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刺青跟著我進墳墓」 加拿大妻子完成丈夫遺願

by:徽徽
26093

在離開人間的那一刻,你會想留下什麼東西供後人懷念呢?對於加拿大刺青師溫澤爾來說,這個答案當然是自己身上的刺青。

post title

一名女子站在一名背部刺青的男子身後。近日,加拿大一名刺青藝術家的妻子完成了丈夫一個很不一樣的遺願。

Photo: StockSnap

非比尋常的遺願

在死亡即將到來的前夕,不少人會交代另一半幫自己完成遺願,住在加拿大中部城市薩克屯(Saskatoon)的刺青藝術家溫澤爾(Chris Wenzel),就在死前向自己的妻子雪兒(Cheryl Wenzel)提出了一個非比尋常的要求。

別讓刺青跟著進墳墓

今年 40歲的雪兒說:「他(溫澤爾)希望把自己身上的刺青剝下來,並且向全世界展示。他老是說:『我身上這些花了無數小時才完成的刺青,為什麼要跟著我埋葬讓其他人都看不到呢?』」

在溫澤爾的告別式上,他的妻子雪兒站在他的照片旁留影。

婚姻、事業上的好拍檔

雪兒跟溫澤爾在一起 23年,兩人生了五個小孩,彼此不僅是婚姻路上的好伴侶,也是事業上的好夥伴。

溫澤爾生前在薩克屯經營一家名為「電子地下刺青」(Electric Underground Tattoo)的刺青店,他是當地小有名氣的刺青藝術家。當溫澤爾在幫客人刺青時,雪兒就在店內幫溫澤爾看前顧後,也不時充當溫澤爾的第二隻眼睛,給他刺青設計上的建議。

刺青針具的奴隸

雪兒說:「他熱愛藝術並且對刺青很有熱情,他曾說自己是刺青針具的奴隸,因為他實在太愛刺青了。」

上個月離世,留下難題給妻子

然而,溫澤爾在上個月因為心臟問題過世,享年 41歲,他除了留下最愛的刺青店給雪兒,也留給了雪兒一個難題,希望雪兒能幫他保留下身上的刺青,不要讓刺青跟著他一起進墳墓。

溫澤爾身上有大片美麗的刺青,老鷹、骷髏頭、日本武士都在他的身上。

老鷹、骷髏頭、日本武士

雪兒提到,溫澤爾身上有一大片美麗絕倫的刺青,一路從脖子延伸到腿部。舉例來說,他的手上有骷髏頭的刺青,背部有日本武士的刺青,胸前則有兩隻老鷹和一條蛇相爭的刺青,溫澤爾希望這些刺青全部被保留下來。

找到第六家葬儀社才成功

一開始,毫無頭緒的雪兒找了五家葬儀社幫忙,但每一家都拒絕了她,雪兒說:「我不怪他們(葬儀社)。」直到找到第六家葬儀社「哀悼榮耀殯儀服務」(Mourning Glory Funeral Services)事情才有了眉目,這家葬儀社願意協助雪兒取下溫澤爾的刺青,並將溫澤爾下葬。

從來沒有遇過這種要求

葬儀社負責人克倫茲(Chelsea Krentz)說:「我們從來沒有接過這種要求。」克倫茲補充到,當地其他葬儀社也沒有。

 
 
 
 
 
 
 
 
 
 
 
 
 

Electric Underground #tattoos #saskatoon #electricunderground

Samantha B.(@s.b2rta)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圖為加拿大刺青藝術家溫澤爾生前工作的樣子,他曾說自己是刺青針具的奴隸,對刺青的熱愛非比尋常。

「永保我的刺青」

找好葬儀社的雪兒,接下來成功找到了協助剝皮並保存的公司──位於美國俄亥俄州克里夫蘭(Cleveland)的「永保我的刺青」(Save My Ink Forever)公司。

這家公司由謝伍德(Michael&Kyle Sherwood)父子經營,他們專門在亡者死後不久協助葬儀社取下亡者的皮膚並協助保存。父子檔中的兒子凱爾謝伍德也特別為了這次的任務,從美國飛到加拿大指導葬儀社怎麼取下亡者的皮膚。

保留範圍不含臉

身為一名訓練有素的皮膚保存專家,凱爾謝伍德表示他們保留的範圍不含在臉上或是生殖器上的刺青,或是任何非刺青藝術家設計的刺青。時至今日,謝伍德父子已經成功保存下超過 100個刺青。

成功取下七處刺青皮膚

凱爾謝伍德提到,自從他和父親的公司在 2016年成立以來,從來沒有參與過這麼大型的保存刺青皮膚計畫,他們將溫澤爾身上七處刺青皮膚成功保存了下來。

圖為溫澤爾生前的留影。在 3.5個月後,雪兒就會收到處理好的溫澤爾刺青皮膚。

萬聖節夜晚取刺青

回想溫澤爾的皮膚被取下的那一天,剛好是在萬聖節的夜晚,雪兒說:「當時葬儀社負責人跑出來說:『我們有點擔心,他的遺體已經承受太多,我們不確定能否順利保留下他背部的刺青』。」

但雪兒很堅持一定要把溫澤爾背部的刺青取下,她說:「我不斷聽到溫澤爾說:『全部都要,我全部都要!』」

要3.5個月才拿得到

最後,在凱爾謝伍德的協助下,溫澤爾刺了青的皮膚被順利取下,並且立刻送去進一步處理,要 3.5個月後雪兒才會收到溫澤爾的皮膚。

成品像羊皮紙一樣

凱爾謝伍德表示,雪兒會收到像羊皮紙一樣、博物館品質等級的皮膚,並且準備好被裝進抗紫外線的特殊畫框。至於成品是怎麼完成的,凱爾謝伍德三緘其口,他說:「這像我們的獨家醬料,就像你不知道大麥克裡加了什麼,也不知道可樂的配方,我們會保密。」

就像第一天一樣好

至於成品是否有保存期限,凱爾謝伍德表示,過去他們製作的成品狀態仍像第一天完成時那一樣好,不過他也提醒道:「你不會把成品放在太陽底下,你會把它當成一件珍貴的藝術品。」

圖為溫澤爾和妻子雪兒的婚紗照。為了達成丈夫的遺願,雪兒花了 187萬元在保留丈夫刺了青的皮膚。

就像藝術品一樣  把刺青皮膚掛牆上

雪兒表示,她打算把溫澤爾的刺青皮膚藝術品帶到明年四月的薩克屯刺青大展展出,之後再把它掛在自己的刺青店內。

雪兒說:「你可以在牆上掛畫,你可以把各式各樣的藝術品掛在牆上,刺青有好幾百年的歷史,它也值得被保留下來。」

雪兒也提到,未來她往生後也想跟溫澤爾一樣,把刺了青的皮膚保留下來掛在牆上,「我知道總有一天我會被掛在我的丈夫旁。」

總共花了187萬元

根據雪兒的估計,整個刺青皮膚保存計畫總共要價 8萬加拿大元(折台幣約 187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