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拉斯維加斯槍案後 飯店要告上千名受害者

by:徽徽
16798

去年,美國拉斯維加斯發生大型槍案,造成 59人死亡、851人受傷。在大家仍對這起槍案記憶猶新下,案發飯店集團對 1,000多名生還者提起訴訟,引起社會一片譁然。

post title

2017年10月,民眾在悼念槍案罹難者的紀念地點上擺了一頂帽子,並且插上了美國國旗。

路透社

對受害者提起訴訟

近日,去年發生拉斯維加斯槍案的曼德勒海灣賭場渡假村(Mandalay Bay Resort and Casino)母集團──美高梅國際酒店集團(MGM Resorts International),對在槍案中生還的 1,000多名受害者提起訴訟,為的是避免受害者追究集團的維安責任。

史上最致命槍案

去年 10月1日晚上十點多,拉斯維加斯發生了美國史上最致命的大型槍擊案,死傷人數和犯案手法震驚全球。

槍手從飯店32樓往下掃射

案發現場當時正在舉辦 91號公路音樂祭(Route 91 Harvest Festival),這是為期三天的鄉村音樂演唱會,吸引了 2萬2,000人共襄盛舉,也成了槍手帕多克(Stephen Paddock)的目標,他從曼德勒海灣賭場渡假村的 32樓往下掃射,造成 59人死亡,851人受傷。

美高梅維安出問題 讓槍手把槍帶進房

其實,從槍案發生後,已經有超過 2,500人對美高梅集團提起訴訟、或是威脅要告他們。受害者認為美高梅集團沒有做好維安,讓槍手帕多克有機可趁,把大量的槍枝運進房間。

post title

圖為槍手帕多克的照片,他是一名賭客,過去曾擔任會計師,本身並沒有犯罪紀錄,而他在犯案後自殺身亡。

Photo: 6abc Action News
post title

在槍案發生後,美國聯邦調查局立刻封鎖了曼德勒海灣賭場渡假村,黃色警戒線將飯店圍起來禁止民眾進入。

路透社

美高梅:我們不是為了錢

然而,正當槍案受害者還沒有從去年的陰影中走出,美高梅集團卻在近日對他們提起了訴訟。美高梅委任律師表示,美高梅集團不是為了錢,而是希望透過訴訟讓法院為他們背書,告訴社會大眾他們不需要為槍案造成的傷害負責,藉此避免受害者未來透過法律向他們求償。

援引《安全法》來辯護

在這場訴訟中,美高梅集團要援引 2002年美國通過的聯邦《安全法》(SAFETY Act)來幫自己辯護。

鼓勵民間一起反恐  

這條法律的全名是《透過協助有效技術支持反恐法》(Support Antiterrorism by Fostering Effective Technologies Act),內容中寫到凡是經過聯邦認證提供維安服務和產品的民營業者,如果無法避免恐怖攻擊也不需要負責。這條在 2001年 911恐怖攻擊後出現的法律,目的在鼓勵民間一起反恐。

上百項服務和產品獲認證

根據美國國土安全部的統計,他們已經認證了上百項反恐維安服務和產品,其中包含軟體、感應器和維安規劃等。

post title

2017年10月4日,在槍案中被射中的寶蒂斯塔(Paola Bautista)躺在醫院中接受治療。針對這起槍案算不算是恐怖攻擊,仍然沒有定論。

路透社

槍案維安公司有認證

而在拉斯維加斯槍案中,美高梅集團雇用的維安公司「當代服務公司」(Contemporary Services Corp,CSC)也有取得美國國土安全部的認證。因此,美高梅集團認為他們不需要為了槍案造成的傷亡負責。

是不是恐怖攻擊?

然而,這條法律適用的範圍在「恐怖主義的行為」上,拉斯維加斯槍案算不算是恐怖攻擊各方說法不一。目前CSC正在尋求美國國土安全部的公開聲明,希望他們將這起槍案定調為「恐怖主義的行為」。對此,美國國土安全部拒絕回應。

post title

2017年10月6日,在悼念受害者的守夜活動上,民眾默默拭淚。

路透社

前所未有的詭辯

在美高梅集團採取法律行動後,槍案受害者們的委任律師非常生氣,認為美高梅集團這麼做是前所未有的詭辯,為了保護公司不擇手段。

全是為了規避責任

受害者委任律師艾蘭(Craig Eiland)說:「美高梅集團這麼做全都是為了規避責任,讓自己不會被告上法院。」艾蘭補充到,美高梅集團想告訴大家他們粗心地讓槍手帶著武器進入飯店一點也不重要。

擔心未來有樣學樣

艾蘭分析到,要是美高梅集團的策略成功,未來其他公司在規避大型槍案的責任上可能會有樣學樣:「他們的論點是CSC有取得國土安全部的認證,所以米高梅集團不用負責,未來雇用這家維安公司的人也都不用負責」、「這樣的論點太離譜了,這也不是法律所規定的,(如果真的能這樣用)我們都會變得更不安全。」

post title

2017年11月,在田納西州納許維爾市舉辦的鄉村音樂協會頒獎典禮上,投影出了在拉斯維加斯槍案中罹難的受害者。

路透社

對受害者二次傷害

另一名受害者委任律師伊格列(Robert Eglet)表示,在美高梅集團採取行動後,他的辦公室湧入了大量受害者打來的電話。他說:「這絕對是美高梅集團的心理戰,這太過分了,這就好像在著了火的受害者身上再澆上汽油。」

「受害者們非常心煩意亂,他們因為這件事很不安,美高梅集團想要恐嚇他們。」

恐嚇生還者的策略

當時在槍案現場參加音樂節活動的律師克雷普爾(Brian Claypool)稱這起訴訟案是一場「虛偽的策略」,最終會演變成「美高梅集團的公關危機」。

克雷普爾說:「我們都認為這是為了恐嚇生還者的霸凌策略,這些倖存者是想要透過訴訟程序尋求社會改變和救濟的人。」

美高梅:多年訴訟沒有利

受到外界排山倒海的批評,美高梅集團發言人德松(Debra DeShong)表示,美高梅集團之所以提起訴訟,並且將訴訟從州法院的層次拉高到聯邦法院,為的是「提供那些受影響的人有機會即時解決這件事」,她也說:「多年的訴訟和聽證會對受害者、社區和那些仍在治療中的人來說,並不是最有利的。」

上線時間:2018/07/19
增修時間:2018/07/20  統一美高梅集團譯名


延伸閱讀:《美國賭城槍案後 「撞火槍托」成熱門商品
日本賭場即將上路 成癮問題令人憂

參考資料:
01 Las Vegas shooting hotel sues survivors to avoid liability
02 MGM Resorts denies liability for Las Vegas shooting, asks courts for protection from lawsuits
03 MGM Resorts Sues 1,000 Victims of Las Vegas Shooting, Seeking to Avoid Liabi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