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女兒被炸死 悲傷醫生決心搶救加薩小孩

by:維多魚
7775

以色列、巴勒斯坦好不容易停止戰爭,但是戰後還有地方等著重建,傷患等著要治療,巴勒斯坦醫生阿布萊許(Izzeldin Abuelaish)因為親眼看到女兒被炸彈炸死,對加薩孩子的痛苦感同身受,決定要發起「治癒100個孩子」行動,送加薩走廊的孩子們到加拿大接受治療,《半島電台》的記者就訪問了這位醫生,了解他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post title
路透社

治癒100個孩子
阿布萊許是個有任務在身的男人。他想帶著1百個受傷的加薩小孩到加拿大接受治療。今年夏天,阿布萊許看著電視上播出的加薩走廊爆炸畫面時,這畫面在令他心碎的同時,也讓他心生帶孩童到加拿大治療的主意。

鏡頭回到過去一個讓阿布萊許極度悲痛的時候,當時他的3個女兒和1個姪女在加薩走廊的戰爭中被炸死,「我看在這些孩子身上看到我的女兒們。」,阿布萊許向《半島電台》的記者這麼說,他的眼眶裡盈滿淚水,他說:「我們要幫助他們、治療他們,讓他們不要殘廢,我希望這些孩子的聲音可以被聽到。」



 

post title
路透社

巴勒斯坦人馬沙拉維(Jihad al-Masharawi)悲痛地抱著自己11個月大的兒子的屍體。

親眼看到女兒被炸
阿布萊許的故事讓人心碎同時卻又鼓舞人心。他在加薩的加巴利亞(Jabaliya)難民營出生長大,努力考取醫學院,並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在被占領的地區、以色列和海外地區擔任婦產科醫生,他的專長是治療不孕症。

阿布萊許第一次被世界注意到,是在2008-2009年以色列與加薩走廊的戰爭的時候。1月16日的下午,一場以色列的空襲打中了他的家,小孩的臥房倒了下來,讓他的三個孩子21歲的貝參(Bessan)、15歲的瑪雅(Mayar)、14歲的阿亞(Aya ,14歲)以及17歲的姪女努兒(Noor)當場就死亡。阿布萊許在自傳《我不再憎恨:一個加薩醫生的旅程》(暫譯,原文為 I Shall Not Hate: A Gaza Doctor's Journey)裡描述了這場悲劇。

「發生了可怕的爆炸…當我知道爆炸是來自我女兒的臥室的時候…在我眼前的景象,我希望沒有其他人曾經看過…那就是我女兒和姪女支離破碎的身體。」

以色列聽見了巴勒斯坦
受到憤怒和悲傷的驅使,阿布萊許打給了他的朋友艾達(Shlomi Eldar),艾達是在以色列10號頻道(Channel 10)的記者,當時他正好在工作室裡播送新聞。記者艾達決定要把這通電話播送出來,透過廣播,阿布萊許明顯崩潰、哭著懇求幫助的聲音,給了以色列人一個管道聽見來自巴勒斯坦的聲音,讓他們知道這場戰爭的代價。



 

post title
路透社

多年之後...
往前快轉跳過好幾年,你會發現阿布萊許已經離開了加薩走廊,待在加拿大多倫多一間充滿陽光的辦公室,辦公室的牆上掛了他的小孩的照片還有好幾個獎項,這時候,他已經是多倫多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全球衛生副教授,他成立了一個基金會「生命的女兒」(Daughters for Life),來紀念他的孩子。

他成立的基金會提供教育獎學金給中東的女性,不管申請人的宗教是什麼都可以申請獎學金。

計畫開始
不過,在電視上看到上個月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爆發的新衝突,阿布萊許覺得他要來幫忙。用了幾乎整個晚上的時間,他起草了「治癒100個孩子」(HEAL100KIDS)計畫,這個計劃將會送100個受傷的巴勒斯坦小孩來加拿大接受治療。事實上,有許多國家已經有接收在近來戰爭中受傷的巴勒斯坦人,像是土耳其和委內瑞拉就有這樣做。

