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童工冒死採原料 全球美容工業背後的醜陋真相

by:阿咖
98664

國際化妝品牌讓愛美的男女擁有吸睛的外表,但沒有太多人知道,支撐這個美麗夢幻的產業,是一群群賺不到10塊錢的童工。


 

post title
路透社


《半島電台》21號報導,當你來到印度東邊的科達馬縣(Koderma),你會發現許多孩童窩在礦區中採礦,這群非法童工正在挖掘的礦石,對許多知名的化妝品牌來說可是至關重要的關鍵成分。

童工製原料
根據丹麥非營利組織DanWatch的報告,印度東邊的賈坎德邦(Jharkhand)和比哈爾邦(Bihar)都有非法童工的事情發生,孩子們在礦區中挖著化妝品工業中必備的的雲母礦石,根據該份報告可知至少有12家跨國化妝品公司使用這樣的原料。

為了讓化妝品增添光澤的效果,印度境內至少有5,000名童工正在雲母礦區中工作,這些挖掘出的雲母會先被中間商買下,之後再轉賣給化妝品公司使用,消費者耳熟能詳的萊雅(L'Oreal)和雅詩蘭黛(Estee Lauder)都是被點名購買「童工製雲母」的公司。


 

post title
網友

雲母礦石。Photo credit: wikicommons 


5歲的小手拿著鐵鎚
一到早上,當廢棄礦區的石子隨日出閃出光芒時,科達馬縣礦區的孩子們也一臉睡眼惺忪地拖著蹣跚的步伐,邊拿著工具走向礦區。5歲的阿傑(Ajay Das)敏捷地滑進一個窄小的洞穴,他的一天就這麼開始了,你會看到他小小的手雖然拿不穩鐵鎚,卻還是精準地一下又一下的敲在發光的石牆上。

一周六天,阿傑每天要花上7到8小時窩在環境惡劣的礦區中工作,而他能賺得的價錢卻只是20盧比(折新台幣約10元),這樣的金額連安撫他餓到頭痛的肚子都不夠用。


能填飽肚子就好
在礦區附近工作的教師帕斯汪(Ramlakhan Paswan)對記者說:「這邊的礦區早在20年前就關閉了,在那之後,鄰近地區的窮人們開始跑了進來,他們在這邊刮著石牆上的礦」,「這讓那一區常有悲劇發生,有時候,你會聽見孩子們因為洞穴坍方而死的消息。」

5年前左右,25歲的卡魯(Karu Das )就在礦區中失去他的妻子,「她當時到礦區去挖雲母,結果被卡在洞穴中,當我們把她從洞穴挖出來時,她已經死了。」

但是,卡魯仍持續這樣的工作,沒有其他收入選擇的他,只能持續這樣的生活方式和孩子住在一塊,「不管是合法還是非法,起碼這保障我們一天還有飯可吃。」



 

post title
地球圖輯隊

丹麥非營利組織DanWatch的報告直指印度非法童工的真相


 

post title
路透社


強調「自然來源」間接促成採礦量增
在面膜、睫毛膏、眼線、唇膏還有指甲油中,雲母是相當重要的成分之一,而近年來,因為越來越多消費者將人工化合物與疾病癌症等病相連結,全球掀起一股對自然來源物的需求,這樣的背景下,使得雲母的需求量大增。

根據印度的礦業局統計,印度每年產出的雲母礦藏量大約是1.5萬噸,但讓人驚訝的是,在2011-2012年間,印度的雲母出口量卻是13萬噸,這比官方數字足足多出了八倍。印度雲母最大的出口地是中國,接著又會再運給其他歐洲美國等知名化妝品公司的廠區。

因為對環境衝擊的考量,印度當地的雲母礦區早在20年前就紛紛關閉,但這卻促使許多不法業者到礦區進行非法採礦作業,他們會逼迫孩童到環境惡劣的礦區中工作。

5000孩童置身危險礦區 
根據DanWatch的報告,大部分的高品質雲母片都是來自非法的礦區,而採礦的多半是像阿傑那樣僅5歲大的孩童;近期一份印度官方報告就指出,2012到2013年間,科達馬縣所屬的賈坎德邦就因為非法採礦損失了40億美金。
 
在柯達馬縣擁有雲母出口公司Jain Brothers的蘇芮需(Suresh Kumar Jain),他就談到:「直到1993年前,雲母採礦工業會雇用大約2萬名勞工,但現在僅有1,000名合法的勞工在從事這項工作,隨大人們在礦區中採雲母的孩童大約有5000人。政府應該要讓窮困的民眾到這些礦區工作,同時給予他們安全的工作環境。」

DanWatch是一間關注剝削童工議題的非政府組織,他們這一份有關童工製雲母的報告,就是調查了全球16家化妝品公司的20個品牌而來;其中有12家公司不願意公開他們的雲母來源。



 

post title
路透社


知名化工藥廠承認知情
目前,德國專門提供雲母原料給各大業者的默克集團(Merck KGaA),他們的客戶就包括L'Oreal,這間公司就承認他們向中間商收購雲母原料,而這些中間商又是從童工取得雲母礦藏。要再進一步問有哪些國際品牌涉入時,這些中間商都不願意再透露。

例如雲母原料的中間商莫迪(Mohan Modi),他不願給客戶名單,連自家的公司名稱也不願透露,他說:「我們不能告訴你客戶(化妝品牌)的名字,這是商業機密。我能說的就是我們把這些原料加工後,再運到國外的客戶手中。」

 
回應此事,提供雲母原料給各大業者的默克集團發表聲明,他們談到公司嚴禁童工的發生,也會用這樣的規範要求他們的供應商人,他們現階段已經採取必須的措施,確保成份來源沒有童工涉入。

默克集團一方面表示會減少來自印度的雲母用量,但他們仍會持續使用賈坎德邦的雲母原料,該公司的作法是,他們沒有直接去對抗童工的使用,而是表示他們擁有相關的追蹤系統,他們也會持續與當地政府溝通。

 

post title
路透社


視而不見的政府
根據聯合國的規範,14歲以下的孩童不得在礦區中工作,而國際勞工組織(ILO)也曾提到讓孩子們在礦區中工作是最惡劣的剝削行徑,但是,真相就是仍有童工現身在印度的礦區中,而當地政府對此事就是視而不見。

當《半島電台》記者訪問印度的礦區秘書長普賈爾(Anup K Pujari),有關雲母礦區的非法事件時,這位秘書長表示:「我能說甚麼?那邊的地區政府不承認任何非法的行為阿。」

事實上,非法童工用在採雲母礦的事件再過去也曾爆發過,例如在2009年時,默克集團曾被指控使用童工採集雲母。

 

post title
路透社


官方不在乎孩童福利
或許是要保持形象,默克集團這間全球化工製藥龍頭,就和印度當地的非政府組織Bachpan Bachao Andolan(BBA)合作,一同在賈坎德邦建造「對孩童友善的村落」,但這邊沒有孩子在工作。然而,BBA組織的創辦人形容默克集團的行為只是「門面功夫」,他說:「他們(默克集團)沒有一份可永續進行的計畫,他們一開始大張旗鼓開設了村落,但據我們了解,許多學校和健康中心現在已經沒怎麼在運作了。」

「政府不想去干涉礦區的非法勞工,他們也不管孩子們的福利。」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Ugly truth behind global beauty industry
 
延伸閱讀:《玻利維亞滿10歲就可以工作
作家:學再多一樣找不到工作
有房有工作 西班牙寄居族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