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絲網、玻璃與面具 墨西哥的極限摔角

by:泥仔
6804

時間快到晚上九點鐘,粉絲們聚集在摔角場Neza Arena焦急地等待比賽開始,不耐煩的人們不斷地鼓譟,他們大吼、大聲吹哨,要在場旁的摔角手趕快開始比賽,一場跟墨西哥傳統摔角不太一樣的比賽正準備要開始了......

post title

一名摔角手走入場內時受到摔角迷的熱情招呼。這場摔角比賽舉辦在Neza Arena,位在充滿犯罪活動的墨西哥城(Mexico City)郊外。

路透社

帶有血味的比賽

這場比賽是由成立 9年的DTU公司舉辦,DTU瞄準了想要找點不一樣樂子的摔角迷,並帶來了比墨西哥傳統摔角還要血腥的比賽,DTU稱此為「極限摔角」(Lucha Extrema)。

「我們是極限摔角手,不是暴力分子,這個國家已經有太多暴力了,」DTU的老闆「瘋狂男孩」(Crazy Boy)說:「人們到這裡盡情享受他們所看到的一切,而且總是要求更多。」

「瘋狂男孩」並不願意透露真名,認為把真實身份區分開來正是維持墨西哥摔角的魅力所在。

post title

一名小孩在舞台邊鼓譟,台面上可以看到還沒擦掉的血跡。在現場的比賽總能聽到各種喧鬧、咒罵的聲音,不過絕對不會有人抱怨,因為一切都是為了要把場子炒得更熱!

路透社

一場大亂鬥

當比賽開始時,6名帶著面罩的摔角選手入場,所有的東西瞬間動了起來。選手們拿著椅子、霓虹燈猛擊對方,在場內引發各種零星爆炸,有些人甚至會用刀叉攻擊對手。

伴隨玻璃碎片飛濺的是參賽者的鮮血,但這只會讓觀眾變得更瘋狂,更大聲地向場內咆哮,若是有人對參賽者大加咒罵,還能將場子炒得更熱。

勝者接受咒罵

比賽大概會在 15分鐘告一段落,勝利者會高舉雙手向大眾宣告他們的勝利,但迎接他們的並不是掌聲與歡呼,而是一連串的咒罵。

post title

要在這類摔角比賽不留傷痕是不可能的,一名摔角手展示他在各場比賽後留下的傷疤。

路透社

始於敵意  終於兄弟情

幾乎就是在獲勝的同一時間,落敗者會想盡辦法羞辱勝利者,用他們能想到最糟糕的言詞侮辱對方、發誓一定會捲土重來等等。

這種緊張的氣氛大概會持續個幾分鐘,不過別擔心,一切都是表演的一部分,比賽結束後,選手們會相互擁抱,稱讚對方的格鬥技巧,用一場兄弟情誼秀結束整個比賽。

曲終人散  接下來就是清潔員的事了

比賽結束後,許多粉絲會上前跟他們喜歡的摔角手求張自拍或簽名照,同一時間,摔角場的清潔員也得開始把檯面上的垃圾、四散的血滴處理乾淨,這些痕跡似乎在告訴所有人,這裡曾經發生過一場極限摔角。現在,就和【地球圖輯隊】一起來看看這場摔角比賽的面貌吧!

post title

圖為摔角場一景,雖然極限摔角近年來在墨西哥越來越熱門,DTU仍試圖要將此活動維持在小眾的狀態。

路透社
post title

上場前選手們會互相打氣,在墨西哥摔角裡,選手們傾向於用面具來隱藏真實面貌,一方面是要區隔「真正的自我」,一方面也是為摔角手增加神秘的色彩。

路透社
post title

接下來比賽開始了,但比起拳頭,人們首先看到的可能是揮舞的椅子和四濺的燈管碎片。

路透社

一名摔角手拿著燈管準備攻擊身下被壓制住的對手。

路透社
post title

一名摔角手倒在成排的叉子上,這些塑膠叉子可不是餐廳服務生放錯地方,而是貨真價實的攻擊道具。

路透社
post title

就連曬衣夾也可以成為攻擊道具之一,圖左摔角手的乳頭遭圖右的敵手夾上曬衣夾。

路透社
post title

畢竟疼痛感是會透過想像傳染的,有時道具攻擊的疼痛程度就連場外的觀眾都不忍看。

路透社

大約在 15分鐘後就會出現贏家,這些獲勝者血跡斑斑的臉孔看起來雖然很疲憊,卻又掛著滿足的微笑。

路透社

兩名摔角手到觀眾席接受眾人歡迎,比賽結束後,摔角迷們也會跑去和他們喜歡的摔角手合照、要簽名。

路透社

比賽完後,下場的摔角手背後插滿了各種碎片。

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