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操弄與勢力有關」 泰國大選後,那些令人困惑的二三事

by:徽徽
7154

周日,泰國舉行了自 2014年軍政府上台以來第一次的國會大選。面對這場萬眾矚目的大選,不少人期待可以實現民主的真諦,然而依照目前的情形來看,這場選舉帶給泰國人民的或許是一連串的疑問。

post title

一名泰國最大在野黨「為泰黨」的支持者,臉上塗著「為泰黨」的標誌聲援該黨。

路透社/達志影像

5月9日才定案

周一(25)晚間,泰國選舉委員會總算公布了周日(24)國會大選各選區的眾議員當選名單,然而基於新上路的選制,不分區眾議員的席次還在統計分配中,最快也要在今年 5月9日才能真正定案,這也代表泰國人民要到那一天才知道他們的新任總理是誰。

投票率比想像低

根據泰國選委會的統計,這次大選的投票率比想像中來得低,在大約 5,200萬名選民中,只有大約 66%的投票率。

撇除不分區,「為泰黨」拿下最多席

在有 500個席次的眾議院裡,撇除 150名不分區眾議員,在剩下的 350席中,由流亡海外的泰國前總理塔克辛(Thaksin Shinawatra)所成立的最大在野黨「為泰黨」(Pheu Thai Party) 拿下 138席;2018年才成立、親軍方的「人民國家力量黨」(Palang Pracharat)則拿下 96席,剩下的政黨大約各拿下 30多席。

別忘了還有150席

然而,還有 150席不分區眾議員的名單尚未出爐,這與泰國軍政府在 2017年推動修憲、更改了大選機制息息相關。

post title

周日,泰國西北部夜豐頌府的一處投票所正在開票,工作人員朝鏡頭秀出選票。

路透社/達志影像

分配式混合制

根據現行的大選機制,150席不分區眾議員得按照各政黨的得票比率來分配。

舉例來說,要是A政黨搶下了 100個選區的眾議員席次,並且全國得票率為 30%,那麼它在眾議院中就可以有 500X30%=150席,這 150席再扣掉原本A政黨搶下的分區眾議員 100席,就可以得出A政黨的不分區眾議員席次有 50個了。

獨步全球、讓人眼花

這種被稱為「分配式混合制」(Mixed Members Apportionment,MMA)的選舉機制獨步全球,不僅讓選民頭昏眼花,在計算不分區眾議員席次時也被批評有許多操弄的空間。

選委會使出拖字訣

根據目前泰國選委會提供的數據,親軍方的「人民國家力量黨」目前拿下了 760萬票,「為泰黨」則拿下了 750萬票,不過整場大選下來究竟有幾張有效票選委會還在統計中。先前,選委會也不斷拖延公布初步選舉結果的時間。

post title

24號這天,軍人們在曼谷一間投票所內排隊投票。眾議院的議員靠人民的選票決定,然而,參議院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路透社/達志影像

怎麼選出下一任總理?

而要選出下一任的泰國總理,除了需要靠眾議院的 500名議員來選外,參議院裡頭的 250名參議員也有選舉總理的權利。

而在參議院的 250席中,有 6席由軍方重要人士擔任;194席由軍方背景的「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NCPO)選任,剩下 50席則由NCPO從 10個「職業工會與社會團體」中選任,再交由泰國選委會判定資格。

有助於軍政府掌權

綜觀上述,下一任的泰國總理得獲得參眾議院 750張票裡頭的 376張票,才能篤定當選。批評者表示,泰國大選機制改成這樣有助於軍政府繼續掌權,對像「為泰黨」這樣的大型政黨不利。再加上參議院的 250名議員多由帶有軍方背景的單位選任,可想而知選出的參議員會支持親軍方的「人民國家力量黨」。

post title

圖為流亡海外的泰國前總理塔克辛,他成立的「為泰黨」在這次大選中表現亮眼。

路透社/達志影像

親軍方 VS 親民主

對於泰國人民而言,這場大選是軍政府從 2014年執政以來的首場大選,也是親軍方對上親民主的一場大選,年輕選民尤其希望可以靠著這場大選脫離軍政府統治、重拾民主。

軍政府 VS 塔克辛

此外,這場大選也被視為軍政府對上前總理塔克辛(Thaksin Shinawatra)的一場大選。

遭控貪汙、流亡海外  

2006年,泰國前總理塔克辛遭控貪汙下台,隨後泰國軍隊發動政變取得政權,塔克辛也開始流亡海外,避免回到泰國被以濫權治罪。即使塔克辛人在海外,他在泰國國內仍有不小的影響力,支持者大多分布在農村或較為貧困的地區。

post title

在這次的大選中,支持「為泰黨」的民眾穿著印有塔克辛的妹妹、前總理盈拉照片的衣服上街。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4年的那場軍事政變

2014年,泰國前總理塔克辛的妹妹、當時擔任泰國總理的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被泰國憲法法院認定違法濫權,要求她立刻下台。隨後,泰國軍隊宣布為了泰國的秩序與穩定,再次發動政變取得政權,並由時任皇家陸軍總司令的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出任總理。

掌權後打擊異己

然而自從軍政府掌權後,不時傳出當局打擊異己、控制媒體,泰國社會也出現了反對軍政府獨裁的聲音,軍政府更屢屢推遲舉行國會大選的時間。正因如此,這一次的國會大選才會如此受到矚目。

post title

周一,「為泰黨」總理候選人蘇達拉在曼谷總部召開記者會,宣布籌組聯合政府。

路透社/達志影像

籌組聯合政府  只要不再讓軍政府掌權

目前,在眾議院拿下最多席次的「為泰黨」表示,它們想跟「人民國家力量黨」以外的政黨共組聯合政府,只要不要再讓軍政府掌權都好。

「為泰黨」總理候選人蘇達拉(Sudarat Keyuraphan)說:「我們被選為第一名(註:拿下最多眾議院席次),因此我們會開始籌組政府,畢竟我們已經取得了人民的同意。」

