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上訴一概駁回 「波士尼亞屠夫」最終命運塵埃落定

by:山謬
4476

周二,發動「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的將軍姆拉迪奇提出的上訴被全部駁回,意味著他的餘生將照著 2017年的判決,在歐洲某國的監獄裡服無期徒刑。

post title

在周二的庭審中,姆拉迪奇提出的上訴經五位法官投票表決後,以 4:1的比數被一概駁回。庭審期間,他還故意模仿起攝影師手持相機準備拍照的動作。

路透社/達志影像

「波士尼亞屠夫」命運塵埃落定 餘生與監獄為伍

周二(8),有「波士尼亞屠夫」(Butcher of Bosnia)之稱的前塞族共和國將軍姆拉迪奇(Ratko Mladić)最終命運終於塵埃落定,五位法官以 4:1的比數,駁回了姆拉迪奇針對身上的種族清洗、戰爭罪、反人類罪等罪名所提出的上訴,意味著他的餘生將依照先前的無期徒刑判決,在歐洲的某處監獄裡度過。

尚比亞籍的法官尼亞姆貝(Prisca Matimba Nyambe)是投票中唯一站在姆拉迪奇一方的法官,但直到審理結束,她都沒有明確透露自己的投票理由。

post title

開庭結束後,負責這起案子的檢察官布拉梅茨接受大批記者的採訪。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全場沉默 無聲接受命運

相較於以往的開庭,周二開庭時姆拉迪奇的態度明顯冷靜許多,先前曾出現的斥責法庭、朝受害者破口大罵的情景都已不復見,全場他幾乎沉默不語,在無聲中迎接自己的命運。

「近代最惡名昭彰的戰犯」

庭審結束後,本案的檢察官布拉梅茨(Serge Brammertz)將姆拉迪奇形容為「近代最惡名昭彰的戰犯之一」,因為他在波士尼亞戰爭期間濫用了自己的權力,犯下了包括種族清洗、戰爭罪、反人類罪在內的諸多罪行。

「姆拉迪奇的名字應該載入史上最墮落、最野蠻的人物之列。」布拉梅茨說道。

post title

在波士尼亞戰爭期間,身為塞族共和國將軍的姆拉迪奇發動了許多殺戮行動,其中最慘烈的一場就是發生在 1995年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圖為 1993年時身著軍裝的姆拉迪奇。

路透社/達志影像

波士尼亞戰爭重大戰犯之一 

在南斯拉夫聯邦解體的過程中,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下文簡稱波赫)在 1992年宣布獨立,當時境內 430萬人口中,有 33%塞爾維亞人、17%克羅埃西亞人和 44%波士尼亞人。

在 1992年 3月到 1995年間,克羅埃西亞人、波士尼亞人和塞爾維亞人因為「波赫脫離南斯拉夫聯邦獨立」這個問題發生歧異,克羅埃西亞人和波士尼亞人都支持,但塞爾維亞人堅決反對。

於是,克羅埃西亞人和波士尼亞人組成聯邦,與塞爾維亞人開戰,波士尼亞戰爭就此開打,戰爭期間造成約 20萬人死亡、200萬人淪為難民。

當時身為塞族共和國將軍的姆拉迪奇在許多戰役中都扮演要角,無數人因他的命令而死,其中最慘烈的事件莫過於發生於 1995年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姆拉迪奇也因為這場屠殺而面臨種族清洗指控。

註:就如同所有戰爭一樣,這場戰爭並沒有單純的受害者。舉例來說,儘管塞族共和國曾對波士尼亞的穆斯林發動大屠殺,但波士尼亞亦曾在 1993年東正教聖誕節這天,突襲波赫東部的小鎮布拉圖納茨(Bratunac),造成超過 500人死亡。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操刀者

1995年7月,塞族共和國的軍隊在將軍姆拉迪奇的指揮下,朝早已被聯合國劃為安全區的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前進、血洗當地的波士尼亞穆斯林。

