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忽視的秘密武器」專家分析恐怖組織裡的女性角色

by:波波
6258

當新聞報導恐怖組織行動時,受牽連的女性往往是以受害者或潛在證人的身份出現,然而英國專門研究恐怖組織招募策略的專家認為,無論是政府或是主流媒體,都不該再忽略恐怖組織裡女性所扮演的角色。

post title

根據專家說法,投入恐怖組織的女性時常聲稱自己是被迫的,或堅持自己未參與組織行動,但背後的事實可能只是為了增加回國的機率,或是保護自己的形象。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只是受害者

當女性出現在與恐怖組織行動有關的新聞中時,往往是以受害者的姿態或潛在證人的身分被報導,無論是政府或是主流媒體,似乎都忽略了主動支持或為恐怖組織服務的女性,以及她們的動機和背景。

投奔伊斯蘭國的英國少女

直到 2015年,一名 15歲英國少女貝根(Shamima Begum)偷溜出學校,前往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IS),恐怖組織招募女性的行為才引起國際注意。2019年,外媒在敘利亞難民營找到貝根的下落,發現她不但與一名荷籍聖戰士結婚,還生下了第三胎。

為什麼要招募女性?

貝根聲稱,她在伊斯蘭國所扮演的角色「只是一名家庭主婦」,並表達與小孩回到英國的希望。然而,英國政府表示她必須為支持極端主義付出代價,並且撤銷了她的國籍。貝根的例子在專家心中引發了一連串的疑惑,究竟女性成員對於武裝極端組織而言有多重要?

post title

照片中的少女是來自英國的貝根,她 15歲時離開學校,前往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她的蹤影直到今年年初才被外媒記者找到。

Newscom/達志影像

大約一成是女性成員

根據英國皇家聯合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的分析,大約有 17%的非洲恐怖組織成員是女性,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外國成員中,有 13%是女性。其確切的數據還不能確定,但很有可能比分析結果更高。

研究者親自訪問當事人

皇家聯合研究所所支持的幾項計畫也針對伊斯蘭國與非洲索馬利亞(Somalia)青年黨(al-Shabab)進行研究,他們訪問了曾經直接與間接參與這兩個恐怖組織的女性,釐清她們如何被招募到組織當中,以及加入武裝恐怖組織後對她們個人的影響。

深入肯亞田野調查

這份研究由肯亞的資深學者和研究者負責進行。他們在當地被歸類為有極端化風險的地區中,擁有廣大的人脈和多年的田野經驗。他們發現,女性在不同的恐怖組織內,會有不一樣的角色和任務。

post title

索馬利亞青年黨約有 17%女性成員,她們在組織內通常負責後勤或與家庭有關的職務。

美聯社/達志影像

非洲極端組織的女性較傳統

以索馬利亞青年黨而言,青年黨的女性大多從事較為傳統的工作,例如擔任男性成員的妻子與家庭主婦。她們有時候也會被要求成為性服務提供者或是招募員。她們會向其他非洲女性保證,加入組織就能獲得穩定的工作、經濟支援以及諮商服務,藉此誘騙其他女性加入。

誘騙是常見招募手段

根據BBC的報導,一位假名為赫達雅(Hidaya)的女性裁縫師就是被她的客戶騙到索馬利亞的受害者之一。她的客戶聲稱要投資她的裁縫事業,協助她拓展生意,說服她前往邊境地區後,再將她偷渡到索馬利亞境內。

post title

大部分加入伊斯蘭國的女性都會聲稱自己只是家庭主婦,並沒有參與組織行動。圖為敘利亞安伊薩(Ain Issa)難民營,曾為伊斯蘭國聖戰士之妻的突尼西亞人歐希曼(Iman Othman)帶著孩子留影。

路透社/達志影像

伊斯蘭國女性相對積極

與索馬利亞青年黨不同,伊斯蘭國的女性時常主動向外宣揚組織的理念和信仰,並透過網路招募世界各地認同伊斯蘭國的女性前往敘利亞。英國少女貝根的例子就被視為成功的伊斯蘭國招募案例,即便她堅持她只是一名負責照顧丈夫與孩子的家庭主婦。

女性可擔任特定職位

除了招募員的職位之外,伊斯蘭國的女性也被允許以醫師或醫護人員的身份在組織內工作,而伊斯蘭國本身也有一個全女性組成的道德糾察隊,負責監督組織內女性的一舉一動,包含服裝儀容等等。

前線女性聖戰士增加

最近,伊斯蘭國失去了在伊拉克與敘利亞佔領的土地,因此他們將更多女性調派到前線,並在他們的報紙《al-Naba》上刊登公告,招募女性加入聖戰,同時於去年發布了一支記錄敘利亞戰況的影片。

post title

伊斯蘭國的戰士經常與伊拉克、敘利亞產生衝突,最近,伊拉克才奪回了境內被伊斯蘭國占領的區域。

美聯社/達志影像

以經濟和金錢使人動心

專家分析,女性加入恐怖組織的動機大致能歸納成幾類。其中,用來招募男性聖戰士的理念和經濟福利在某種程度上對女性也有一定的吸引力,另一種很常見的招募策略是向她們宣稱能獲得工作機會、金錢或其他發展機會,不過,更常見的策略是鼓勵女性回到相對傳統的性別角色上。

保證婚姻和家庭價值

舉例來說,索馬利亞青年黨的女性招募公告著重強調婚姻與家庭的價值,特別針對思想傳統、害怕高等教育會影響婚姻前景的年輕穆斯林女性。肯亞奈洛比大學(Nairobi University)的一名學生就告訴研究者:「如果我能找到一個願意保護我的結婚對象,那我何必承受那麼多讀書壓力?」

post title

目前,歐洲國家還沒有接收過投奔伊斯蘭國後希望回歸的女性。

美聯社/達志影像

許多女性聲稱自己是受害者

即便專家很想找出女性加入恐怖組織的確切動機,要得到正確的結果卻難上加難,因為許多加入恐怖組織的女性都會宣稱她們是被迫的,或是如英國少女貝根那樣,堅持自己並沒有參與組織的行動,即便有也是被逼的,甚至有些女性會說自己也是受害者。

證言真假難辨

某種程度上而言,她們可能真的是被半推半就地加入組織,不過這種說法不但能保護自己的形象,更能增加被拯救回國的機會,因此,專家也很難判斷她們言語的真假。

歐盟國家不曾接收投奔者回國

目前,俄國、哈薩克和美國都接受過曾加入伊斯蘭國的女性國民回歸,伊拉克和突尼西亞也接受過投奔伊斯蘭國擔任戰士的國民回歸,歐盟國家則還沒有此例。對於貝根投奔伊斯蘭國後想帶著孩子回到英國生活的希望,英國政府嚴厲表示,他們不會重新接納「不認同英國國家價值」的國民回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