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男人、不是同志 坦尚尼亞部落「女女婚」傳統

by:波波
27076

在非洲國家坦尚尼亞,靠近肯亞的北方古老部落中有高達 20%的女性選擇和女性結婚。她們不是同性戀,只是為了離開男性的暴力、延續家庭與財產的傳承,在部落的傳統習俗下被允許共組家庭。

post title

在民風保守、視同性戀為大忌的坦尚尼亞,有一個位於北方的古老部落長年實行「女女婚」傳統。這些不是同性戀的女性為了人身安全、傳宗接代和財產繼承共結家庭,成為坦尚尼亞獨特的婚姻現象。

路透社/達志影像

男人至上的部落環境

在非洲坦尚尼亞北方、來自班圖人(Bantu)分支的古老部落Kurya中,有高達 20%的女性選擇和女性結婚。這個女性婚姻現象並不是部落文化開放的象徵,相反地,Kurya部落是個極度父權的社會,「男人至上」的社會架構在部落中衍生出許多社會問題。

家暴問題全國最嚴重

舉例來說,即便坦尚尼亞的法律規定男性和女性都有平等的財產權,在受悠久傳統主導的偏遠部落中,這類法規的效力非常微弱。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和湯森路透基金會(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的統計,只有 20%的坦尚尼亞女性名下擁有土地房產。除此之外,根據當地政府的統計,Kurya部落超過 78%的女性都曾受丈夫的肢體暴力、精神暴力或性暴力,是坦尚尼亞全國家暴問題最嚴重的地區。

為保障權利而選擇「女女婚」

在這樣讓女性苦不堪言的文化風氣下,Kurya部落盛行已久的「女女婚」傳統成為了她們社會困境的出口。這些部落女性與彼此結婚的目的是保障彼此的權利和安全,讓對方可以離開男性暴力、延續家庭與財產傳承,以及找到共同生活、相互照顧的伴侶。

post title

圖為坦尚尼亞北方的女性難民,她們用頭頂著救濟食物,成群結隊地走回臨時庇護營地。

路透社/達志影像

原為解決財產與家庭傳承問題

Kurya部落的「女女婚」傳統原名為「女人之屋」(Nyumba Ntobhu),是該部落為了解決無子女性沒有後代接續財產及家庭傳承的問題,而發展出來的解決方式。在重男輕女的Kurya部落中,因為只有男性才能繼承財產與家族姓氏,只有生女兒的無子女性會面臨繼承問題。

由年長女性迎娶年輕女性

在這樣的情況下,「女女婚」傳統允許一位沒有兒子的女性,迎娶另一位年輕的單身女子作為「妻子」。被迎娶的年輕女性會在新家庭中承擔大部分的家務工作,並負責為新家庭生兒育女,出生在新家庭的兒子則會擁有家庭的姓氏以及財產繼承權。

傳統現今成為家暴出口

當地非營利組織寡婦與兒童救助中心(Centre for Widows and Children Assistance)表示,「女女婚」目前佔了Kurya部落 20%的家庭組成,在同性戀等同犯罪的坦尚尼亞成為特別的現象。雖然「女女婚」的最初目的是延續財產和家庭姓氏,但現在這個傳統也被女性拿來當作逃離丈夫家暴的出口。

post title

對某些當地女性而言,「女女婚」是逃離丈夫家暴的出口。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受丈夫家暴後離開婚姻

來自Kurya部落,25歲的離婚單親媽媽查哈(Boke Chaha)在五年前與 64歲的無子寡婦旺布拉(Christina Wambura)結婚。她們在各自的前一段婚姻中都受到丈夫施暴,查哈為了給兒子更好的成長環境,決定帶著兒子離婚,但也因此必須償還前夫當初支付的聘金九頭牛。

與另一名女性共組溫馨家庭

當旺布拉前往查哈家裡向她父親「提親」時,旺布拉同意支付九頭牛作為聘金,讓查哈可以還清欠給前夫的牛隻。現在,查哈和旺布拉一起居住在一間小而溫馨的房子內。她們用彩色布簾佈置室內空間,婚後查哈所生的三個親生兒讓家裡非常熱鬧。

