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網路紅人遭弟弟以「榮譽處決」掐死

by:阿咖
55056

看到行為脫序與社會常規格格不入的網路紅人時,你會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去想這個人?巴基斯坦近日一名網路紅人因行為表現「讓家庭蒙羞」,最後遭到親生弟弟以「榮譽處決」(honor killing)之名掐死。事件也引發社會討論女權、媒體責任和榮譽處決等話題。

post title

遭弟弟掐死的巴洛赫,在Facebook上擁有近 80萬粉絲數。

Photo: Qandeel Baloch Official

掐死姐姐   弟:我不後悔

《半島電台》、《電訊報》、《印度快報》等媒體指出,一位在巴基斯坦相當知名的網路紅人巴洛赫(Qandeel Baloch)數天前傳出遭親生弟弟掐死,由於巴洛赫在社群以及當地媒體上擁有相當的知名度,她的死訊也引發許多不捨以及「榮譽處死」的討論。

後續涉嫌殺害巴洛赫的弟弟瓦希姆(Wasim Azeem)坦言「不後悔」掐死親人,因為她在媒體上的行為舉止帶給家族屈辱。

瓦希姆說:「是的,是我勒死她。我不覺得羞愧,…錢很重要,但是家庭名聲更重要」,「我下定決心不是她死就是我死」。

我想要改變人們不願擺脫錯誤信仰和舊俗的保守心理。

巴洛赫(Qandeel Baloch)

26歲的巴洛赫,本名芙佳(Fouzia Azeem),她早年是一位公車服務員,在 17歲那年曾有一段短暫的婚姻,後來因緣際會下在巴基斯坦的偶像選秀節目中獲得關注,並開始走上模特兒工作。

點進她的頁面,會發現各式各樣搔首弄姿的照片與影片,這些畫面在其他國家看來或許並不新鮮,但是在伊斯蘭信仰為中心的巴基斯坦,這類行為無疑是充滿挑釁和不守禮教的。

事實上,隨著名聲越來越大,巴洛赫開始以捍衛女權者自居,她近日一則發言中曾談到:「我想要改變人們不願擺脫錯誤信仰和舊俗的保守心理。」

巴基斯坦「金卡達夏」

《半島電台》指出,不少人以美國社交名媛卡達夏(Kim Kardashian)來看她,但事實上巴洛赫做的努力遠比卡達夏多上許多,因為她來自貧困家庭,她所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打拼來的,同時間她對抗社會俗成,為自己而活。

post title

巴洛赫的個人照片可以見到她的穿著入時,行為舉止相較保守的巴基斯坦社會相當不同。

路透社

爆紅之後成焦點  死亡威脅隨之來

巴洛赫曾談到,不少電視台為了衝收視率找她上節目,甚至她的前一段婚姻也成了話題焦點,而近日她最受爭議的貼文莫過於和宗教領袖阿維(Mufti Abdul Qavi)在齋戒月期間見面並自拍的畫面,其中可見她帶著阿維簽名的帽子或是坐在大腿上等等。

後續巴洛赫受訪時,曾向記者表示她收到阿維以及其他人的死亡威脅,儘管報警但是沒有得到回應,原本她打算齋戒月一結束就和家人搬離巴基斯坦,但最後不幸遭親弟弟掐死。

無法可管的榮譽處決

《印度快報》副總編埃南德(Aditi Anand)指出,巴洛赫的弟弟最後可以想見會被無罪開釋,因為在當地的法律中沒有針對「榮譽處決」設下的法律規範,通常家庭諒解行兇者的過錯之後,法院方面也不再追究。

16歲女不聽話綁床上放火燒

這次巴洛赫的死,也顯示出巴基斯坦社會中男女地位的不平等,每天都有女性遭家人以榮譽之名槍殺、火燒或截肢等等,而沒有專門法條可管的司法系統只能對這一切現象充耳不聞。6月時,當地曾發生有母親因為 16歲女兒未經同意結婚被母親綁在床上放火燒的消息。

儘管曾有人提案修法遏止榮譽處決,但被以「違反伊斯蘭」同時必須要「尊重文化傳統」等理由駁回。

根據巴基斯坦的人權觀察組織,當地在 2013年時有 869名女性遭榮譽處決, 2011年時則有 943名以上女性被人以榮譽之名殺害。

post title

7月16日,載著巴洛赫遺體的救護車駛出街道。

路透社

巴洛赫這位網路紅人以及她的死有什麼意義,《半島電台》訪問了幾位巴基斯坦人的意見。

男性至上社會有致命性

美國聯合學院助理教授阿爾薩蘭‧可汗(Arsalan Khan)指出,巴洛赫的死顯示出的是巴基斯坦社會以男性至上的文化具有致命性。在這樣的社會中,男人們的名譽取決在有沒有辦法控制家庭中女性成員的身體乃至生活行為,會有這樣的習俗,是因為社會將女性看成家庭與國家的守護者,時時受到檢視有沒有守貞和守婦道等。

挖八卦的媒體必須負責

不過,就這起事件來說,更要注意的一個面向是媒體報導,可汗指出在巴洛赫被殺前幾天,當地媒體揭露了她藏了許久的過去和真實身分。

可汗說:「雖然無法確知巴洛赫的死跟媒體揭露背景有沒有關係,但必須說巴基斯坦媒體在這一部分上沒有盡到該有的責任。」

post title

已故的巴洛赫。

Photo: Qandeel Baloch Official

真正的問題在那些譏笑的旁人

30歲的繪圖師納格里(Qasim Nagori)則談到,他不喜歡巴洛赫的行為,平常就是不去接觸她的消息罷了,然而他點出社會大眾的態度造成了悲劇,他說:「鄰居、家族成員…就是這些人他們讓(巴洛赫)一家人快不能呼吸,旁人譏笑、咒罵、孤立這一家人…。」

納格里:「我想那位行兇的弟弟應該沒有任何愧疚感吧,他一定(在行兇後)感到鬆了一口氣,因為旁人的訕笑讓他的生活如同在地獄中。真正的問題是這個社會。」

我們都不是誰的論斷者

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女演員塔爾琳(Shamayel Tareen),她點出巴洛赫的死顯示出當一個獨立堅強的女性,在巴基斯坦是會死的,這與你做什麼職業都無關,她說:「見到一位無辜的人這樣死去讓人痛心,她沒有傷害任何人所以她是無辜的。然而他人卻仍找到了傷害她的方式。」

塔爾琳:「我們沒有資格去論斷他人。每個人都被賦予選擇自己道路的思想和自由。」


編註:對相關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Qandeel Baloch murder highlights how honour killings are still a deep menace affecting Pakistan society
02 Pakistanis on Qandeel Baloch: The problem is society
03 Killer of Pakistani celebrity Qandeel Baloch says he is 'not ashamed' in confession
04 Pakistan: Anger after honour killing of Qandeel Baloch

延伸閱讀:《阿富汗考慮恢復通姦者亂石打死法
沙烏地阿拉伯女性要求開車權
為什麼印度會歧視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