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百二十八年來第一人 法國羅浮宮首位女性館長出爐

by:徽徽
4714

在周三法國巴黎羅浮宮公布新任館長人選後,她成了繼蒙娜麗莎後,最受眾人討論的羅浮宮女子......

post title

圖為即將在今年九月接掌羅浮宮館長一職的戴卡赫,她即將成為第一位女性館長。

美聯社/達志影像

羅浮宮第一位女性館長

自從法國巴黎羅浮宮於 1793年成立以來,從來沒有女性擔任過館長,然而在周三(26),現任奧賽美術館和橘園美術館的館長戴卡赫(Laurence des Cars)打破了這項紀錄,成為羅浮宮成立 228年以來,第一位女性館長。

善於靠藝術推廣社會議題

今年 54歲的戴卡赫是一名聲譽卓著的藝術史學家,專長在 19世紀、20世紀初期的繪畫,以及靠藝術推廣社會議題,這也是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指定她為下屆羅浮宮館長的原因之一。

「我準備好了!」

戴卡赫說:「在奧賽美術館擔任館長四年多來給了我信心,讓我覺得我可以成為下一屆羅浮宮的館長。總統或許看到我已經準備好了,(在接獲消息後)我覺得很平靜,我一點也不過分焦慮。我必須保持冷靜。」

羅浮宮是巴黎之心

戴卡赫提到,她是在周一(24)帶家人逛奧賽美術館時接到了法國文化部長巴舍洛(Roselyne Bachelot)的電話。「當時我心跳得好快,」戴卡赫接著說:「羅浮宮是巴黎之心,建築本身可以追溯到八百年前。羅浮宮的前身是皇家宮殿,最後變成隸屬於法國文化和全世界的公共機構。這是令人感動的一刻。」

post title

2017年9月,時任奧賽美術館館長的戴卡赫帶著法國總統馬克宏夫婦(右)參觀展覽。

歐新社/達志影像

前後任館長比一比

從今年九月一日開始,戴卡赫將取代現任館長——做了八年的馬丁尼茲(Jean-Luc Martinez)帶領羅浮宮,兩人的背景也被大眾拿來比較。

出生法國貴族家庭

雖然戴卡赫和馬丁尼茲都在羅浮宮學院(École du Louvre)研讀藝術史,但和戴卡赫比起來,馬丁尼茲對繪畫比較沒有那麼了解,他的專長比較偏向考古領域。兩人的背景也天差地別,對於向來由上流階級藝術史學家擔任館長的羅浮宮而言,戴卡赫比較符合傳統,因為她出生於一個充滿文人的法國貴族家庭;馬丁尼茲則來自巴黎一個勞動階級的郊區,他的父親是一名郵差。

post title

圖為擔任羅浮宮館長八年之久的馬丁尼茲,他善於跨界合作,讓羅浮宮更親近大眾。

歐新社/達志影像

年度參觀人數破千萬

幾個月前,不少人認為馬丁尼茲會繼續連任。在他任內,羅浮宮的年參觀人數首度超過 1,000萬人。此外,馬丁尼茲負責規劃的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特展也大獲好評,不僅獲得各界的讚賞,還創下百萬參觀人次。

跨界合作 遭批讓羅浮宮顯得廉價

然而,過去一年多來馬丁尼茲遭逢法國《費加洛報》所形容的「如傾盆大雨般的臭氣彈」,像是有人批評他的領導風格獨裁,不理會館內策展人的建議,以及跨界和Uniqlo品牌合作,讓羅浮宮這個百年大牌顯得廉價。

更別提為了讓民眾更親近羅浮宮的一系列宣傳手法,像是和Airbnb合作,開放讓一對情侶來羅浮宮睡一晚;租借空間給美國流行歌手碧昂絲(Beyoncé)和Jay-Z拍攝MV;以及讓Netflix出品的戲劇《亞森・羅蘋》(Lupin)來羅浮宮取景拍攝;這些手法在博物館界都引發正反兩面的辯論。

在馬丁尼茲任內,他曾開放美國流行歌手碧昂絲和Jay-Z前來羅浮宮拍攝MV。

破壞已故藝術家設計 羅浮宮被告上法院

然而,針對馬丁尼茲的批評在今年三月被拉高到了另一個層次,代表已故美國抽象藝術家湯伯利(Cy Twombly,1928-2011)的基金會一狀將羅浮宮告上法院,因為羅浮宮將湯伯利生前設計的展覽廳牆面重新油漆,結果破壞了湯伯利珍貴的設計。

前館長挑出來抨擊現任館長

在這場於媒體上鬧得沸沸揚揚的官司尚未定案時,羅浮宮前館長羅亥特(Henri Loyrette)跳出來抨擊馬丁尼茲,讓整個博物館界都認為馬丁尼茲即將被請出羅浮宮。

下一步:文化遺產大使

事實也的確如此,馬丁尼茲將在今年 8月31日卸下羅浮宮館長一職、交棒給戴卡赫,接下來他會擔任所謂的文化遺產大使,負責協調法國參與國際各大藝術合作計畫等。

post title

在去年三月法國封城時期,巴黎羅浮宮也遭到封鎖,過往大排長龍的入口前空無一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疫情來襲 國際觀光客不來了