相互扶持的伴侶關係

查哈告訴CNN記者:「在這裡的生活好太多了。沒有人會打我、沒有人會跟我起衝突,我們是共同撫育兒女和支撐彼此的伴侶關係。」對於她的性生活,查哈表示:「我沒有固定的男性伴侶,這讓我非常自由。只要懷孕了,我就會離開那個男人,新生兒斷奶後,我再去尋找下一個生育對象。」

post title

Kurya部落是坦尚尼亞最古老的部落之一。根深蒂固的傳統父權文化,使部落中的女性受到許多不平等待遇。

路透社/達志影像

年輕女性需負責生兒育女

由於「女女婚」最初的目的是讓較為年長的無子女性能有男性後代繼承財產和家庭姓氏,作為「妻子」的年輕女性必須擔起生育兒子的責任。在一段「女女婚」關係裡,年輕女性有權自由選擇性伴侶和生育對象,讓她們可以受孕、為家庭帶來孩子。

男性不得參與「女女婚」家庭

然而,「女女婚」關係完全沒有男性的參與空間,也就是說,儘管一名在「女女婚」家庭的女性懷孕,讓她受孕的男性也不允許參與家庭的經營和養育孩子。對「女女婚」家庭而言,男性只是暫時的性伴侶和生育對象。

衍生出另類的剝削問題

在許多非營利組織和當地團體眼中,「女女婚」的這個作風衍生出了許多社會問題,包含男性永遠不必承擔性行為與養育責任的漏洞、愛滋病毒感染的控制,以及對「女女婚」家庭中年輕女性的身體剝削等等。

post title

在「女女婚」家庭中較為年輕、作為「妻子」一方的女性需要負擔大部分的家務工作,也有生兒育女的責任。圖為肯亞部落的一名女性在家門口整理作物。

路透社/達志影像

年輕女性陷入被動的狀況

在Kurya部落西部地區服務的社會健康工作者穆尼可(Thomas Muniko)告訴肯亞《旗幟報》:「這些被『娶』的年輕女性將自己放到了一個很被動的地位上,但這個傳宗接代的傳統太根深蒂固,我們也很難改變她們的觀念。」當地居民馬瓦(Robi Marwa)也表示,通常被「娶」的年輕女性都沒有受過教育,很難保護自己。

男性濫用「女女婚」生育傳統

穆尼可進一步指出,這個傳統已經遭到當地男性濫用。「他們知道自己不用負擔任何養育責任,他們也樂於鑽這個漏洞。」他說:「許多男生甚至會等待『女婚者』(Mkamwanas)的出現。當女性彼此結婚後,就馬上去與身為妻子的一方發生關係,接著在她受孕後拍拍屁股走人,尋找下一位性對象。」

年輕女性往往過度生育

《旗幟報》的記者採訪的女婚者波可(Susan Boke)在 15歲時「嫁給」另一名部落女性,並深信自己的責任就是傳宗接代。她告訴《旗幟報》:「有天晚上,一個男人過來找我,說他想跟我過夜。第一次後他便常常來過夜,直到我懷孕了才不見蹤影。然後,越來越多男人來找我過夜。」在那之後,她已經生育了 13位兒女。

更加鞏固妻子無財產權的父權制度

除此之外,許多非營利組織和學者也譴責「女女婚」傳統,指稱這個作風只是在鞏固部落的父權架構。「這些被『娶』的年輕女性和其他嫁給男性丈夫的女性一樣,都沒有財產和家庭姓氏的繼承權。」寡婦與兒童救助中心的律師克里夫(Emmanuel  Clevers)說,她們為新家庭所生育的孩子也將屬於她們的女性伴侶,等同於剝奪了生母所有的權利。

post title

儘管非營利組織和學者試圖改變「女女婚」造成的不平等風氣和社會問題,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讓他們的努力窒礙難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外界難評估利弊

即便對愛滋病病毒傳播的擔憂、女性主義的崛起等因素讓外界開始討論「女女婚」存在的必要性和利弊,對諸如查哈和旺布拉這樣藉由「女女婚」逃離男性暴力和壓迫的女性而言,「女女婚」一切的衍生問題都好過心驚膽跳的生活。

當地女性:想得到更好的生活

旺布拉告訴CNN:「現在的我終於擁有平靜的生活了。沒有人會羞辱我,責罵無法生育的我比乳牛還不如,也沒有人會因此毆打我了。」