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尼亞尋骨人 讓大屠殺受害者安息

by:徽徽
5817

對在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中活下來的努奇克來說,他終其一生都無法忘記大屠殺時慘無人道的畫面,而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尋找受害者的遺骨,讓它們入土為安。

post title

圖為在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中倖存的努奇克,現在他每天的任務就是到當年被塞爾維亞軍隊血洗的森林尋找受害者的骸骨。

Photo: Mersiha Gadzo

從獨立問題衍伸出的戰爭

1992年 3月到 1995年間,克羅埃西亞人、波士尼亞人和塞爾維亞人因為從南斯拉夫聯邦獨立問題發生歧異,進而導致多方戰爭,當時聯合國將城市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劃為安全區,並在當地派駐了 200名荷蘭維和部隊。

二戰後  歐洲最嚴重大屠殺

1995年 7月,塞族共和國在將軍姆拉迪奇(Ratko Mladić)的指揮下進軍聯合國安全區,血洗當地的波士尼亞穆斯林。在短短五天內,斯雷布雷尼察一共有 8,000人被殺、折磨,其中大部分是男性、小男孩,部分女性則遭到性暴力對待。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本土發生最嚴重的種族屠殺事件。

post title

圖為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與鄰國位置,粉紅色星號處則是發生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的地方。

路透社
post title

圖為當年發動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的兩名戰犯──塞族共和國將軍姆拉迪奇(左)和塞族共和國總統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zic, 右)。

路透社

頭號戰犯被捕受審

成堆屍體化作白骨散落在斯雷布雷尼察山區,至今仍有上千人下落不明,而發動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的頭號戰犯──姆拉迪奇將軍在 2011年被捕,送交荷蘭海牙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受審,但這一切對在大屠殺倖存下來的努奇克(Ramiz Nukic)來說,他一點都不覺得開心。

受害者永遠回不來

努奇克說:「戰犯將會受到懲罰,但他們有一天會離開監獄,然而受害者永遠都回不來。」

「每個人都應該面對司法審判,法庭有它們的權力,但沒人可以實現我的願望,將我的父親和兄弟帶回我身邊。無論他們怎麼懲罰姆拉迪奇,對我來說都是不夠的。」

post title

當時,住在斯雷布雷尼察的穆斯林們舉家逃難,許多女性在這場屠殺中失去家中所有男性成員。

路透社

和妻小話別後  逃往森林躲藏

努奇克回憶道,在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剛開始時,他和待在聯合國安全區的妻小告別後,和父親與兄弟逃到附近的森林中躲藏。然而,塞爾維亞軍隊早就待在森林中等著發動突襲。

敵軍突襲  屍橫遍野

當逃難的人們坐下來打算稍作休息時,塞爾維亞軍人和坦克出現朝他們開火,現場屍橫遍野,其中包含努奇克的父親和兄弟,而努奇克因為躲在草叢中逃過一劫。

僥倖逃過一劫

隨後,努奇克想辦法離開遭塞爾維亞軍隊血洗的森林,很幸運地在難民營找到了妻小,終於一家團圓。

在《半島電台》拍攝的這段影片中,記者跟著努奇克一起到森林中尋找大屠殺受害者的骸骨。

重回遭血洗的森林

1999年,努奇克帶著家人回到了空空如也的卡梅尼卡村(Kamenice),他鼓起勇氣重回當時發生大屠殺的森林,舉目所及讓他的血液凍結。

努奇克回憶道:「當我看到那些衣物和鞋子散落在森林時,我感到麻木。」而在他的腳下,躺著三具完整的骸骨。

從那時起,他成了尋骨人

從那時開始,努奇克成了尋骨人,他每天都在森林中找尋受害者的遺骨,用木棍將樹枝和落葉翻開,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找到父親和兄弟的骸骨。

