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納粹?基因? 巴西「雙胞胎鎮」之謎

by:泥仔
9702

對有人臉辨識困難的人來說,這個城鎮大概是他們最不想造訪的地方了。

post title

大家來找碴?

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件事是他們的日常

歡迎來到巴西「雙胞胎鎮」坎迪杜-戈多伊(Cândido Godói),對當地人來說,一出生就有個雙胞胎兄弟/姊妹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根據 2009年的統計,在這座有 6,600人的城鎮中,每 10名孕婦就會產下一對雙胞胎,相較來說,巴西平均只有 1%的孕婦會生下雙胞胎。

除此之外,同卵雙胞胎的狀況也比異卵雙胞胎來得多。

自己是、朋友是、親戚也是

「這對我們來說很正常,畢竟在學校裡也可以看到很多雙胞胎,」本身是雙胞胎的露西亞‧葛倪茲吉(Lucia Gronitzgi)說,她提到自己的親朋好友大多是雙胞胎,笑說:「如果有人不是雙胞胎反而很奇怪。」

真實經歷:哪一個是我的伴侶

雖然這個城鎮有數量如此高的雙胞胎,但「辨識雙胞胎」對鎮民來說仍不是個輕鬆的工作。露西安娜‧葛倪茲吉(Luciane Gronitzgi)說:「我們可憐的老師總會搞混我們。」露西亞接著說:「有一次我的男友把我和露西安娜認錯了,這可沒什麼好結局。」

post title

雖然「雙胞胎鎮」的成因有各式各樣的說法,但目前仍沒有定論。

美聯社/達志影像

水裡有著神秘的礦物質

對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狀況,其實當地人也沒有共識。有一說是當地的水源含有某種礦物質,也有一說相信這和納粹醫師門格勒(Josef Mengele)脫不了關係。

「死亡天使」留下的痕跡?

被稱為「死亡天使」的門格勒在奧斯威辛集中營(Auschwitz)曾對裡面的人進行致命性的人體實驗,其中也包含針對雙胞胎的研究。

二戰結束後,門格勒化名逃到南美洲,在 1979年於巴西死亡。因此有部分人相信,門格勒在南美洲的時候曾偷偷對坎迪杜-戈多伊的鎮民進行雙胞胎實驗,好創造出一個雅利安人主導的社會。

目前都沒有證據

不過上述兩種說法目前都沒有證據,目前比較普遍的說法認為這和坎迪杜-戈多伊是個相對封閉的小社群有關。

post title

畫面中的墓碑,為在城鎮裡生出第一對雙胞胎的斯佩思(Speth)家庭。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一切因為近親通婚

回顧坎迪杜-戈多伊的歷史,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大約有 15-20個以德文為母語的家庭到此生根,直到現在,整個社群仍以近親通婚為主,家族裡有 5對雙胞胎的法比恩(Fabiane Grimm)說:「(有這麼多雙胞胎,)對我來說不是什麼神秘的事......人們在太多時候會和他們的表/堂親結婚,或是跟其他近親結婚。」

住在巴西,德國的根沒斷

當地的歷史學家桑切爾(Paulo Lirio Sauthier)則說:「我們現在有超過 80%的居民是德國人的後裔、13%是波蘭裔。」

走在鎮上,也可以看到人們在溝通時穿雜德國方言,桑切爾解釋道:「就算我們有著巴西的名字,我們仍留著歐洲人的血液、文化。」

post title

對居民而言,他們也很想知道鎮裡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雙胞胎。

美聯社/達志影像

鎮民支持的長期研究

其實從 1990年代開始,巴西基因學家馬特(Ursula Matte)就長年觀測鎮民的DNA,希望可以從基因遺傳的角度找到蛛絲馬跡,這個研究也獲得大多鎮民支持。

某種基因  地區限定

2009年,馬特和他的研究團隊注意到在城鎮裡只有 3平方公里大的聖佩德洛地區(São Pedro),光在 1959-2008年間的 436筆生產紀錄中,就出現 33對雙胞胎,因此推測「讓小鎮出現一堆雙胞胎」的基因可能源自於此。

2011年,馬特和他的研究團隊鎖定了一種容易生出雙胞胎的基因,也相信這組基因不是全世界的人都有,馬特說:「如果我們抽樣調查紐西蘭雙胞胎的DNA,可能會找到完全不一樣的結果。」

不過他們的研究仍沒有正式對外發表,現在也還在持續進行中,因此一切是否和基因有關也仍是未知數。

post title

2009年,鎮民設立了一座母親產下雙胞胎的雕像,彰顯出整個城鎮的獨特性。

美聯社/達志影像

雖然沒有答案......

總而言之,雖然巴西的「雙胞胎鎮」之謎仍沒有答案。但這個以「雙胞胎之都」自居的城鎮大概會持續吸引許多媒體、學者前來一探究竟,當然,還有那些想要朝聖一下的觀光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