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省錢不招女兵 芬蘭國防部長惹議

by:徽徽
5443

今年,芬蘭自願投身軍旅的女性人數創新高,引起社會上的討論。其中,芬蘭國防部長尼斯托打算暫時關閉招募女兵的大門,認為這樣可以省下不少國防預算,然而,這樣的計畫也為他招來排山倒海的批評。

post title

芬蘭軍人在受訓結束後,於結訓典禮上宣誓效忠芬蘭。從圖中可以看到女性軍人的身影。

Photo: Karri Huhtanen

自願入伍當兵  女性申請人數創新高

在芬蘭,男性年滿 18歲就會被徵召入伍,進入軍隊當半年到一年兵或是從事社區服務,而女性則不在徵召之列,可以自願入伍。根據今年芬蘭政府的統計,申請自願入伍當兵的女性人數創新高,總共有 1,500人申請,不過,這個數字對芬蘭國防部長尼斯托(Jussi Niinistö)來說,可能不是一個他樂見的數字。

為了省錢  不讓女性從軍

兩個月前,芬蘭國防部長尼斯托稱政府現在的國家儲蓄計畫將會帶來「災難性後果」、「重創」芬蘭國防,而為了不讓國家的儲蓄措施影響到國防的基礎運作,尼斯托提出了個計畫,打算暫時關閉女性從軍的大門省下足夠經費。

每年可省下一億多元

根據尼斯托的統計,只要暫時停止讓志願參軍的女性服役,每年就可以省下大約 400萬歐元(折台幣約 1億4,340萬元)的經費,或許就不會影響到其他國防預算。

post title

2017年9月,芬蘭國防部長尼斯托來到瑞典哥得蘭島(Gotland),視察在當地和瑞典一起進行軍演的芬蘭軍隊。

路透社

政壇、媒體、社會狂批

然而,尼斯托的計畫立刻招來政壇、媒體和社會鋪天蓋地的批評。

芬蘭常備軍聯盟(Reservist League)副主席哈柯拉(Terhi Hakola)表示,自願投身軍旅的女性證明有足夠的動機,而且她們的表現很出色。哈柯拉建議到,與其透過節流的手段,不如想想怎麼提高國防預算。

這麼做只是想挑釁

芬蘭議會國防委員會主席卡內爾瓦(Ilkka Kanerva)也不認同尼斯托的省錢計畫,他說尼斯托這麼做只是想「挑釁」。先前,卡內爾瓦曾建議讓芬蘭男女都服義務役。

反對人為障礙

尼斯托的計畫也在社群媒體上引起網友們的討論,許多網友都反對讓女性無法投身軍旅的人為障礙,一名網友形容這樣的計畫「很荒謬」。

「散發著 1950年代的臭味」

芬蘭廣播公司專欄作家史旺里庸(Magnus Swanljung)則評論尼斯托的計畫「散發著 1950年代的臭味」,而且「根本不可能實踐」。他說:「對於年輕一代而言,『男性比較適合服役』這樣的想法很荒謬。」史旺里庸強調女性通常會尋求領導力教育,並且表現比男性同僚來的好。

post title

圖為正在進行戰術治療演習的芬蘭軍人。根據報導,就算芬蘭國防部長尼斯托的計畫生效,省下來的經費和需要花費的國防預算相比也微不足道。

路透社

就算能省錢  也不能省多少

此外,根據俄國《衛星社》的報導,雖然尼斯托的計畫最多可以幫芬蘭省下 400萬歐元,但芬蘭打算至少花 10億歐元(折台幣約 358.5億元)買船艦、100億歐元(折台幣約 3,585億元)買噴射機,這些開支都會讓尼斯托預計能省下來的錢顯得微不足道。

希望吸引大眾的注意

最後,尼斯托出面坦言他提的省錢計畫行不通,他解釋到自己之所以會提出這樣的計畫是希望可以吸引大眾的注意,他說:「我們得想其他辦法省錢。」

現在,芬蘭社會因為尼斯托提出的計畫,都在討論讓女性服志願役是不是個好選擇、對芬蘭軍隊有沒有好處。

post title

一名女兵正在替前方的同袍整理服儀。芬蘭直到 1995年才開放女性參軍,從那時開始參軍的女性人數節節升高。

Photo: Nestor Lacle

1995年開放女性參軍

目前,芬蘭國防軍大約 1萬2,000人,其中只有 2,600人是女性。芬蘭直到 1995年才開放讓自願投身軍旅的女性加入軍隊,從那時開始,女性人數在軍隊的比例節節上升。

