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決定讓845萬人心碎 29歲癌末女已於11月1日過世 (11/3更新)

by:阿咖
80920

11月3日更新:上個月宣布將在11月1日了結生命的美娜德(Brittany Maynard ),已於上周六吞下處方藥物,結束29年的生命。

post title

10月時,美娜德在影片中談到決定替先生過完生日後,在11月1日這天結束生命。

地球圖輯隊

與世界告別

11月3日更新:根據USA Today報導,上個月宣布將在11月1日了結生命的美娜德(Brittany Maynard ),已於上周六吞下處方藥物,結束29年的生命。

根據聲明稿,美娜德在近日發病的頻率開始增加,她也出現如同中風一樣的狀況,她決定服下醫師開立的安樂死藥物。

People雜誌談到美娜德最後留在臉書上的遺言:

我親愛的朋友和家人們,再見了。為了能以有尊嚴的方式面對我的腦癌,今天是我選定要結束生命的日子;過去我的腦癌已經從我身上奪走許多事情,接下來可能會奪走更多。

這是個美好的世界,透過旅行我從中學到許多,我的好友們也給了我許多贈禮。現在在我打字的時候,我還可以在我的床邊看到大家留給我的打氣字句。

再見了。請將美好的事物繼續傳出去吧。

就在她過世前3天,美娜德再度分享了她即將結束生命的心情↓

最後的影片

影片中,美娜德談到她要走的前幾天,其實和先生還有家人們都是像往常一樣地有說有笑地在過日子,但同時她也感受到她發病的次數增加了,她描述上週時,她一天中就發病了兩次,當時她看著先生的臉,她知道眼前的男子是她愛的人,但是她卻連名字都叫不出來。

美娜德也表示,她收到不少批評聲音,人們指責她不聽勸,她應該要把死亡的時間延後等等,但最讓她傷心的是,人們說她看來沒有病得很嚴重,美娜德說當她發病的時候,那是真的很嚴重的狀態。

「這就是絕症啊,每天每天,你就是病得越來越重......」而且她不想再照鏡子、她討厭照相,因為在過去幾個月中她就增重了25磅(11公斤),這個疾病奪去了她曾有的一切。

談到媽媽和丈夫時,她說希望失去她這唯一女兒的媽媽能繼續走下去,而她愛的先生,她則希望他可以和人重組家庭,她希望丈夫可以成為一名父親。

post title

美娜德在10月29日發布的影片中留下最後身影。

地球圖輯隊

沒有救了

現年29歲的美娜德(Brittany Maynard )因為超過一年以上的持續性頭痛而前往醫院檢查,結果今年1月時她被告知得了無法治癒的腦癌,儘管她在接下來幾個月接受醫院治療,但狀況仍持續惡化,最後,她決定要改變這一切。

她在CNN上發表了心情:「經過好幾個月的研究,我和家人們得到一個心碎的結論:現在沒有任何療法可以救我,而現階段的療法只會毀了我所剩不多的時間。」

美娜德進一步說,她的症狀越來越糟,現在就算有最強的藥物也無法和緩讓她難受的疼痛,「我很可能會變成注射嗎啡止痛無效,然後(因為腦瘤影響)我的人格會改變,漸漸地失去說話、認知以及行動能力」。

替另一半過完生日後就走

「因為我其他部位的身體仍是健康年輕的狀態,這也代表,雖然癌症的病痛不斷侵蝕我的心智,但我還是能撐住好一段時間,所以如果我住進了安寧病房後,我還會待在病床上好幾周甚至是好幾個月,而我的家人必須要眼睜睜看著我這樣(一路惡化下去)。」

美娜德和她的先生從加州搬到了奧勒岡州,原因是這裡是美國5個可合法享有醫師介入的「醫療安樂死」(physician-assisted suicide)的地區之一,只要她取得居民身分,並證明她的壽命只剩下不到6個月,她就能取得一份終止性命的處方藥物。

拿到藥物後,美娜德決定,2014年11月1日是她要結束生命的日子。就是她先生過完生日後的第2天。

post title

美娜德與先生結婚後,發現自己得了腦癌,她和家人歷經數個月的痛苦,決定要在先生生日後的第2天結束自己的生命。

地球圖輯隊

845萬人點閱影片

美娜德將她的故事分享給推廣安樂死的非營利組織Compassion & Choices,也開始在媒體上宣傳安樂死這項議題,例如在影音平台Youtube上就能見到她和家人們一起解釋為什麼做這樣的決定。

在影片中,可以見到她伸手到包包裡拿出兩罐藥物,那是可以結束她性命的藥物。

她說:「我知道我有需要的時候,這些藥就在這裡。」現在有關她的故事的影片已經有超過845萬人點閱。

post title

美娜德在影片中談到她的腦癌情況是最嚴重的狀況,她可能會隨著病情進展出現人格變化等等狀況,她不樂見這樣的發展。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影片中,美娜德從皮包拿出兩罐可以終結她生命的藥物。

