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國家盃熱門金曲 《Sweet Caroline》為何成英格蘭球迷賽後合唱首選?

by:山謬
7176

在歐洲國家盃十六強英格蘭隊對上德國隊的賽事過後,《Sweet Caroline》一下成了英格蘭球迷在本屆賽事中的首選合唱曲。

post title

在英格蘭隊於歐洲國家盃四強賽成功擊敗丹麥、挺進決賽後,一名英格蘭的球迷開心地在座位上揮舞旗幟。而這場比賽賽後,英格蘭球迷們也按例合唱起他們在本屆賽事最愛的歌曲:《Sweet Caroline》。

歐新社/達志影像

賽後合唱首選《Sweet Caroline》

今年的歐洲國家盃(Euro 2020)賽事出現不少有趣的現象,其中之一就屬英格蘭隊球迷們的賽後大合唱。

大約從十六強英格蘭隊擊敗歐洲勁旅德國隊後開始,由美國歌手尼爾戴門(Neil Diamond)創作的歌曲《Sweet Caroline》,一下成了英格蘭球迷們的賽後合唱首選。

《Sweet Caroline》如何變成大合唱首選?

接下來,不管是八強賽對上烏克蘭,或是在四強賽遇上丹麥,都可以聽到英格蘭隊的球迷們在賽後大唱《Sweet Caroline》慶祝,有時聲音甚至大到會打斷場邊賽後訪問的程度。

從球員搖身一變成為賽評的索斯蓋特(Gareth Southgate)也曾在鏡頭前聽到球迷的合唱聲後,向鏡頭表示:「你真的沒法擊敗《Sweet Caroline》!」

究竟,這首歌是如何脫穎而出,成為本次賽事英格蘭球迷的賽後合唱首選呢?

在影片中,可以看見英格蘭球迷在英格蘭隊打敗歐洲勁旅德國隊後,全場開心地大唱《Sweet Caroline》慶祝的畫面。

1969年的老情歌

說起《Sweet Caroline》這首歌,它最早其實是由美國歌手尼爾戴門在 1969年時寫給妻子瑪西亞(Marcia)的情歌。然而,在大功告成之際,尼爾戴門卻發現妻子的名字和旋律對不上,這才臨時起意,改用美國前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的女兒卡洛琳(Caroline Kennedy)的名字來為歌曲命名。

進入美國職業賽事 棒球、橄欖球先後採用

從 1990年代開始,《Sweet Caroline》一曲開始踏足運動圈,不過最一開始並非在英國,而是在美國。

在 1993年時,美國職棒大聯盟(MLB)紅襪隊(Red Sox)主場的DJ為了慶祝一位球團員工產下一位名叫卡洛琳(Caroline)的女嬰,首度在芬威球場(Fenway Park)裡放起《Sweet Caroline》。而從 2003年起,《Sweet Caroline》也晉升為芬威球場每周必播的熱門歌曲。

有了紅襪隊的先例,《Sweet Caroline》一曲在美國運動賽事的能見度也越來越高,像是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的卡羅來納黑豹(Carolina Panthers),也學會了紅襪隊的作法,開始固定在球場裡播放這首歌。

魅力橫跨大西洋 英超、板球接力播放

與此同時,《Sweet Caroline》的魅力也橫跨大西洋來到英國,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Premier League)的球隊阿斯頓維拉足球俱樂部(Aston Villa Football Club)、切爾西足球俱樂部(Chelsea Football Club),也先後有了在贏得比賽後播放《Sweet Caroline》慶祝的傳統。

除了足球,《Sweet Caroline》在英國的魅力更進一步滲透進拳擊、板球等賽事中,英格蘭板球隊的球迷就曾在球隊於 2019年的世界盃賽事中取勝後,大唱《Sweet Caroline》來慶祝。

在這支由英國《每日電訊報》製作的影片中,可以看見英格蘭隊擊敗德國隊後全場大合唱的情景,球場DJ帕里在看見球迷們的反應後也樂得一起合唱,部份球評、球員們的賽後訪問也被球迷們的大合唱聲給打斷。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尼爾戴門,也在影片中送上給英格蘭隊的祝福。

關鍵時刻 選歌靠直覺

至於《Sweet Caroline》在本屆歐洲國家盃賽事中的爆紅,則得歸功於在英格蘭-德國的十六強賽事中負責播放賽事音樂的DJ帕里(Tony Parry)。在英格蘭隊從德國隊手中搶下勝利後,他本來打算播放英國樂團Fat Les的作品《Vindaloo》,卻在最後關頭反悔,決定順從直覺,改播放《Sweet Caroline》。

事實證明,帕里的直覺非常準確。全場不僅英格蘭球迷唱得開心,就連德國隊的球迷也臨場倒戈,加入大合唱的行列。

「賽事總監透過耳機告訴我:『全世界已經被關了整整 18個月了......就讓球迷們盡情享受吧。』」帕里事後受訪時回憶道。

球迷愛唱的原因

英國演員佛斯特(Steve Furst)表示,他非常懂球迷們為何熱愛合唱這首歌,除了尼爾戴門簡潔易懂的創作魅力,「簡單、朗朗上口的詞曲讓《Sweet Caroline》成為首選,而且每個人都知道」。

BBC也在報導中指出,這首歌膾炙人口的旋律、歌詞,像是「美好的時光從未如此美好」(Good times never felt so good)、「伸出手來碰碰我,碰碰你」(Reaching out, touching me, touching you)等,尤其適合成為人們在經歷過一年多來的封鎖、隔離生活後的合唱曲。

英國南威爾斯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 Wales)的流行音樂專家卡爾(Paul Carr)則進一步說道:「重點是這首歌的旋律很簡單,它的歌詞富有內涵。這是一首人們在唱的時候,會產生懷舊共鳴的歌曲。」

《Sweet Caroline》熱潮吹進王室 查爾斯王子也愛聽

不只民間愛唱,這股《Sweet Caroline》的熱潮,也進一步吹進英國王室裡。在周三(7)英格蘭-丹麥的四強賽開踢前,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還特地邀請冷溪衛隊(Coldstream Guards)的樂隊到克拉倫斯宮(Clarence House),為他演奏器樂版的《Sweet Caroline》。

post title

《Sweet Caroline》的爆紅也令原創歌手尼爾戴門驚訝萬分,他也在受訪時送上給英格蘭隊的祝福。圖為尼爾戴門在 2013年時,親自至紅襪隊主場獻唱《Sweet Caroline》時的照片。

美聯社/達志影像

「贏了德國,輸給尼爾戴門」

就連創作出堪稱是英國足壇神曲《Three Lions》的歌手法蘭克斯基納(Frank Skinner)也不得不承認,就本屆賽事的情勢來看,英格蘭隊的球迷還是比較偏愛《Sweet Caroline》一點。

「在準備要賽後大合唱時,我覺得(球迷們)偏愛《Sweet Caroline》勝過《Three Lions》一點點,」法蘭克斯基納在英格蘭隊擊敗德國隊後,在自己的電台節目裡無奈地坦承道:「我感覺像我們打敗了德國,卻在加時賽裡輸給了尼爾戴門。」

祝福英格蘭 周日有望再唱

今年 80歲的尼爾戴門也對自己的歌曲一夕間獲得英格蘭球迷的歡迎感到又驚又喜,他也在接受《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訪問時送上給英格蘭隊的祝福。

如今隨著英格蘭隊在暌違 55年後重返國際賽事的決賽,在周日(11)對上義大利的比賽過後,溫布利球場裡很有可能再次響起球迷們合唱《Sweet Caroline》的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