女性參軍動機強烈

今年 21歲、在芬蘭南部賽屈萊市(Sakyla)Huovinrinne基地受訓的女兵高迪雅特(Alexiana Gaudiat)說:「女性在軍隊中最棒的一點就是她們強烈的參軍動機,我也認為在軍中的女性領導人非常有能力」、「當我加入軍隊時,我心中記掛的是關於領導力的訓練。」

從小就想當軍人

今年 22歲,和高迪雅特一起受訓的琵圖萊能(Saara Piitulainen)從小就想當軍人,她說:「我從很久以前就想加入軍隊,我的父親是一名維和人員,我也想要當一名維和人員。」

post title

1942年,當芬蘭和蘇聯在「繼續戰爭」(Continuation War)中對戰時,芬蘭派出了他們的滑雪軍。在芬蘭當一名軍人,在雪地中長程行軍是不可少的訓練。

Photo: Jared Enos

階級制度我不怕

無論是高迪雅特還是琵圖萊能,兩人在加入軍隊前都是在餐廳中工作的廚師。她們提到,不管是擔任廚師或是軍人,都需要良好的抗壓力和紀律。琵圖萊能說:「在餐飲界中有非常嚴格的階級制度,所以我大概知道軍隊裡也會長這樣。」

長距離行軍不放棄

高迪雅特說:「我在加入軍隊前有點緊張,因為我在網路上讀到了很多描寫軍隊裡對待女性態度的文章。但是當我進入軍隊後,我的想法整個改觀,我並沒有遇到任何歧視。」

「有時候我們得揹著非常重的背包長距離行軍,男性永遠都會幫忙。當然,妳不可以就這樣放棄,然後躺在雪堆上哭。」

不適合每一個女性

雖然軍旅生涯令高迪雅特和琵圖萊能獲益良多,但她們也說軍隊生活不適合每一個女性。高迪雅特說:「妳必須有某種程度的堅強去面對一些事,像是不得不站在滑雪板上進行 20公里行軍。」

post title

在第二次大戰時期,芬蘭不少女性選擇加入Lotta Svärd後援準軍事組織,這個組織專門招募女性從事戰時的支援工作,成員會被派往醫院、空襲警哨站等地協助軍隊完成任務。圖為被派往空襲警哨站的Lotta Svärd成員。

Photo: Ruotuväki

四分之一被性騷擾、一半遇過歧視

然而,就算能挺過嚴格的體能訓練,軍隊中有些事情仍令女性無法忍受。根據芬蘭義務役聯盟的研究,2017年有四分之一的女兵遇過性騷擾、一半的女兵遇過歧視,他們也嚴厲譴責軍隊裡發生的霸凌女兵事件。

讓女性也服義務役

在芬蘭義務役聯盟公布軍隊內女性遇到歧視的比例後,他們也呼籲將徵兵制度擴展到女性身上,讓軍隊中的女兵增加,如此一來才有改變的可能,也能潛移默化芬蘭社會對軍隊的看法。

服役者免稅計畫

另一方面,芬蘭前國防部長雷恩(Elisabeth Rehn)帶領的智庫則提出一個新的義務役計畫,也就是把年滿 18歲的男女分成三組,第一組參軍、第二組在社會上不同地方從事社區服務、第三組則不須參與這些事。在第一組和第二組服完役或從事完社區服務之後,讓他們可以好幾年免稅,然而第三組則從頭到尾都要繳稅。


延伸閱讀:《在北韓,作為一名女兵
南韓跳芭蕾舞的軍人們

參考資料:
01 Proposal for Temporary Stop for Women in Army Sets Finland Afire
02 Finland has second thoughts about its women soldiers
03 Conscripts' union condemns widespread gender discrimin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