地球圖輯隊

讓人思考生命的過程

因為她的故事,再度讓安樂死的議題浮現,過去美國對安樂死的道德性和相關法規就出現過爭辯。

洛杉磯時報》記者梅根談到此事時,也寫到:「美娜德可能無法按照預定計畫在11月1日結束生命(因為從統計上來看,許多拿到安樂死藥物的患者並沒有使用那些藥物,但他們表示因為有這樣的藥物在身邊所以心靈感到平靜)。」

「現在,因為她的分享,她的故事將讓大眾開始思考我們該如何過這一生,還有我們想以何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研究生物倫理學的卡普蘭(Arthur L Caplan),他也認為美娜德的故事會改變年輕人對安樂死議題的看法:「新世代的人們看到美娜德的故事後,會開始好奇為什麼其他州不願意開藥物給這些患者。」

「美娜德的故事在現在和未來都會對相關法規的通過與否造成巨大影響。」

卡普蘭也談到,醫師介入的安樂死相關議論可能會開始有轉變,就像是這幾年來世人對同性婚姻的看法出現轉變相同。

不自殺就不勇敢?

然而,作家威爾許(Matt Walsh)在網站the Blaze上談論到美娜德時,他一方面認為她是一位「宣導自殺最有力的發言人」,但他擔心媒體還有社群平台上一面倒地讚揚現象會導致不好的後果,「我一想到,我的孩子會在一個崇拜自殺的文化中長大真的讓我很害怕」。

「如果你現在說決定自殺的癌症患者是高貴勇敢的,那些沒有選擇自殺的癌症病患你又要怎麼說?」

post title

美娜德知道自己所剩時間不多,她拉著媽媽一起四處旅行。

地球圖輯隊

生死操之在神

美娜德的故事現身後,開始有其他絕症病患跳出來挺她,例如同樣診斷出腦癌的患者瑪姬(Maggie Karner)就寫道:「面對絕症的消息時,最難受的是你不知道還剩下多少時間。」但她也談到要討論醫師介入安樂死議題時,不該把她們這種特殊案例當成討論焦點,她表示生或死的決定權是交付在神的手上。

瑪姬談到:「死真的讓人感覺糟透了。但比起那些希望自我說服來壓下害怕情緒的人,或是比起那些認為自己是因為要被救贖所以會死的人,我有更高層次的見解,神祂要我把自己交給祂和其他人,不論發生甚麼事情,我都會與祂以及平靜喜樂同在。」

醫師不該傷害人

另一位乳癌患者卡拉(Kara Tippetts),她則是希望美娜德可以重新思考她的安樂死決定;她用公開信的方式發表意見:「受苦不代表邪惡,受難不代表醜陋,這可能是讓人發現真正美麗的地方。你(指美娜德)過去都被騙了,你所知道的病情是一個謊言,他們說你的死亡將會是醜陋的。他們說你的苦難會太痛。」

卡拉認為,那些開出安樂死藥物的醫師已經違背了希波克拉底誓詞中的:首先,不傷害人。

編註:希波克拉底誓詞,俗稱醫師誓詞,是西方醫生傳統上行醫前的誓言,希波克拉底乃古希臘醫者,被譽為西方「醫學之父」,在希波克拉底所立的這份誓詞中,列出了一些特定的倫理上的規範。

post title

在影片中,美娜德的母親想到女兒的決定忍不住落淚。

地球圖輯隊

最後的遺言

乳癌患者卡拉繼續談到她的經驗:「我和我的醫師講好要合作,他會協助我在美麗的狀態下面對死亡的痛苦,但不要誤會了,我們都會在嚥下最後一口氣時體會到美麗。」

1977年時,奧勒岡州出現了尊嚴死亡法案(1997 Death with Dignity Act),在那之後總共有1,173人要求開出安樂死的藥物給他們,其中有752人使用了藥物。

現在,加州的法院正在議論有關醫師協助自殺的法規,美娜德就決定要錄下她的證詞給加州法院參考。如果事情都如她預料進行,美娜德給加州法院的證詞也會是她的遺言。

美娜德的影片↓

我在山上等你,媽媽

影片中,美娜德的母親談到女兒的決定時仍忍不住掉淚:「我現在的希望是,她能以她想要的方式生活、她可以做她自己......這些都是很自然的權利。」

「(美娜德走了後)我想我還是會繼續旅行和冒險,比如說到那些我一直很怕走訪的地方,像是要爬好多山的馬丘比丘,但美娜說:『我們約好在山上碰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