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IG到時裝品牌:那些「不存在」的虛擬模特兒

by:徽徽
7543

這一陣子,法國時裝品牌新聘用了三名「沒有心跳」的模特兒。

post title

第一眼看過去,你有辦法辨識這些人的真偽嗎?

Photo: balmain

完美三人組出現了

完美的顴骨、立體的五官綜合出來的魅力滿點,舒度(Shudu)、瑪格(Margot)、稚義(Zhi)三名模特兒是法國時裝品牌巴爾曼(Balmain)行銷活動的新面孔,而且她們全是虛擬模特兒。

在官方帳號上,巴爾曼將她們稱為「巴爾曼軍團」,描述這些人是「美麗多元的組合」,並寫到:「永遠歡迎大家加入#巴爾曼軍團。」

模特兒年資:一年

整個計畫是巴爾曼和英國攝影師詹姆斯-威爾遜(Cameron James-Wilson)一同合作。其實這 3名模特兒中,舒度是詹姆斯-威爾遜在去年打造的全世界第一名虛擬超模,過去她也曾在自己的Instagram替美國歌手蕾哈娜(Rihanna)的彩妝品牌Fenty Beauty拍攝形象照。

法國人和中國人

而除了舒度,瑪格、稚義都是為了這次的行銷活動新設計的角色,巴爾曼設計總監洛斯坦恩(Olivier Rousteing)形容道,瑪格像他「童年夢想裡的法國女孩」,稚義則是擁有一頭俏麗短髮的中國模特兒。

圖為舒度在個人Instagram的照片。當舒度在Instagram上獲得注目時,不少人一直在討論她到底是真是假,也讓她的名氣不斷上升。

類似情況不是第一次

當然,使用虛擬人物來行銷的例子並非前所未聞,除了前面提到的彩妝品牌Fenty Beauty,2015年,國際時尚品牌LV邀請《太空戰士》(Final Fantasy)女主角雷光(Lightning)擔任 2016春裝代言人也引起熱議。

虛擬意見領袖  很多人問

意見領袖行銷機構Socialite的創辦人亞歷山卓(Beca Alexander)也指出,現在有許多時尚、美妝、生活、旅遊品牌在跟她接洽時,會詢問創造虛擬關鍵意見領袖(KOL,編註)的可能性。

編註:在特定領域中,可以影響他人購買行為的人。

一樣有效  操作也方便

「在某種程度上,這對品牌來說是很理想的情況:因為他們擁有一個可以創造品牌價值的意見領袖,而且還不用處理在面對名人、沒經驗的青少年時會出現的問題。」

「在整合了現實中的關鍵意見領袖所擁有的特色,我們就能創造出一樣迷人的人工名人。」

其實仔細看,還是能找到虛擬模特兒「哪裡怪怪」的破綻,但如果只是快速掃過去的話,就幾乎難以辨識真偽。

由程式來穿衣服

所以虛擬模特兒整個設計過程是怎麼進行的呢?以巴爾曼這次的行銷計畫為例,英國攝影師詹姆斯-威爾遜解釋自己先是用 3D繪圖設計人物,接著和虛擬時尚企業CLO合作,把所有衣服的資訊匯入電腦裡(如衣服重量、彈性、皺褶細節、縫線等)後,再讓程式幫模特兒「穿」衣服。

他說:「人們對整件事有著超乎尋常的興趣,我真的很喜歡創造新角色的每一個時刻。畢竟有多少人的日常工作是創造超模呢?」

不存在於現實的多元

然而,這樣的趨勢卻招來了一些疑慮,有些聲音指出,當品牌巴爾曼主打「美麗多元的組合」,其實直接找真實存在、來自不同族群的人類似乎比較合理。

 
 
 
 
 
 
 
 
 
 
 
 
 

ZHI Carrying the Flash #BALMAINBBOX bag, now available in BALMAIN Stores and on ‪BALMAIN.COM @shudu.gram @itsclo3d #BALMAINARMY #BALMAINPF18

BALMAIN(@balmain)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批評者擔心,這不僅會壓縮到現實模特兒的生存空間,對非白人模特兒來說更是如此。

競爭力高、取代性高

來自倫敦、在萊雅(L'Oreal)、愛迪達(Adidas)擔任模特兒的史東(Louise Stone)指出,虛擬模特兒的出現,可能會讓本來已經很競爭的模特兒界更加競爭。

「在時尚界被取代是非常容易的事,」史東說:「現在要跟字面意義的『不存在的女孩』競爭真的很嚇人——因為公司可以創造出任何一個他們想要的完美模特兒,而不再需要透過試鏡。」

非白人模特兒更沒空間

史東也指出,有許多虛擬模特兒是針對非白人模特兒——但是現實的非白人模特兒在業界本來就不容易了,她說:「整體來說,模特兒在業界裡已經夠競爭了,非白人模特兒還得付出更多心力才行。」

史東的說法確實不是空穴來風,根據時尚網站The Fashion Spot在 2017年的統計,在時裝秀的走秀模特兒僅有 32.5%不是白人,而這樣的數字已經比 2015年的 17%還要高。

post title

也有人擔心,虛擬模特兒會更加惡化人們看待自己身材的方式。

路透社

惡化人們看待自己的方式

時尚攝影師羅曼(Manny Roman)則擔心,虛擬模特兒會加倍打擊人們的自信心,他說:「雖然我很敬佩行銷活動裡的數位藝術,但我並不喜歡巴爾曼向社會傳達出的不現實訊息。」

「現在有許多人專注在社群網路上,並因為他們追蹤的名人、模特兒,替自己的身材定下了嚴苛的標準,」羅曼說:「我擔心虛擬模特兒會加劇人們的身體畸形恐懼症(Body dysmorphic disorder,編註)。」

編註:過度擔心自己的身材,以致於將身上微小甚至不存在的缺陷過度放大的心病。

post title

隨著科技發展,虛擬模特兒可能只會成為越多產業嘗試的方式。

路透社

事主表示不擔心

對於這些批評,詹姆斯-威爾遜相信模特兒們不需要太過擔心,他說:「我認為數位模特兒可能只適用在特定情況下,它們跟真實的模特兒是可以同時存在的。」

「每當出現新科技時,總會有兩極化的討論——有些人會頑固地對抗它,有些人則會擁抱它。」


延伸閱讀:《廣告模特兒有修片嗎?在法國,他們必須告訴你
通通都假的 巴西偽戰地記者行騙各大媒體

參考資料:
01 BALMAIN REVEALS LINE-UP OF VIRTUAL MODELS FOR LATEST CAMPAIGN
02 The rise of the virtual influencer
03 DON’T CALL BALMAIN’S NEW CGI MODEL CAMPAIGN “DIVERSITY”
04 Balmain Has Enlisted 3 CGI Models to Join the Balmain Army
05 From Instagram to Balmain: The rise of CGI mod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