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通都假的 巴西偽戰地記者行騙各大媒體

by:泥仔
30330

今年 32歲的馬亭斯自述自己從小受到家庭虐待,在成年後,他花了 7年的時間與白血病奮鬥,現在則是名致力於人道救援工作的戰地攝影師。他激勵人心的故事深受許多人喜愛,也讓他在Instagram上有超過 12萬名粉絲,只是其中有一個小小問題:上述全都是假的。

post title

這兩年來,馬亭斯持續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分享各種他在戰地的照片。

Photo: Chris A. Wallace‏

喜愛衝浪的攝影師  重大戰區少不了他

馬亭斯(Eduardo Martins)熱愛衝浪,他的Instagram上充滿各種與大海為伍的照片,除此之外,馬亭斯也是名長期出入戰區的戰地攝影師。

他在今年 6月受訪時提到,自己人在伊拉克摩蘇爾城(Mosul),在 2015年則是跟著敘利亞自由軍待在被伊斯蘭國(IS)掌控的敘利亞城市拉卡城(Raqqa),除此之外,馬亭斯也稱自己去過加薩走廊、在敘利亞阿勒坡城(Aleppo)攝影時還曾經被流彈波及。

從人道救援到戰地攝影

在另一場訪談中,馬亭斯則提到自己本來是為聯合國難民組織工作的志工,種種人道救援的經歷讓他決定成為一名戰地攝影師。

馬亭斯也曾暫時放下攝影師的工作,他說:「有次在伊拉克拍攝衝突時,一名男孩被莫洛托夫雞尾酒(molotov cocktail,指手持式汽油彈)擊中,我立刻拋下相機幫他離開衝突區。」

「面對這種場景,我暫時不是攝影師,而是一名普通人,我無法對這些事情坐視不理。」

外媒也用過他的照片

這兩年來,他的攝影作品廣泛出現在蓋帝圖像(Getty Images)、《華爾街日報》、Vice、《巴西BBC》,他在巴西新聞圈中也小有名氣。

post title

2016年 10月,當伊拉克摩蘇爾城戰爭剛開打時,一些從摩蘇爾城逃出的人民已經被安置到聯合國難民署所設置的難民營。「攝影記者」馬亭斯聲稱在聯合國的工作啟發了他。

路透社

只聞其名  不見其人

然而,《巴西BBC》駐中東記者里貝羅(Natasha Ribeiro)逐漸對「馬亭斯」產生懷疑,因為她和其他巴西同業都沒有在馬亭斯聲稱去過的地區遇過他,敘利亞、伊拉克當局與當地的非政府組織也從來沒有聽過或看過「馬亭斯」,也因為馬亭斯過去的訪談都是透過線上進行,所以沒有人親眼看過馬亭斯這個人。

當《巴西BBC》和聯合國聯繫時, 聯合國難民署發言人愛德華茲(Adrian Edwards)更證實根本沒有馬亭斯在聯合國工作的紀錄。

post title

一直到前一陣子,開始有人覺得「馬亭斯」這個人疑點重重。圖為巴西攝影師阿拉孟維奇發現「馬亭斯」(左)盜用美國攝影師布里特的作品(右),並把兩者的圖片擺在一起相互比對。

Photo: Ignacio Aronovich

把他人照片微調  假裝是自己的

種種懷疑甚囂塵上,也讓巴西攝影師阿拉孟維奇(Ignácio Aronovich)回頭檢視馬亭斯拍的照片,阿拉孟維奇發現,馬亭斯有許多照片不僅有左右翻轉、被裁減、細部修改的痕跡,而且照片之間的風格非常不一致,他說:「每位攝影師都會有它自己的風格,這些照片看起來並不一致,對我來說,它們就像來自不同攝影師的作品。」

《巴西BBC》則指出,透過對照片的「微調」,讓馬亭斯得以規避負責偵測照片是否有盜用情況的軟體。

BBC:通通都假的

在一連串抽絲剝繭下,《巴西BBC》發現就從職業到照片,就連「馬亭斯」這個人本身也是憑空捏造出來的人物。

post title

在Instagram上的馬亭斯,其實是盜用自英國衝浪手波維的照片。

Photo: Illi Mai‏

把別人的生活當成自己的

「馬亭斯」這個人的模樣是盜用自英國衝浪手波維(Max Hepworth-Povey),「馬亭斯」有時是直接盜用波維的照片到自己的社群帳戶上,有時則是把波維的臉擷取下來後製成自己在戰區時的模樣。

本人以為是惡作劇  

一直到接受訪問前,波維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照片被盜用了兩年,當他的朋友跟他說這件事情時,他還以為一切只是場惡作劇。

波維打趣地表示,他對於媒體把他的照片形容成「金髮的帥氣小生」感到受寵若驚,不過他也明確澄清自己雖然會到世界各地衝浪,但這些地方跟戰區完全沾不上邊,對於「馬亭斯」利用衝突國家和自己的照片來形塑個人魅力,波維也直言:「我真的很不喜歡這個想法。」

post title

2013年,《路透社》記者路易斯(David Lewis)趴在聯合國的裝甲車旁躲避機槍掃射和土製炸彈,他在剛果共和國當地有多年的採訪經驗。

路透社

提供讓人不相信新聞的理由

「馬亭斯」大部分盜用的戰地照片是來自一名美國攝影師布里特(Daniel C Britt),布里特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對於馬亭斯拙劣仿冒的行徑感到非常失望,這將會給人們另外一個理由來不相信新聞。」

照片的價值不是「讚」可以比擬

「每張照片都是特定人事時地物的一部分,有些拍下它們的人現在已經不在人世了,」布里特說:「他們的命很重要。我的口譯員、我的中介人、任何幫助我們的人的命都很重要。」

「這些照片的價值遠比馬亭斯在Facebook得到的『讚』還要高太多了。」

撤下圖片  承諾未來會更好

在事發後,蓋帝圖像、《巴西BBC》都已經撤下馬亭斯的照片,也已經發表聲明,表示他們已經在研討要如何發展出更好的查核機制。

post title

2007年,《法新社》特約記者長井健司遭緬甸軍方從後方槍擊倒地,他在斷氣前都緊握著攝影機。

路透社

馬亭斯的真實身份仍不明

不過人們現在還是不知道「馬亭斯」背後的藏鏡人是誰,在巴西媒體界有風聲傳出在調查馬亭斯時,「馬亭斯」就早一步宣布自己要切斷所有聯繫,並去澳洲沉潛一整年,他的Instagram、Whatsapp帳戶也已經關閉。

可能還有千千萬萬個「馬亭斯」

採訪過馬亭斯的記者奈托(Fernando Costa Netto)坦承,他可能是不小心走漏風聲的人,他說自己當初私訊馬亭斯,是希望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釋,結果只得到一封「我要去澳洲」的回訊。奈托坦承比起生氣,他更感到失望,也覺得他們都藉此學了個教訓。奈托說:「更嚴格的來源查核是必要的,我完全不懷疑還有其他的『馬亭斯』仍在江湖上走跳。」

上線時間:2017/09/07
增修時間:2017/09/09 修正錯字


延伸閱讀:《觀景窗後的無名英雄 攝影師特輯
假的真不了 印度夫婦造假登峰被抓包
數百人被進行了不必要的手術 英醫師被判刑15年

參考資料:
01 War photographer who survived leukaemia exposed as a fake
02 Brazil 'surfing war photographer' Eduardo Martins exposed as fake
03 How a fake war photojournalist tricked media organisations around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