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想生 南韓新生兒數創新低 台灣表現也差不多

by:徽徽
17932

昔日以經濟奇蹟被封為亞洲四小龍的南韓、台灣、新加坡和香港,現在又因為面臨共同的社會問題引發關注,那就是拉不起來的低生育率。

post title

亞洲四小龍發展歷程相似,在經濟發展的背後同樣面對到生育率低落的問題。

Photo: Ernesto Huang

南韓創新低  今年只有36萬名新生兒

身為亞洲四小龍的一員,南韓在追求經濟成長的同時,和台灣、新加坡、香港一樣,都面臨了國內生育率低落的問題,而今年南韓當局預估只會有大約 36萬名新生兒出生,這將是南韓有史以來頭一年新生兒數跌破 40萬。

找不到工作  買不起房子

南韓當局把新生兒數下滑的原因歸咎於青年失業率的攀升,但民眾表示生活成本飆升,飛漲的房價和教育經費,在在都讓他們對生小孩卻步。

職場對女性不友善

再者,BBC世界服務亞太區編輯哈敦(Celia Hatton)表示,南韓女性因為職場不友善的產假和育嬰假政策,還有男性不願一起育嬰,讓她們對生小孩興趣缺缺。

post title

一對南韓父母抱著他們剛滿周歲的女兒,開心地為她慶生。對南韓人來說,小孩滿周歲特別有紀念意義,因為過去飢荒和疾病肆虐,小朋友要撐過一年不夭折很困難。

路透社

南韓生育率一路跌

根據統計,南韓生育率從 1970年代開始下滑,原本當時每年的新生兒數量還有大約 100萬,但到 2002年時只剩 49萬。

投入上兆鼓勵生育

1971年南韓的生育率有 4.54,去年只剩 1.17。前南韓保健福祉部部長鄭鎮燁曾說,要盡一切努力扭轉頹勢。於是,當局在過去十年投入了 700億美元(折台幣約 2兆1,246億元)在各項提升生育率的政策上。

無論收入多少  不孕治療都有補助

舉例來說,從去年九月開始,尋求不孕治療的民眾無論收入多少,都可以獲得財務上的補助,一改過去唯有低收入戶才能獲得補助的政策。現在,至少每個人在每個療程都可以拿到 900美元(折台幣約 2萬7,317元)的補助,低收入戶則可以拿到兩倍多。

多生可優先申請公托

其他措施包含進行不孕治療時,可以得到三天無薪假。育有第二個小孩的父親育嬰假天數增加,育有三個孩子以上的家庭可以優先申請公托設施,一切都是希望提高生育率,避免勞動力持續下滑、社會福利成本因為人口高齡化而增加,破壞經濟成長的潛力。

post title

過去,台灣為了節育高喊「一個孩子不嫌少,兩個孩子恰恰好」的口號,然而現在台灣生育率只有 1.17,屬於全球最低水平

Photo: Tzuhsun Hsu

亞洲四小龍都一樣

然而,和南韓並列為亞洲四小龍的台灣、新加坡與香港,都一樣面臨低生育率的問題。

台灣生育率1.17

今年 7月13日,第一屆亞洲四小龍低生育率國際論壇在南韓召開,上述四地都派出代表前往交流。

台灣衛福部主秘王宗曦在會議上提到,台灣的生育率在 1950年有 7.04,2010年掉到 0.895成為全球最低,不過目前已經回升到 1.17。

虎年寶寶少  龍年寶寶多

她解釋到,台灣的低生育率有部分原因和早年計畫生育政策推行成功有關。1970年代,台灣推出「一個孩子不嫌少,兩個孩子恰恰好」的節育口號,再加上政治經濟環境的改變,生育率顯著下降。

不過,台灣的生育率會因為生肖年份的不同有所改變。舉例來說,虎年的生育率通常比較低,龍年通常會比較高,衛福部也會趁勢鼓勵生育。

鼓勵工作和生活平衡

目前,台灣和南韓差不多,都在鼓勵民眾工作和家庭生活平衡,推動企業社會責任,希望讓企業和政府一起支持家長育兒,以及想辦法讓托育設施普及化。

post title

從中華民國內政部戶政司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的總生育率下滑到 1.17,但在屬於龍年的 2012年時有稍微回升。

Photo: 中華民國內政部戶政司
post title

除了外在經濟條件不允許,年輕人要找到能夠育兒的另一半也是一大難題。

Photo: Samuel Yoo

其實,新加坡年輕人想生

在論壇上,新加坡管理大學社會學教授兼政府生育顧問史莊(Paulin Straughan)則點出了想像與現實間的障礙。她提到其實新加坡年輕人都很想結婚生小孩,但不少年輕人都找不到適合的另一半,而且他們想要全心投入在自己的工作或學業,更現實的是,他們會說自己沒有足夠的錢。

找不到適合的另一半

史莊說:「在新加坡,單身的人很難找到另一半,他們沒有時間約會。真的障礙包含缺少休閒時間,導致年輕人沒有機會擴展社交圈。」

家庭或職場二選一

更現實的是,隨著新加坡家庭結構的改變,十年前祖父母會和小孩一起住,或住在附近,幫忙帶孩子不成問題,但現在孩子出生後,新加坡女性會有種必須在事業和當個負責任的媽媽之間做選擇,「這可是關乎生養一個愛因斯坦或是下一屆總理」。

讓沒小孩的人有小孩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說:「重要的是結婚。」他提到儘管當局推出補助家有三個或四個小孩的政策,「但對總體出生數來說影響非常小,更重要的是要讓沒小孩的人有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