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可以買到一切」美國菁英大學入學詐騙案 好萊塢影星、企業執行長為小孩涉案

by:徽徽
12034

周二,美國司法部召開記者會,揭露規模大到令人咋舌的詐騙和賄賂案,這一次的被告是亟欲把小孩送進菁英大學的名流家長們,以及從中牽線的大學入學申請公司負責人。這起案件也反映出美國大學入學體制的漏洞,以及貧富差距對受教權的影響。

post title

圖為史丹佛大學校園一景,這裡是許多望子成龍的家長希望孩子就讀的菁英大學。

Photo: Simaah

不會運動,也可以進校隊

一名沒在踢足球的少女,神奇地成為了耶魯大學足球校隊招募的明星球員,花了她的父母 120萬美元(折台幣約 3,726萬元)。

一名亟欲想進入南加大就讀的高中生,被錯判有學習障礙,讓收賄的監考員陪考幫忙竄改考卷,花了他的父母至少 5萬美元(折台幣約 155萬元)。

一名從來沒有滑過船的學生,靠著「借用」一張別人在划船的照片,成功在南加大的划船隊取得一席,得以進入南加大就讀,花了她的父母 20萬美元(折台幣約 621萬元)。

耶魯、史丹佛都被騙

以上場景從 2011年開始真實在美國上演,有錢有勢的家長們為了保證自己的孩子進入菁英大學,不惜砸重金違法竄改孩子的考試成績與賄賂大學運動校隊教練,且這樣的情況遍及全美各大菁英大學,像是耶魯、史丹佛、南加大、喬治城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都出現了這樣的場景。

post title

圖左為電視明星洛莉露格林,圖右為好萊塢影星費莉希蒂霍夫曼,兩人為了孩子都涉入了這次的菁英大學詐騙案。

美聯社/達志影像

好萊塢影星、企業執行長都在內

對此,美國聯邦執法單位從 2018年5月接到線報後,成立了「大學藍調行動」(Operation Varsity Blues)團隊,出動了 200多位聯邦調查局(FBI)探員,在全美六州抓到了參與犯案的 50人,其中有 33人都是檯面上響叮噹的大人物,包含曾獲金球獎和奧斯卡金像獎提名的好萊塢影星費莉希蒂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電視明星洛莉露格林(Lori Loughlin)和她的丈夫時尚設計師捷諾利(Mossimo Giannulli)、企業執行長等人,他們同時也是望子成龍的父母。

望子成龍找上他

為了讓孩子進入菁英大學,他們找上了犯罪首腦辛格(William Singer),辛格成立了一間專為學生準備大學入學申請的公司,名為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也被稱作The Key,旗下還有非營利基金會Key Worldwide Foundation。家長們就是把錢轉入這間基金會,辛格再利用這筆錢違法幫學生竄改考試成績,以及賄賂大學運動校隊教練等,如此一來家長還不用繳聯邦稅。

不法收入破七億元

從 2011年到 2019年2月,家長們總共轉了大約 2,500萬美元(折台幣約 7億7,625萬元)給辛格。

post title

圖為一張辛格如何協助有錢父母將孩子送入菁英大學的海報。目前辛格以 1,553萬元交保候傳。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12號這天,經營違法大學入學申請公司的辛格,在法庭上坦承完犯行後步出法院。

路透社/達志影像

首腦坦承犯行  公開犯案手法

周二(12),辛格在法庭上坦承犯行,並且娓娓道來他是怎麼竄改學生的SAT和ACT考試成績,還有他如何賄賂大學運動校隊教練,讓根本不符資格的學生可以順利被校隊招募,進而進入菁英大學就讀。