親軍方政黨:我們已經贏了

然而,親軍方的「人民國家力量黨」也表示會開始籌組聯合政府。「人民國家力量黨」發言人戈沙(Kobsak Pootrakool)說,如果不從眾議院席次,而從選票張數來看,「人民國家力量黨」已經贏得了大選。

「我們是所有參選政黨中,得票數最高的政黨。人民清楚地做出了決定,對我們的政黨來說,這個結果很令人滿意。」

post title

即使人在海外,泰國前總理塔克辛仍和國內支持者保持密切聯繫,並且投書國際媒體表達他對這次大選的看法。

路透社/達志影像

前總理塔克辛投書《紐時》

在國會大選結束後,人在香港的泰國前總理塔克辛投書《紐約時報》,抨擊軍政府操弄大選。他寫到:「我知道軍政府想繼續執政,但我無法相信它們居然如此操弄周日的大選。我很驚訝,即使以這個政府的標準來說(也太超過),而且我相信我不是唯一這麼認為的泰國人。」

「泰國選委會在周日晚間停止公布結果,並且宣布它們會延到周一下午再公布。它們已經公布的數據不斷變化。周一晚上,當我在寫這封信時,官方的初步選舉數據還沒公布。我不認為在泰國現代史上有過這樣的延遲,軍政府很明顯在害怕。」

「在某些地區,選票的數量超過了選民的人數,投票率甚至高達 200%、選委會公布的計票結果和投票所計票人員的結果對不上、有一大堆選票被判定無效,甚至傳出有的選票明明標記不當,卻被當作投給『人民國家力量黨』。」

「一場被操弄的大選」

在接受BBC訪問時,塔克辛表示:「我們應該稱這場大選是一場被操弄的大選。」

「在泰國的每個人,還有在國際上觀察這場大選的人都知道有違規行為存在。」

post title

26號這天,泰國總理帕拉育在參加每周內閣會議時,試吹剛剛拿到的傳統笛子。

路透社/達志影像

因為「技術問題」,沒有第一時間公布

面對外界批評選委會遲遲不公布計票結果,選委會主席逸提蓬(Ittiporn Boonprakong)先是回應道:「我現在又沒有帶著計算機在身上。」緊接著,選委會則說基於「技術問題」,統計的伺服器遭到了駭客的攻擊,所以無法在第一時間公布數據。

至於選票和選舉人數對不上這件事,選委會秘書長洽魯維斯(Charungvith Phumma)則怪在計票人員身上。

民眾不滿,上網串聯

對於選委會的回應,深感不滿的泰國民眾在網路上用標籤#PoTaek(粗心作弊容易被發現)、#KongLuangTang(選舉舞弊)來串聯。然而,有不少視穩定比民主來的重要的泰國人認為,軍方執政才能替社會帶來穩定。

軍方才能帶來穩定

今年 32歲的帕提(Pathi Sawanih)就是其中一人,他說:「泰國總理帕拉育確保國家穩定,這是一件好事,不只如此,今年年初他給了 1,500萬名窮人每人 500泰銖(折台幣約 500元)。」

「他們只顧自己」

然而,在幾條街之外,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嘟嘟車司機表示:「我希望軍方可以結束執政,自從帕拉育上台後,警方不斷擾民巡邏,追著我們追了大半個城市,就為了一些像是停車違規之類的小事。他們只顧自己,我很懷疑選舉是否能好好舉行。」

post title

在排隊等待投票的人龍中,可以看到住在泰北夜豐頌府的長頸族女子。

路透社/達志影像

被困在和平穩定的幻象裡

泰國烏汶大學專攻泰國政治的專家提提蓬(Titipol Phakdeewanich)表示:「人們被困在軍方塑造出來的和平、穩定的幻覺裡,這其實不是穩定,而是軍方的壓迫。長期來看,這種穩定根本撐不久。如果你想要和平,你必須讓人民接受和平,並且學習與不同的意見共處。」

媒體開始自我審查

在曼谷推廣民主的腓特烈瑙曼基金會(Friedrich Naumann Foundation)工作人員貝納科(Katrin Bannach)說:「軍方在大選的好表現不是偶然,自從 2014年軍方發動政變後,媒體和政治評論員便開始自我審查,因為他們常常受人擺布。」

post title

24號這天,在曼谷一間投票所內,一條狗坐在地上休息。

路透社/達志影像

選舉觀察員怎麼說?

對於密切關注這場大選的國際組織和NGO而言,這場大選「不自由也不公平」。泰國人權觀察組織工作人員蘇納(Sunai Phasuk)就說,這場大選缺乏合格的觀察員,她說:「選委會沒有建立起讓國際和國內選舉觀察員能自由、安全且有效率地來監督的機制。」

受到選委會阻撓

在大選幾天前,當局才批准了寥寥數個選舉觀察機構進入投票所觀察,包含We Watch和P-Net這些機構都是由選委會挑選而成。即使如此,它們在工作時也受到選委會不少阻撓。

蘇納就說:「選委會沒有提供清楚的規則。在某些地區,We Watch的觀察員受到威脅,甚至受到維安人員的監視。」對此,選舉觀察員有向選委會申訴,但目前尚無回應。

槍桿子出政權

人在曼谷觀察大選的BBC記者畢克(Nick Beake)就說:「在泰國,槍桿子出政權,(這場大選是得票數高的政黨贏,還是眾議院席次最多的政黨贏,)與其說和憲法修法的技術性有關,不如說和操弄與勢力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