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翻版 倫敦地鐵公車爆炸案十二年了

by:徽徽
9548

12年前的今天,倫敦地鐵巴士接連爆炸,伊斯蘭激進份子發動的恐怖攻擊震撼全球。而 12年後,恐怖攻擊仍陰魂不散,壟罩英國。

post title

2005年7月7日的倫敦爆炸案直到今天仍深深影響著英國人。圖為被炸彈炸得亂七八糟的公車。

路透社

宛如美國9/11事件

BBC、《衛報》、《紐約時報》、《路透社》、《每日鏡報》綜合報導,12年前的今天,英國倫敦發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恐怖攻擊事件,震驚國際,全球都把它當作美國 9/11事件的翻版。12年後的今天,英國回頭檢視當時的恐怖攻擊,傷口仍隱隱作痛,不過他們對恐怖攻擊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時間回到 2005年的7月7日,4名年齡在 18到30歲的穆斯林青年,帶著裝滿炸藥的包包,三個人搭上倫敦地鐵,一個人搭上一輛雙層巴士。案發當時正值尖峰時刻,地鐵和巴士充滿了一早趕上班的人們,突然轟的一聲,炸彈被引爆,總共有 52人死亡,超過 700人受傷。

post title

倫敦地鐵站的監視攝影機清楚地拍下三名炸彈客的身影。

路透社

前一天還在慶祝申奧成功

對於英國來說,這是在英國國土上有史以來最可怕的恐攻事件,讓全國瞬間驚醒。過去,英國向來自豪他們對多元文化的包容,4名炸彈客都是在英國土生土長的穆斯林,其中 30歲帶頭的可汗(Mohammad Sidique Khan)受過大學教育,操著一口流利的約克郡口音。

7/7倫敦恐攻事件前一天,英國正舉國歡騰,慶祝拿下 2012奧運主辦權。沒有人想到,一天後倫敦會陷入危機。

2012倫敦奧運開幕典禮上,所有人都默哀一分鐘,悼念在 7/7恐攻中身亡的受害者。

post title

紀念碑上印滿所有在倫敦爆炸案中身亡的受害者名字,供親友們到場悼念。

路透社

永遠忘不了那一天

7號當天,炸彈客坐在雙層巴士的上層,不久後引爆炸彈,造成 13名乘客身亡。在希臘出生的喬治(George Psaradakis)是當時駕駛死亡公車的司機。

喬治在接受《每日鏡報》的訪問時說:「我永遠忘不了那天的景象。」喬治在 2010年時重返事發現場,他說:「我想要表現給大家看,邪惡不可能贏。我站在這充滿傷痛的地點,就是要證明人生還是可以過下去。」

喬治每個星期天做禮拜時,他都會點上一根蠟燭,為受害者禱告。

喬治說:「我每天都會想到我的乘客。」、「他們的安全掌握在我手中,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覺得我讓他們失望了,最終我得接受那個時候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因為那個早晨,邪惡吞沒了我們所有人。」

post title

倫敦地鐵的監視攝影機記錄下了爆炸過後一片狼藉的現場。

路透社

恐怖主義不只在報紙上

另一名受害者吉兒(Gill Hicks)在炸彈爆炸的地鐵上。她回憶炸彈爆炸時,她以為自己心臟病發,立刻暈了過去,等她再醒來,發現雙腿重傷,送往醫院後截肢。如今,吉兒只能仰賴義肢行動。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吉兒復原後積極投入反恐行動,她一手創立了「發揮作用」(Making a Difference, M.A.D.)組織,致力創造一個更和平的世界,反對極端主義。

「過去我只有在報紙上讀到恐怖主義,」吉兒接著說:「恐怖主義就像只會發生在別人身上。」

站在恐怖份子的角度

但7/7倫敦爆炸案改變了吉兒。在談到反恐政策時,吉兒說人們缺乏同理恐佈份子的能力,這裡不是說恐怖份子值得人們去同理他們,而是藉由同理他們,人們更知道怎麼打敗他們。

「唯有當我們了解為什麼人們要這麼做,為什麼這些受過教育的年輕專業人士,居然可以被說服去殺害無辜的人們,我們才可以避免憾事再度發生。」吉兒說。

吉兒補充道:「我們的當務之急是預防。」

post title

2015年 6月底的突尼西亞海灘恐怖攻擊中,共有 30名英國遊客身亡,親友聚在一起哀悼受害者。

路透社

恐怖主義全球化

《衛報》的報導也分析道,有不少英國人心知肚明,國外有恐怖份子想要殺害英國人,而國內有一小群人和他們裡應外合。

2015年6月26日的突尼西亞海灘恐怖攻擊中,38名身亡的遊客裡有 30名是英國人,再次顯示威脅無所不在。

但究竟什麼時候開始,英國人成了恐怖攻擊的目標?

伊斯蘭激進份子的興起可追溯到 60年代、70年代,當時,伊斯蘭教復興橫掃穆斯林世界。不過,當時大部分宗教衝突只侷限於當地,直到 90年代全球聖戰士的興起。

聖戰士把目標轉向遠在天邊的敵人──西方世界,而非在中東的政權。

有許多原因造成這樣的改變,像是冷戰結束、在地伊斯蘭激進運動的失敗,衛星電視的興起等都扮演了一定的角色。不出所料,一個全球化的世界當然會製造出全球化的恐怖主義。

post title

2015年 6月30日,倫敦警方舉辦了盛大的恐怖攻擊演習,模擬倫敦遭受恐怖攻擊時,警察該如何保護人民。

路透社

英國準備好反恐了嗎?

7/7倫敦爆炸案就像個轉捩點。在英國,國安人員終於開始了解他們面對的是什麼。舉例來說,英國安全局(MI5)開始安插官員在各個警局,學習在地的知識和培養人脈。

而在十二年後的今天,英國受到伊斯蘭國(IS)激進份子的威脅,調高了安全警戒到「嚴重」的程度,也就是說,當局認為英國極有可能受到伊斯蘭國武裝份子的攻擊。

英國政府也有反恐新措施。英國最資深的反恐警官馬克(Mark Rowley)在接受《路透社》的訪問時表示,英國已經比先前準備得還齊全,雖然威脅本身也在進化。

馬克說:「我們現在面對的狀況是,有縝密的恐怖組織在計畫複雜且高衝擊性的恐怖攻擊。」馬克也提到伊斯蘭國有一大串潛在攻擊目標。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7 July London bombings: What happened that day?
02 The 7/7 bus driver George Psaradakis: My return to hell
03 Survivor of ’05 London Subway Attack Is on Antiterror Mission
04 Britain remembers 7/7 victims 10 years after London bombings
05 From 7/7 to Isis: how the terrorist threat to the UK has evolved

延伸閱讀:《血色星期五 伊斯蘭國周年大開殺戒
8個震驚世界的伊斯蘭武裝組織
911事件(五) :重新啟程的美國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