他的計畫很快就得到當地許多知名醫院和醫護組織的支持,這其中就包括了安大略省的衛生廳長霍斯金斯(Eric Hoskins),霍金斯:「當有人要求時,我相信我們有道德上的責任,提供我們能做的援助…我們也將會運用安大略省的醫療系統的專家來支援需要協助的孩子。」

計畫有困難
加拿大猶太議會的的前行政總監法柏(Bernie Farber),他同時也是阿布萊許的朋友,法柏表示:「任何伸出援手的提議,任何想要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的企圖,我們都應該要支持。」

同時,他也意識到實施這個計畫的困難,法柏:「這會需要很大的耐心,也會需要很多的研究來進一步確保來到這裡的小孩是合法的。」



 

post title
路透社

政府不答應
不過,最大的挑戰還是在於要怎麼說服加拿大政府,發給孩子們簽證讓他們進入加拿大做治療。另外,加拿大政府也已經表示,他們正在評估送加拿大醫療人員到加薩是不是一個更可行的做法。加拿大總理哈潑(Stephen Harpe)帶領的政府也清楚表示,他們認為要替巴勒斯坦人的痛苦負責的是「國際恐怖組織哈瑪斯」。總理哈潑一直以來都清楚表達加拿大對以色列的堅定支持。

加拿大外交部部長的發言人霍奇(Adam Hodge)告訴《半島電台》,加拿大政府讚美那些想要幫助哈瑪斯受害者的人的慈愛天性,不過他們也認為對受傷的人來說,在自己的家人和心愛的人身邊接受治療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而這也就包括了「避免在轉移病人到國外時造成的醫療風險還有危險」。

加薩沒水電不適合治療
阿布萊許強調他只會選擇身體狀況夠穩定,可以承受海外旅行的患者,而且也絕對不會在移動他們的時候讓他們受到傷害。

阿布萊許也提出疑問,質問派加拿大醫療人員到加薩走廊救助的安全性,因為他認為加薩的基礎設施已經在這個夏天遭到以色列的炮火毀壞,再加上,在當地也還不能很穩定地使用水電一類的設施,這些都會影響到當地診所的醫療品質。



 

post title
路透社

不管多痛都不放棄
阿布萊許曾經親眼看到當地的破壞,在8月時,他前往加薩,這是他今年第一次去那裡,這趟旅程也包括了探訪女兒墳墓的情感之旅,他拿回了女兒們的娃娃和壞掉的手機。這些實體的東西提醒他失去的親人,讓他在回來的之後更決心要盡自己的力量幫助戰爭的受害者。他在報紙《加拿大之星》(Toronto Star)的專欄上寫道:

「身為一個爸爸和醫生,不過我看到、經歷到的痛苦有多痛,我都不會放棄希望。」

「只要這些患者還活者,這些受傷的加薩孩子還活著,抱著希望都是一個醫生份內的工作。在和平進程中,醫療有可能會成為催化劑,提醒我們所共有的慈愛、生命的珍貴和救援的可能性。」

孩子們是希望
除了阿布萊許的拯救100個孩子計畫,還有其他請願計畫四處流傳蒐集著簽名,催促著加拿大政府支持他們的計畫。不過,到目前為止,請願計畫收集到的簽名數量很少。到目前為止,儘管阿布萊許提出請願,請政府幫助加薩的受傷孩子,他還是沒有從政府那裡得到明確的承諾。

不過,他說他希望有機會可以當面請求總理哈潑,並在秋季國會時向議員說明他的想法,阿布萊許表示他想要試著說服總理哈潑,告訴他這並不是政治問題,而是關於孩子們的問題,他說:

「孩子們是希望,他們是生命的美、是我們的未來。」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One man's struggle to heal Gaza's children


延伸閱讀:《加薩孩童帶著心理創傷迎接開學日
圖解:如果加薩慘況發生在台灣
充滿荊棘的上學之路 禁止上學的阿富汗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