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7人死亡、5,000人失蹤... 在印尼地震海嘯後,用鏡頭走過罹難者家屬的痛

by:泥仔
11810

今年 9月底,印尼蘇拉威西島(Sulawesi)帕盧市(Palu)遭逢規模 7.5淺層強震與地震引起的海嘯,整個災情造成至少 2,037人死亡,約 5,000人下落不明。

隨著災情已經過去半個月,人們也陸陸續續返回受到災情影響的家園,對許多人來說,他們需要的絕對不只是物質上的支援而已。

post title

抱著填充娃娃、站在倒塌的家園,畫面中的女子在受訪時表示,這起災害帶走了她 3個孩子。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也許我應該接受這一切

站在已經不成樣的「家門」前,這是水果商卡哈魯丁(Kaharuddin)僅剩的一切。

在地震發生的 4天後,救難人員在斷垣殘壁間找到卡哈魯丁的妻子哈斯杜蒂(Hastuti)的遺體,她在罹難時仍緊緊抱著 2歲和 4歲女兒的遺體。

談到自己仍有一名 1歲女兒下落不明,卡哈魯丁說:「我只是在這裡等著(開挖機前來),希望有天可以找到我的孩子。」

「或者我應該接受這一切,認知到有一人必須被埋在這裡。」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就像土壤有了生命

在受到地震影響最嚴重的地方則出現土壤液化的現象,也就是強震造成土壤轉變成類似於液體的狀態,進而重創地上的建築物。

「這就像土壤有了生命,」親自目睹房子因為土壤液化崩塌的達爾米(Darmi)回憶道:「就好像它張嘴把人類一口吞盡那樣,而且『咀嚼』的聲音還非常大,你可以聽到『喀-喀-喀-喀』的聲音。」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只能看著他們斷氣

在《路透社》記者拜訪時,公務人員加里拜狄(Yassir Garibaldi,右)正設法把車子從倒塌的門廊下拖出來。

「這輛車是買給我父母的,」加里拜狄說:「現在他們走了,但這還是台好車,也是我唯一能修復的東西。」

當時地震把加里拜狄的父母和姪子困在一個充滿水的坑洞裡,而加里拜狄是在地震隔天早上找到他們的,他說:「我試著和他們保持談話、給他們食物和水。」

「但我想他們一定是處在相互擠壓的狀況,而且洞裡的水又很冷,總之在不久後,他們就停止呼吸了。」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土地證明  但得證明

對擁有 4個孩子的凱魯丁(Khairuddin)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趕快重建家園,然而,他因為地震的緣故弄丟了土地文件。

今年 49歲的凱魯丁說道:「我們必須向地方單位回報,還得想辦法證明這塊土地是我們的。我希望政府可以提供一些財務協助或賠償金,這樣我們就會願意待在帕盧市重建家園。不然我們大概會在另一個城市重新開始。」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尋找對自己有價值之物

現在很多人也回到曾經的家園尋找有價值、別具意義的物品,像畫面中的男子就在屋瓦間找到已故父母的畫像。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令人鬆一口氣的奇蹟

儘管前景不明,但努爾(Muhammad Nur)、他的妻子樸斯比塔(Nita Puspita),以及樸斯比塔的妹妹維佳安緹(Widya Wijayanti)一家仍充滿了歡快氛圍。

站在因為土壤液化而被摧毀的家園前,樸斯比塔描述他們家所遇到的奇蹟:在避難所找到消失好幾天的 1歲女兒。

「在天搖地動的當下,我看到整個柏油路開始隆起,就趕緊帶著 3歲和 7歲的女兒一起逃,但不論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最小的孩子。」

「後來我們回到現場還是找不到她,我真的非常擔心,」樸斯比塔說:「最後有人建議我們到附近的避難所找——而且我們還真的找到她了。我真的很高興也很慶幸。」

樸斯比塔補充道,這孩子是她的鄰居找到並送到收容所的。

post title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政府中止開挖  民眾兩樣情

由於連日高溫導致未被挖出的遺體開始腐壞,考量到搜救人員的健康,上周五(12),印尼政府已經宣布終止搜索。

雖然大部分的搜救人員、大型機具仍會待在現場,但政府已經開始著手新的建設計畫,他們也打算把土壤液化最嚴重的區域填平,在覆蓋土壤後直接充當大型公墓。

對此,有些仍沒找到親人遺骸的家屬表示,他們雖然很難接受,不過也正試著消化、理解政府的決定,只是有些人仍然很難放下這一切,一名罹難者家屬就說:「我不知道接下來還能怎麼辦,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post title

在攝影師所捕捉到的畫面裡,一面時鐘永遠停在了地震發生的前一刻。

路透社/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