而戴卡赫從馬丁尼茲手上接下的是個比過往都還要來得沉重的負擔,畢竟因為COVID-19(武漢肺炎)蔓延的關係,國際觀光客都無法到羅浮宮參觀,而羅浮宮有 70%的參觀人次來自這些國際觀光客。

害怕人們變得封閉 不願走出家門

即將手握 2億4,000萬歐元(折台幣約 82億5,360萬元)年度預算、底下有超過 2,000名員工的戴卡赫說:「長期封城和關閉博物館真的令人非常痛苦,我最害怕的是人們變得封閉、變得太過沒有安全感,導致他們害怕外面的世界。我想要打開門窗和人們創造連結,如此一來人們能看到一個生機蓬勃的世界,等待著他們來探索。」

post title

2017年3月,身為奧賽美術館館長的戴卡赫帶著英國劍橋公爵威廉王子(HRH Prince William, Duke of Cambridge)夫婦參觀藝術品。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羅浮宮七十位策展人 超過一半是女性

當被問到身為羅浮宮第一位女性館長有什麼感想時,戴卡赫說:「對身處於博物館界的女性來說,事情真的不一樣了。目前羅浮宮的七十位策展人中,有超過一半是女性。越來越多女性負責領導博物館,尤其是在歐洲。此外,現在的年輕女性也更加自信。」

而戴卡赫的這股自信從何而來,或許和她過去豐富的策展經驗息息相關。

讓人看見非裔模特兒

2017年,位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阿布達比羅浮宮(Louvre Abu Dhabi)正式開幕,戴卡赫在阿布達比羅浮宮興建時扮演科學總監一角。同年,戴卡赫被指派擔任巴黎奧賽美術館的館長,她在 2019年推出的展覽《黑人模特兒:從傑利柯到馬諦斯》(Black Models: From Géricault to Matisse)大獲好評,這個展覽聚焦於過往法國繪畫中被人忽略的非裔角色。

返還遭納粹偷取的畫作

今年三月,奧賽美術館更成為法國第一間自願返還遭納粹偷取畫作的美術館。當時,擔任奧賽美術館館長的戴卡赫說:「一間偉大的博物館必須面對歷史,包含回溯我們自己機構的歷史。」

於是,戴卡赫讓奧賽美術館把 19世紀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的畫作《樹下的薔薇》(Roses)物歸原主,還給了原本擁有這幅畫的奧地利猶太人斯蒂奧斯尼(Nora Stiasny)的後人。1938年,在維也納橫行的納粹分子從斯蒂奧斯尼手上偷走了這幅畫。

post title

戴卡赫希望上任後能大舉開放羅浮宮的夜間時段,讓年輕人下班後還可以享受羅浮宮中美妙的藝術品。

美聯社/達志影像

開放夜間時段 下班也可以逛

在奧賽美術館磨練了四年後,戴卡赫對即將接手的羅浮宮有什麼新計畫呢?

戴卡赫表示,她希望可以延長羅浮宮的開放時間到晚上,好吸引年輕人來參觀,「活力滿滿的年輕人可以在下班後來羅浮宮逛個一小時,並且在羅浮宮用晚餐,享受迷失在羅浮宮中的愉悅」。

和身處戰區的博物館交朋友

不只如此,戴卡赫也希望跟當代藝術家們合作,和作家、音樂家、舞蹈家、電影製作人與設計師多多交流。在對外合作上,戴卡赫除了想和法國當地博物館攜手舉辦聯合展覽外,她也想要擴張羅浮宮在國際博物館界的夥伴,尤其是那些身處戰區的博物館。

舉例來說,羅浮宮正在和美國史密森尼學會(Smithsonian)一起重建位於伊拉克摩蘇爾(Mosul)的博物館。

post title

對戴卡赫來說,羅浮宮的鎮館之寶——《蒙娜麗莎》的風采是怎麼也搶不走的。

路透社/達志影像

搶了蒙娜麗莎的風采?

至於,戴卡赫上任後,會怎麼對待三大鎮館之寶——《蒙娜麗莎》(Mona Lisa)、米羅的維納斯(Venus de Milo)和薩莫色雷斯的勝利女神(Winged Victory of Samothrace)呢?

戴卡赫回答道:「大眾都在期待它們,我們得讓看見它們這件事變得簡單。不過,羅浮宮不僅僅只有這三件藝術品。」目前,羅浮宮收藏了成千上萬件藝術品,常設展覽展出的藝術品連整個館藏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而戴卡赫接掌羅浮宮後,會不會也順道取代蒙娜麗莎,成為羅浮宮最出名的女性呢?面對《紐約時報》這個有趣的問題,戴卡赫說:「要取代蒙娜麗莎野心太大了,她已經贏了,她當然永遠都會是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