不是後門,是「旁門」

辛格表示,他的這一套手法是大學入學的「旁門」。

「如果要我比較,『前門』是學生靠自己進入菁英大學,『後門』是學生靠捐一大筆錢,但是這不能保證他們一定可以進得去。」

「然後,我開了一道『旁門』保證學生可以進去,這也是如此吸引這些家庭的原因,因為我『掛保證』。」

保證孩子一定進得去

根據美國網路媒體VOX的報導,外界或許認為,只要給菁英大學捐一大筆錢,孩子就能入學,何必違法請辛格來「幫忙」?不過,根據起訴書中一名被告的說法,捐錢只是讓菁英大學的入學申請委員會「多看一眼」孩子的申請資料而已,根本無法保證孩子一定能入學。但是,辛格可以保證。

post title

12號這天,全球法律事務所Willkie Farr & Gallagher的共同主席卡普蘭步出法院,他聘請辛格幫他竄改女兒的大學標準測驗成績。

美聯社/達志影像

第一招:跟監考員講好  竄改孩子考卷答案

辛格提到,他會利用各種方法,讓孩子到特定的地點考SAT考試,並且延長他們的考試時間。隨後,他會跟已經被收買的監考員講好,要是孩子考卷上的答案不對,在收卷後監考員得幫他動點手腳。因此,辛格想要讓孩子在測驗中拿幾分就拿幾分。而在這個過程中,孩子都不知情,他們會以為最後出來的分數就是自己的實力。

孩子不知情  以為自己很棒

這一點從辛格和全球法律事務所Willkie Farr & Gallagher的共同主席卡普蘭(Gordon R. Caplan)被監聽的這段話中,可以略窺一二。卡普蘭正是委託辛格竄改小孩考試成績的家長,在電話中聽完辛格的方法後,卡普蘭笑問道:「這有用嗎?」

接著,辛格再三跟卡普蘭保證,他的女兒絕對不會知道自己的考試成績是假的。辛格說:「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會覺得自己很棒,她得到了考試成績,你有能力幫她進大學,因為現在考試成績不再是問題,這樣懂嗎?」

卡普蘭回道:「這倒是真的。」最後,他付了辛格 7.5萬美元(折台幣約 233萬元)。

post title

美國菁英大學為了爭取體育人才,往往會讓在運動方面表現傑出的申請者入學,他們對這類申請者的學科成績要求也會有所調整。

Photo: Isaiah Rustad

第二招:賄賂大學運動校隊教練

除了竄改考試成績,辛格的第二招是賄賂大學運動校隊教練,並且假造學生是運動健將的資料,拿到菁英大學替運動方面有長才的學生準備的位子。

修圖軟體偷天換日

舉例來說,辛格會要家長繳交孩子在從事某項運動時的照片,並且包裝一番。要是沒有這類的照片,辛格甚至會叫工作人員到網路上找運動選手的照片,再用修圖軟體把選手的臉換成孩子的臉。

在其中一個案例中,辛格對全球知名的私人股權投資公司創辦人麥克拉杉(William McGlashan)說:「我要把他(麥克拉杉的兒子)變成一個足球員。」

麥克拉杉邊笑邊說:「他的確有一雙強壯的腿。」檢察官表示,麥克拉杉的兒子對於爸爸和辛格做的交易完全不知情。

post title

在辛格提供的服務中,他還會指導家長怎麼樣修圖可以讓小孩打起水球來更逼真。

Photo: Isaiah Rustad

水球、泳帽和兒子

在另外一個例子裡,辛格把一名學生捧成傑出的高中校隊水球運動員,讓有水球校隊的南加大收他,然而,這名學生就讀的高中根本沒有水球校隊。根據檢察官的掌握的資料,這名學生的父親在亞馬遜網站上買了水球和泳帽,然後要求一名平面設計師把他兒子的照片合成一下,一張兒子在室內泳池打水球的照片就完成了。

建議照片怎麼修

辛格則在信中建議這名父親,在修圖時只要讓孩子露出水面一點就好,因為通常打水球時人不會露出水面太高。

隨後,辛格再去跟收賄的大學運動校隊教練講好,讓孩子可以順利以「優異」的運動表現取得菁英大學的入學資格。

第三招:竄改學生種族

美國聯邦檢察官羅森(Eric S. Rosen)表示,辛格在某些案例中,還會竄改學生的種族或其他自傳細節,為的就是讓學生能靠著「肯定性行動政策」(affirmative action)進入菁英大學。

千萬交保等六月開庭

目前,法官讓辛格以 50萬美元(折台幣約 1,553萬元)交保,今年 6月19日會宣判辛格的罪刑。

小補充:什麼是「肯定性行動政策」?