短短五天內,斯雷布雷尼察一共有 8,000人被殺、折磨,其中大部分是男性、小男孩,部分女性則遭到性暴力對待。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本土發生最嚴重的種族屠殺事件。

post title

在這張 1995年拍攝的照片裡,左方帶著帽子的人就是姆拉迪奇,右邊的灰髮男子則是同樣在波士尼亞戰爭以及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中扮演關鍵角色的前塞族共和國總統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zic),他現在正在英國的監獄裡服無期徒刑。

路透社/達志影像

犯行不只如此 圍困塞拉耶佛43個月

但他犯下的罪行還不只如此,在 1992年4月,姆拉迪奇率軍對今日波赫的首都塞拉耶佛(Sarajevo)發動了長達 43個月的圍城戰,許多平民在圍城期間也屢遭攻擊、殺害,直到 1995年終止波士尼亞戰爭的《岱頓和平協定》(The Dayton Peace Accord)簽署後,圍困行動才告一段落。

戰後逃亡 如今審理告一段落

波士尼亞戰爭結束後不久,姆拉迪奇隨即展開了四處躲藏的生活,直到 2011年才被逮捕、送上法庭接受審判。整個審理過程又一連糾纏了將近 10年,直到周二才塵埃落定。

post title

周二庭審宣判的同時,一名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受害者的家屬拄著頭,聆聽著法官的決定。

路透社/達志影像

親自見證最終命運 

開庭當天,在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中失去丈夫的阿卜杜拉赫曼諾維奇(Sehida Abdurahmanovic),走進了位於今日波赫境內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事件紀念中心裡,準備聆聽法官們的決定;同一時間,許多受害者的家屬,不管他們是否已經難以聽見、看見,甚至是病重得難以行走,他們也都來到了現場,想要一聽姆拉迪奇的最終命運。

「當年的一切仍歷歷在目,就像是昨天才剛發生一樣。」阿卜杜拉赫曼諾維奇說道:「最重要的是姆拉迪奇被判無期徒刑,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的種族滅絕罪行也獲得證實。」

特地走進法庭 道歉遲遲未到

比起那些隔海收看判決的人們,僥倖從集中營中活下來的穆賈吉奇(Satko Mujagic)直接走進了開庭現場,除了想要親自見證姆拉迪奇的最終下場,他還抱著一絲希望,期待能從姆拉迪奇口中聽到一聲道歉。然而,這小小的願望也落空了。

「我很抱歉這麼說,但我從姆拉迪奇的眼裡看到了滿滿的邪惡。他沒有任何歉意、沒有任何感受,他什麼都不在乎。」

「這真的是一個恥辱,因為他的意識形態、仇恨以及民族主義造成的分裂,至今仍舊存在於許多人身上。」

post title

如今走進波赫境內部分塞爾維亞人聚居的地區,不時仍能看見姆拉迪奇的肖像出現在街道的一角。圖為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勒一幅姆拉迪奇的塗鴉,照片攝於 2009年。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戰爭已過 分歧依舊在人心

這也正是當年戰爭給今日的巴爾幹半島種下的危機,慘烈的波士尼亞戰爭雖然已經過去,但分歧依舊還存在於人們的心中。

事實上,在今日波士尼亞境內部分由塞爾維亞人聚居的地區裡,街上仍不時可以看見姆拉迪奇的巨幅肖像畫或是海報,當地一個軍人退伍協會也仍將姆拉迪奇視為其負責人。

同一時間,還有許多塞爾維亞民族主義份子,正致力於改寫關於這場戰爭的歷史論述,試圖否認外界一切涉及戰爭罪的指控,還想禁止教科書提及這起事件。在姆拉迪奇案中擔任檢察官的布拉梅茨也提到,如今不管是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還是塞爾維亞,政治人物們也仍舊在操弄著種族仇恨的情緒。

「今日對大屠殺案件的讚美和否認,已經比 5年、10年前還要強上不少——而我已經做這份工作 13年了。」布拉梅茨在一場視訊會議中,向與會記者們說道。

即將發監 收留獄所未公開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在周二庭審結束後,姆拉迪奇案的審理也算是來到一個段落,接下來他將會被從荷蘭海牙的聯合國拘留中心(United Nations detention center)送往歐洲某國的監獄服刑,但目前這座即將收容他的監獄並未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