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廣告看板」 賽馬廣告登上雪梨歌劇院惹議

by:時穿
3990

對於澳洲人來說,在世界遺產的雪梨歌劇院上投影出七彩的燈光作品,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如果今天打在雪梨歌劇院上的是賽馬廣告,就是另一件事情了。

post title

圖為澳洲雪梨歌劇院的日出。近日,一則賽馬廣告登上雪梨歌劇院,引起了民眾反彈。

Photo: Gilberto Olimpio

抗議賽馬廣告

周二(9)晚上,澳洲新南威爾斯州(New South Wales)的雪梨歌劇院外聚集了數百名民眾,抗議投影在雪梨歌劇院上長度 6分鐘、連續播放 30分鐘的賽馬廣告。

網路上則募集到 25萬人連署反對在雪梨歌劇院上投影賽馬廣告。

「雪梨歌劇院不該這樣用」

在現場參與抗議行動的民眾艾偉德(Wendy Aylward)表示,她很關心雪梨歌劇院的商業化,「我們現在在這裡,是要明確地表達出我們認為雪梨歌劇院不應該被這樣用」。

從這支《衛報》剪輯而成的現場影片中可以看到,雪梨歌劇院前聚集大批民眾噓聲四起,高喊著要將廣告撤下(take it off)。

不是第一次投影

這則投影在雪梨歌劇院上的廣告是為了宣傳 13號總獎金高達 1,300萬美元(折台幣約 4億231萬元)的巔峰杯(The Everest)賽馬比賽。

雖然這並不是第一次在雪梨歌劇院上投影,但因為這次的廣告是要宣傳賽馬,而引發爭議。

post title

圖為 2016年4月,哈倫代表雪梨歌劇院正式加入Google文化學院(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計畫,要讓更多人能夠一窺雪梨歌劇院的樣貌。

Newscom/達志影像

雪梨歌劇院最先反對

原先,最早出面反對賽馬廣告的人是雪梨歌劇院CEO哈倫(Louise Herron)。

當時主辦單位新南威爾斯州賽馬協會(Racing New South Wales)已經申請要將雪梨歌劇院作為活動宣傳場地,但哈倫拒絕在雪梨歌劇院上投影出活動和馬匹名稱。

短時間、非商業的特殊情況

事實上當地政府早已規定,雪梨歌劇院上的投影「只限於短時間內非商業的特殊情況」。

哈倫在廣播節目上表示,這則賽馬廣告太過商業化、不適合雪梨歌劇院,「我們的政策能保護我們(雪梨歌劇院)世界遺產的地位」。

哈倫希望賽馬協會的廣告能再更隱晦一點,最好沒有獎盃,也不要看出這是則廣告。

這是最後新南威爾斯州州長拍板通過的廣告版本,在雪梨歌劇院上可以清楚看到巔峰杯logo和賽馬編號。

地方州長拍版同意

然而,這件事情在新南威爾斯州州長伯利基期莉安(Gladys Berejiklian)的出現有了新的變化。上周五(5),州長伯利基期莉安批准了賽馬協會提出的新版廣告,要求雪梨歌劇院要如期投影廣告。

新版賽馬廣告上留下了巔峰杯「Everest」的文字和賽馬編號,這些都是雪梨歌劇院認定的「商業標誌」。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7月,投影在澳洲雪梨歌劇院上的作品「Badu Gili 2018」。這個作品是由 6名澳洲原住民藝術家共同創作,原意為「水光」(water light)。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最大的廣告看板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也表態支持在雪梨歌劇院上投影賽馬廣告。

他認為,巔峰杯賽馬比賽是當地年度大型活動,能夠創造就業機會,「為什麼不把它放在雪梨最大的廣告看板(指雪梨歌劇院)上呢」。

賽馬惡名昭彰

雪梨市長摩爾(Clover Moore)則譴責這場宣傳活動,她認為賽馬涉及賭博和虐待動物是個惡名昭彰的產業,想在雪梨歌劇院上打廣告是公然將世界遺產商業化。

post title

圖為雪梨歌劇院內部一景。這起「賽馬廣告」爭議,讓前雪梨歌劇院CEO出面指責地方政府失責。

Photo: David Baron

「粗魯、不適當又無禮」

前雪梨歌劇院CEO林奇(Michael Lynch)也譴責這場宣傳活動「粗魯、不適當又無禮」。

他表示雪梨歌劇院花了 20多年的時間才登錄在世界遺產上,雖然新南威爾斯州政府擁有雪梨歌劇院,但政府同意讓賽馬廣告投影在雪梨歌劇院上,是政府失責。

擔心世界遺產地位受影響

現任雪梨歌劇院CEO哈倫擔心,這則廣告有可能會動搖到雪梨歌劇院的世界遺產地位。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則表示,世界遺產中心(The World Heritage Centre)正在調查這件事情,在調查完所有細節之前不會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