所謂的「肯定性行動政策」又稱為優惠性差別待遇,原本是為了防止弱勢種族、宗教、性別等群體遭歧視,所以特定給予弱勢群體優惠。舉例來說,美國不少菁英私校為了消弭校園內種族不平等的問題,在審查申請者的入學資格時,會優先讓來自少數種族的學生入學。然而,「肯定性行動政策」時常引起逆向歧視等爭議。

post title

在這起詐騙案中,真正的受害者是被不符資格者排擠無法入學的用功學生。

Photo: Jazmin Quaynor

奪走上進學生的受教權

在這起大規模的詐騙入學案中,除了反映出美國菁英大學的入學有多激烈,讓這些家長就算違法也要送孩子入學,也點出了弱勢學生承受的不公平。當局指出,這些全美最有錢有勢的家長在替小孩買菁英大學入學資格的同時,不只欺騙了整個入學機制,還奪走了那些原本能進入菁英大學的學生的受教權。

違法對孩子沒好處

此外,在許多例子中,孩子並不知道家長在背後動手腳,參與調查整起詐騙行動的FBI探員邦納瓦倫塔(Joseph Bonavolonta)就說:「釐清一下:這不是父母基於孩子最佳利益採取行動的案子,這是一個他們炫富、砸錢去欺騙體制,為自己的小孩打下成功基礎的案子。」

受害者:用功學生

「他們的行為無疑很陰險、自私與可恥。在這起案子中,真正的受害者是用功上進的學生,他們不遺餘力想辦法在大學入學申請的過程中取得成功,結果被遠遠不符資格的學生和他們花錢買入學資格的家庭給擋在門外。」

post title

靠著自己的實力進入菁英大學就讀的學生,對這起詐騙案都感到令人沮喪。

Photo: 27707

菁英大學開除收賄教練

在詐騙案爆出後,被點名的菁英大學也快速做出回應。史丹佛大學開除了收賄的帆船校隊教練,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將男子網球校隊教練停職,南加大也開除了涉案的水球校隊教練和體育主任。

大學本身是受害者

南加大臨時校長奧斯丁(Wanda M. Austin)在公開信中寫到:「對於有人用這樣的方法濫用他們在校內的職權,令人感到非常失望。」奧斯丁表示,她不認為南加大的入學申請審查委員會知情,她也表示南加大本身是受害者。

「錢可以買到一切」

與此同時,在菁英大學就讀的學生,也紛紛表達對這起詐騙案的看法。

今年 19歲在南加大攻讀國際關係的普拉茲(Natalia Parraz)就說:「聽到有些人可以靠錢買到我這麼用功才能接受的教育,真的令人非常沮喪」、「這告訴了我們,錢可以買到一切。」

「以為美國不會發生」

今年 25歲的南加大電子工程博士生奧德卡西(Romil Audhkhasi)表示:「這真的很可悲,我來自印度,我們那裡這樣的事很普遍,我以為在美國不會發生。」

紐約知名記者和作家哈里斯(Mark Harris)在Twitter上放上了這次案子的刑事起訴書,並且寫到看這本 200多頁的刑事起訴書,就像是在看一本描寫特權的小說。

菁英大學學生  普遍家境好

然而,撇開非法入學來看,能享用教育資源、靠著自己用功進入菁英大學的學生,家庭背景普遍優渥。

來自前1%的家庭

根據《紐約時報》2017年的分析,在全美 38所菁英大學中,來自所得階層前 1%的家庭的學生,要比後 60%家庭(註)的學生人數還要多。

這些家境優渥的學生不用靠賄賂或是家裡捐大錢就可以進入菁英大學,他們靠的是長年富養的優勢:從小到大接受良好教育、私人家教、運動和音樂課程等,不用承受因為貧窮帶來的有毒壓力。

註:家庭年收入在含 6.5萬美元(折台幣約 201萬元)以下。

這些有錢人走錯方向

VOX在報導中評論到,這起司法部揭發的醜聞之所以這麼引人注目,不是因為有錢人想靠錢買入學資格,而是這些有錢人走錯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