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只有叛徒或敵人 俄國前特務在英國遇害

by:時時
8588

上周日,在英國的一家購物商場的長椅上,有一男一女被發現因為不明物質而昏迷不醒,現在兩人皆在醫院搶救當中,其中一名受害者還是前俄國特務。

post title

上周末,在英國的購物中心有一男一女被發現因不明物質而昏迷不醒。圖為一名警方站在現場的封鎖線外,封鎖線內有一頂上白下黃的雙色帳篷。

路透社

購物中心昏迷不醒

4號晚上,在英國威爾特郡(Wiltshire)索爾茲伯里(Salisbury)的一間購物中心的長椅上,有一名 66歲的男子和 33歲的女性疑似遭到不明物質攻擊,目前兩人正在急救。

威爾特郡的警方表示,兩名傷者外觀看起來沒有受到明顯的傷害,但在Maltings購物中心被人發現昏迷不醒。

他們也宣布這是一起重大事件,並集合多個相關單位同時展開調查。除了往是否為預謀犯罪的方向調查,警方也不排除這起攻擊與恐怖主義有關。

無法確定對人體健康的危害

英國公共衛生部(Public Health England)表示,目前還不能確認受害者接觸到的是什麼物質,也不確定這種物質對於人體有什麼樣的危害。

當地警方表示:「如果你覺得自己或別人的健康狀況出現明顯地惡化,請打 999(報警)。」

雀兒曲是案發現場的目擊證人,她向BBC描述了發現案發現場的經過。

看起來很詭異的兩個人

目擊證人雀兒曲(Freya Church)向BBC表示,她發現長椅上的這一對情侶看起來非常詭異,是一個年紀比較大的男生和一個年輕女生,男生仰望天空的同時做著奇怪的手部動作,而倒在男生身上的女生看起來很像已經昏過去了。

她也說:「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幫助他們。」

受害者是前俄國特務

根據報導,這名男子名叫斯卡里帕爾(Sergei Skripal),他是一名負責監視英國的前俄國特務。

但斯卡里帕爾在 2006年8月退役之後,俄國認定他曾向英國秘密情報局MI6洩漏自己的身分,而被俄國判刑監禁 13年。俄國表示,他從 1990年代起開始為俄國服務,MI6提供超過 10萬美元(折台幣約 292萬元)購買斯卡里帕爾收集到的情報。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斯卡里帕爾(左)被拍攝到的畫面。他原先是俄國的特務,被俄國指控洩漏出自己的特務身分,而被俄國判刑監禁 13年。在 2010年美國和俄國互換人質時,斯卡里帕爾被送往英國展開新的人生。

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英國開始新的人生

2010年7月,美國以 10名被FBI逮捕的俄國特務和俄國交換當時監禁在莫斯科的 4名俄國特務,斯卡里帕爾就是 4名俄國特務其中之一。當他們這些要被交換的特務人質飛到奧地利之後,斯卡里帕爾被安排飛往英國。

外傳斯卡里帕爾來到英國之後被賦予了新的身分、住家和養老金,但英國的地政資料顯示,斯卡里帕爾在來到英國後的一年多,2011年8月12日以 26萬英鎊(折台幣約 1,050萬元)用真名購買了這間房子,且沒有房貸。

鄰居:看起來是個好人

根據BBC的報導,斯卡里帕爾的鄰居認為他是個非常友善的人,他的妻子在幾年前剛過世。

鄰居保托克(James Puttock)表示,斯卡里帕爾住在這個社區已經七年多了,斯卡里帕爾是個「非常安靜」的人,每次他們都會打招呼。

保托克也說,如果斯卡里帕爾要先走都會和他打招呼,他說:「斯卡里帕爾總是(從我身邊)走過去,有時候會駕著他的BMW。」

post title

2006年,俄國聯邦安全局中校利特維年科因為政治立場和執政當局不同,在英國遭到毒殺。圖為 1998年11月17日在莫斯科參加記者會的利特維年科。

路透社

12年前也有類似事件

外界認為,這起事件當中的不明物質令人聯想到另一起俄國聯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Service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FSB)中校的死亡事件。

2006年,利特維年科(Alexander Litvinenko)在倫敦喝了一杯摻有放射性同位素釙的茶後中毒身亡。外界認為,因為利特維年科的政治立場和執政當局不同,而在當時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的同意下被暗殺。

對於外界的質疑,有關當局認為針對目前掌握的資料要進行推測為時過早。

如果和俄國有關  就會出現問題

BBC的記者科瑞拉(Gordon Corera)比較了斯卡里帕爾和 2006年利特維年科的例子,兩人都是前俄國情報員,也都來英國之後因為不知名原因生病。當時,利特維年科的案例花了數周的時間才發現是刻意被下毒,又花了近十年的時間外界才敢公開指責俄國這項舉動。

但BBC的記者科瑞拉認為,雖然目前英國警方還沒有認定這是一起犯罪事件,不過如果這次事件確實和莫斯科有關,就會出現一些問題:(英國)到底需要做出怎麼樣的反應,以及是否有能力來阻止類似的事件再繼續發生。

post title

利特維年科的朋友戈爾德法布在利特維年科死後,為他出版了傳記。圖為 2007年,利特維年科的妻子(Marina Litvinenko)和手持利特維年科傳記的戈爾德法布(右)。

路透社

可能和這個月的俄國大選有關

2000年協助利特維年科從俄國脫逃出來的戈爾德法布(Alex Goldfarb)認為,這次斯卡里帕爾的案件透露出俄國的陰謀。

戈爾德法布說,俄國因為是一個民族主義的國家,所以在政治宣傳上將英國描繪成俄國的敵人,而像斯卡里帕爾這樣的人就會變成俄國的叛徒。

根據《衛報》的報導,一些俄國人認為斯卡里帕爾的事件是英國試圖要抹黑普亭,因為普亭在這個月的大選中會贏得新的六年任期。

post title

2004年4月7日,出席莫斯科法庭的俄羅斯核武專家蘇佳金。蘇佳金和斯卡里帕爾都是在 2010年美國和俄國進行特務交換時,從俄國釋放出來的人質之一。

路透社

現在確定還太早了

一名和斯卡里帕爾在同時期以美俄「交換間諜」的方式來到英國的俄國核武專家蘇佳金(Igor Sutyagin)向《衛報》表示,現在要判斷斯卡里帕爾是否為四名交換的間諜人質受害者還太早了。他說:「我們不知道,這一切都還只是假設的。」

普亭:世界上只有叛徒或敵人

但蘇佳金也說:「有人曾問普亭說,這世界上有哪些種類的人,普亭的回答是叛徒和敵人。曾經有一名俄國外交官在倫敦告訴過我,普亭曾把我和猶大做過比較。這就是他們(克林姆林宮)的態度。」

家人是最重要的

蘇佳金表示,2010年他們飛到奧地利進行人質交換的時候,他曾和斯卡里帕爾聊了幾個小時。他說,斯卡里帕爾在那個時候聊到他的家人,蘇佳金覺得家人是最能讓斯卡里帕爾感到開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