專心尋骨  靠打零工維生

一心一意尋找受害者遺骨的努奇克沒有固定的工作,但他養了一群牛羊和家禽好維持生活。他和生病的妻子、兒子與孫子同住,沒有一個人有固定工作,端靠努奇克和他的兒子偶爾打零工過活。努奇克提到,有時兩個月他連 30歐元(折台幣約 1,070元)都賺不到。

2003年,法醫專家團隊來到埋有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受害者的亂葬崗,希望能靠著現代技術辨識出骸骨的身分,讓受害者的親友能安葬他們。

路透社
post title

隨著受害者的屍骨下葬,遺族總算能尋回內心的平靜,但大屠殺帶給他們的傷口一輩子都不會癒合。

路透社

尋骨人的日常生活

每當努奇克在森林中發現骸骨,他會立刻標記發現的地點,並且將骸骨整理在一旁,通知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失蹤人口機構(Missing Persons Institute of Bosnia-Herzegovina, MPI)前來紀錄和處理。

發現大型亂葬崗

根據MPI的統計,目前有 7,000人仍然下落不明,其中包含大約 1,000名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的受害者,至今也有多處大型亂葬崗被發現,MPI發言人珊潔克(Lejla Cengic)說:「為了幫助受害者的家人,找到並安葬他們的親人讓他們獲得平靜,MPI不會放棄尋找失蹤人口和真相。」

成功辨識出300人

MPI的目標和努奇克一致,努奇克至今收集的骸骨量加起來已經讓MPI成功辨識出將近 300名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的受害者。

和努奇克合作多年的MPI代表沙勒馬維克(Sadik Selimovic)說:「努奇克的幫忙是無價的,幸虧有他許多骸骨才能找到主人。我不知道我們該怎麼報答他,我們對他的感激難以言喻。」

終於找到親人遺骨

然而,整天在森林尋找父親和兄弟遺骨的努奇克,直到多年後才被通知,他親人的遺骨在另一處大型亂葬崗被尋獲。努奇克說:「我將他們埋在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紀念墓園,現在我已經獲得平靜,我有種他們和我同在的感覺。」

post title

波士尼亞尋骨人努奇克手上拿著在森林中找到的骸骨,他會將這些骸骨好好收集整理,等待MPI人員前來為這些骸骨找到主人。

Photo: Mersiha Gadzo

跟著努奇克尋骨去

雖然努奇克已經找到親人的遺骨,但他為了其他受害者遺族決定繼續他的尋骨任務。他每天仍會固定前往森林中翻找落葉和岩石,看看底下有沒有骸骨的蹤跡。

而在《德國之聲》記者跟著努奇克去尋骨的這一天,他們就在森林中發現了三片骨頭──一片手骨、一支脛骨和肩胛骨。努奇克小心翼翼地檢查它們,輕輕地把它們擺放在一旁做好記號等著MPI的人員前來。

骨頭上沒有寫種族

努奇克說:「有時我會找到一具完整的骸骨,有時會找到分屬不同人的骸骨,有時只有幾片骨頭。野生動物通常會把這些骸骨弄散。四年前,這裡淹大水,去年這裡又發生火災。」

「骸骨上沒有寫著種族,人們最終需要找到真相,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在尋骨,我不知道這些骨頭是屬於塞爾維亞人、克羅埃西亞人或是波士尼亞穆斯林的...我只希望可以收集他們,然後將它們安葬,這是我一生的任務。」

「受害者就是受害者,無論他們是塞爾維亞人、克羅埃西亞人或是波士尼亞穆斯林,這些都沒有關係。」


延伸閱讀:《大屠殺可以預測嗎?
整個世界都是你的國:來自不存在國家的跨疆域護照
波赫百年傳統 夏日除草節

參考資料:
01 Bosnian bone-hunter: No punishment is enough for Mladic
02 Srebrenica's Bone Hunter
03 Srebrenica: A son's quest amid the bones of Europe's worst massacre since World War T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