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果「孤兒」不是孤兒  比利時下令驗DNA認親

by:時時
8935

2年前,比利時曾經爆出 3起比利時夫婦收養的剛果「孤兒」身分造假,這些孤兒非但不是孤兒,而且他們的親生父母還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收養」了。

post title

2009年2月在剛果布尼亞(Bunia)的Kizito孤兒院,一名在戰爭中失去雙親的孤兒坐在紙箱裡。

路透社/達志影像

禁止孤兒被帶出國

剛果是世界上孤兒比率最高的國家之一。為了要防止這些剛果孤兒被販運到其他國家,雖然從 2013年開始,剛果當局便禁止孤兒以「被領養子女」的身分出境,但在實際上,還是有一些剛果孤兒在被外國人收養後離開剛果——那些前往比利時的剛果孤兒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文件造假  根本不是孤兒

2017年,比利時當局發現有 3名來年齡介於 2-4歲的剛果「孤兒」文件造假,而且不論姓名和生日都是錯的。

隨後比利時政府在進一步調查後發現,這 3名「孤兒」根本就不是孤兒,她們的親生父母不僅還活著,他們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領養」到比利時。

post title

圖為 2008年11月,在剛果戈馬(Goma)的鮑思高中心(Don Bosco center),被棄養的孩子們和戰爭中失去雙親的孤兒們,倚靠著一面寫著「歡迎」的牆面排排坐著吃晚餐。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參加營隊就沒回家

比利時調查單位在距離首都金夏沙(Kinshasa)約 850公里的農村小鎮,找到這 3名「孤兒」的親生父母。他們本來以為自己是把孩子送去參加營隊,沒想到孩子們就此沒了消息。

實際上,這些孩子被帶到位於金夏沙的Tumaini孤兒院,等待養父母們前來領養。

希望孩子能回家

在調查過程中,比利時當局發現當地應該有 4名孩童遭到綁架,除了這 3名被比利時人領養的女童外,還有 1名男童也被帶到Tumaini孤兒院,只是沒有被比利時人領養。

這 3名女童親生父母表示,他們希望被帶去比利時的孩子能夠回家。

post title

圖為 2016年6月,在剛果戈馬鮑思高中心的孤兒們,圍成一圈吃午餐。在過去這 20年內,有 400多萬剛果兒童至少失去雙親當中的其中一人。

美聯社/達志影像

孤兒院負責人被抓

在這起事件當中,擔任Tumaini孤兒院負責人的比利時─剛果籍律師姆沛巴(Julienne Mpemba),平時住在比利時法語區瓦隆大區(Wallonia)那慕爾市(Namur),她因為涉嫌人口販運,在幾周前剛遭到比利時當局逮捕,而Tumaini孤兒院,也在最近宣布歇業。

姆沛巴在被逮捕前曾表示,她已經讓 50名左右的剛果兒童在比利時找到了新的未來。

應該還有更多

上述種種因素,讓比利時當局相信比利時境內應該還有更多類似的案件。因此,比利時當局最近才會聯繫曾在 2013-2015年間領養過剛果「孤兒」的比利時夫婦,希望他們能配合調查交出剛果養子女的DNA,以便當局追查這些「孤兒」是否遭到綁架、他們的親生父母是否還活在這世上,以及剛果兒童被販運到比利時的情況。

post title

圖為 2008年11月,在剛果戈馬的鮑思高Ngangi社區中心,失去家人的孤兒和走丟的剛果孩子們,躺在床墊上休息。

美聯社/達志影像

希望能抓到首謀

擔任 3組比利時領養剛果「孤兒」家庭的律師波傑(Georges-Henri Beauthier)表示,他認為驗DNA不會對現狀帶來任何改變。

波傑指出,這 2年半,這些家庭不斷要求政府揪出整個非法組織的首腦、瞭解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而不是先揪出有哪些剛果「孤兒」被非法組織以假文件帶到比利時。

「這是一齣悲劇」

本身即為養父母的比利時議員波瑞(Lorin Parys)說:「這是一齣悲劇,你要如何和孩子們解釋這些事情?更不用說在剛果的親生父母所經歷的痛苦。」

應以孩子的利益為優先

目前,這些剛果「孤兒」都還在比利時和收養家庭一起生活。這些比利時養父母們可以選擇是否要取消法律上的收養關係,另一方面,比利時法官也可以裁定這些「孤兒」該繼續和養父母同住,還是回到剛果的原生家庭。

波瑞呼籲,這些被帶到比利時的剛果「孤兒」已經在比利時生活 3年了,而且比利時養父母並沒有做錯任何事,波瑞希望法官在判決時應該要以孩子們的利益為優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