15歲那年參軍後,隨即憑著優異的軍事才能一步步朝法國權力核心前進。1799年,拿破崙發動霧月政變(Coup of 18 Brumaire),奏響他稱帝行動的序曲,而在這場政變後 5年,也就是 1804年,拿破崙便推翻共和、自行稱帝,建立了法國的第一帝國。

接下來的數年,拿破崙的聲勢如日中天,他一連發動多起戰爭,把同時代的歐洲各國嚇出一身冷汗。

然而,連年的戰爭終究讓他的聲勢開始走下坡,在國內外政治勢力的合作下,拿破崙最終被流放至西非外海的聖赫勒拿島(Saint Helena),並在那裡迎來人生的終點。但他並沒有就此退出歷史舞台,相反的,他一生的功過讓他一再成為人們討論的焦點,一路延續到了 200多年後的今天。

post title

對法國左派、右派人士來說,他們在拿破崙歷史定位上採取的立場大不相同。圖為上周三帶著法國國旗來到榮軍院外,一起紀念拿破崙逝世 200周年的民眾。

美聯社/達志影像

拿破崙,現代法國的奠基者

對右翼人士來說,拿破崙時代留下的法典、教育、中央銀行等制度,是現代法國立國的重要基石,當代法國自然也有充份的理由紀念他。

法國知名右派政治人物勒龐(Marine Le Pen)就在上周二(4)受訪時表示:「我們為何不該紀念拿破崙?拿破崙是位偉大的歷史人物......他為法國做了很多事,也為世界帶來許多影響。」

拿破崙,破壞共和的威權統治者

可是在左翼人士的眼裡,拿破崙光是破壞共和、稱帝一舉,就足以成為法國拒絕紀念他的理由。

今年 3月,法國議員柯比耶(Alexis Corbière)便投書法國大報《費加洛報》(Le Figaro),批評馬克宏政府道:「共和政府根本不該對一個推翻法國第一共和、創立威權政府的人致上任何出自官方的敬意。」

post title

在法國的歷史上,拿破崙固然有功,但恢復奴隸制一舉,卻也是他無可厚非的過。圖為 2015年時,時任法國總統的歐蘭德(左一)來到法國的海外省瓜地洛普,參觀當地專門用來紀念奴隸及奴隸貿易史的紀念館。

美聯社/達志影像

恢復奴隸制度不應該

再者,在反對紀念拿破崙人士的眼中,當初他下令法國恢復早在 1794年便已揚棄的奴隸制,也是法國不該紀念他的另一個原因。當年許多法國的海外屬地便因為這條命令,重新落入被殖民的深淵,也因為他這條命令,法國成了史上少數「廢奴後又重新蓄奴」的國家,直到 1848年才再次廢除奴隸制度。

因此,在當初法國傳出要舉辦紀念拿破崙的活動後,包括法國海外省瓜地洛普省(Guadeloupe)在內的多個深受拿破崙恢復奴隸制所苦的地區皆大感不滿,根據美國媒體《政客》(Politico),瓜地洛普省先前甚至傳出有人計畫在馬克宏發表演說的同時,同步舉辦抗議活動。

慶祝沒差 譴責不足太可惜

法國致力於推動民眾了解法國殖民、蓄奴歷史的非政府組織「回憶與分享」(Mémoires et Partages)創辦人迪亞洛(Karfa Diallo)提到,他並不反對法國政府舉辦紀念活動,「但政府有責任講明拿破崙是個種族主義者,而馬克宏的演講中並沒有充分提及這點,他的遣詞用句太模糊了」。

法國頭號厭女主義者?

除了恢復奴隸制,拿破崙在《拿破崙法典》(Code civil des Français)中留下諸多貶抑女性的規定,也時常被拿出來大力批評。在這部奠定近代歐陸法系基礎的法典中,並不乏像「妻子應當順從丈夫」這類今日看來相當落伍的規定──儘管在當年的歐洲,這類規定其實不算罕見。

有鑑於這類貶抑女性的規定,法國性別平等、多樣、機會均等部的部長莫雷諾(Élisabeth Moreno)也不滿地稱拿破崙是「頭號厭女主義者」。

post title

在美國媒體《政客》看來,這場紀念活動不僅僅只是一場單純的紀念活動,也可以進一步解讀為馬克宏開始備戰 2022年法國總統大選的重要信號。

美聯社/達志影像

依循同樣路線 「直視,不否認也不後悔」

就分析師來看,馬克宏這次大膽走入拿破崙歷史爭議核心的作法,其實仍依循著他以往處理法國爭議歷史的一貫手法──「充分坦承,不否認也不後悔」。

而更深一層來說,這場拿破崙逝世 200周年的紀念活動,也可以視作馬克宏開始備戰明年法國總統大選的重要信號。美國媒體《政客》分析,這場紀念活動不僅可以讓馬克宏獲得保守派選民的支持,他在致詞中羅列拿破崙不是的立場,也能拉攏左翼選民的支持。

法國社會學家赫蘭(François Héran)說道:「毫無疑問的,馬克宏的一舉一動都充滿了競選意味。他本來可以在拿破崙議題上採取更傳統、眾人都很熟悉的立場,但他並沒有......,這點真的很勇敢。」

法國必須直面歷史

與此同時,身為社會學家的赫蘭也在近年這場針對拿破崙歷史定位的爭議中,發現了一個新趨勢:在社群媒體上,法國的新世代正在對拿破崙留下的遺產,乃至整個「法國」身分認同的內涵重新展開審視。

對此,赫蘭樂觀其成。「我們必須面對法國歷史的各個面向。讓我們一起直視,而不是否認它。」赫蘭說道:「這並不是自我厭惡,這是成為成年人的唯一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